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629章 擁擠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12:39

第2629章 擁擠現在病房樓到處都擺滿瞭床,而且病床上幾乎沒有空位,這裡的醫生和護士是三班制的,每到一上班,幾乎都沒有什麼休息的時間。就算是葉皓軒摸索出來的一套醫療體系效率相當的好,也架不住人多啊,而且這些人明明已經到瞭出院的地步瞭,他們還是霸著床位不肯出院,他們就想多在醫院裡住幾天。到瞭劉麗所在的地方,葉皓軒有些訝然,劉麗的情況,算是重癥病號瞭,按照規定來說,她應該是在一間獨立的重癥監護室裡面的。但是因為醫院的床位實在是太緊張瞭,所以她不得不和其他兩位重癥病人同住在一間監控室裡面。隻不過他們中間用一個簡易的簾子隔開瞭,現在的劉麗,情況明顯的好瞭許多,她已經度過瞭危險期。雖然她的病情放在西醫,哪怕是你跑到國外,情況也不容樂觀,但是曙光醫院就是這麼一個神奇的地方。在這裡,你能見識到起死回生一般的醫術,這並不是吹出來的。醫生剛剛查完房,劉麗也剛躺下,她已經不需要借助插呼吸機瞭,隻是她的身體上還插著一些監測的儀器,以便觀察到她身體的狀況。葉皓軒並不排斥西醫的這些醫療器械,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一種進步,因為培養一名真正的中醫,的確是需要很長的時間,而且其花費以及代價,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得起的。所以望聞切問這些技能,隻存在一些老中醫身上,現在的年輕中醫,借助一下醫療器械去判斷一下病人的情況,能省下很多時間,也能更加精準。而且更重要的是,以前市面上所有的醫療器械都是針對西醫而制用而成的,但是隨著中醫大時代的來臨,一些關於中醫的器械也紛紛問世。針灸儀,濃縮中藥湯劑儀等東西都是為瞭迎合中醫而生,直到今天,中醫才算是真正的迎來瞭大時代。“你叫劉麗嗎?”葉皓軒走上前,他把兩側的窗簾給拉上。“你是,你是誰?”劉麗連忙坐瞭起來,因為腎功能衰竭,她的身體有些浮腫,尤其是臉,更是腫的像是南瓜一般。“我是王力的朋友,他應該給你打過電話吧。”葉皓軒坐到瞭她的床邊,然後伸出手道:“手腕給我看看。”劉麗遲疑瞭一下,她伸出瞭手,放在床邊,葉皓軒伸出手在她手腕上搭瞭一會兒,片刻以後又換瞭另外一隻手腕。他打量著劉麗的臉色,雖然現在因為病情的原因,導致她的臉有些水腫,看起來很不好看,但是隱約還是能看到她昔日的影子的。她應該是一個挺漂亮的女孩,可惜的是病情把她折磨成這個機子,甚至於連她的傢人都放棄她瞭,這不得不說,有些悲哀。“你的情況我瞭解瞭。”葉皓軒松開瞭她的手腕道:“曙光醫院的醫療條件,是能把你治好,但隻能達到臨床治愈。”“即使是以後你出瞭院,也會有諸多限制的,而且還離不開一些保鍵的中醫,他們隻能做到這一步瞭。”“我的病情,是不是很嚴重?”劉麗沉默瞭片刻道。“反正不輕。”葉皓軒嘆瞭一口氣道:“不過沒有關系,現在不是已經比以前好多瞭嗎?”“你不用安慰我,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清楚。”劉麗坐直瞭身子,她捂著臉道:“我拖累他瞭,他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我瞭。”“如果你是他的領導,我求你,看在他是迫不得已的份上,請放過他這一次我保證,以後在也不會給你惹麻煩,千萬不要讓他去坐牢。”劉麗的眼淚流瞭出來:“他是個好人。”“他是個好人,這我看出來瞭。”葉皓軒微微的點點頭道:“但這並不是他去公司胡來的理由,如果不是看在他心地還算善良,有那份不離不棄的感情上,我真把他送公安局瞭。”“別,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保證,他以後不會在這樣瞭,是我拖累瞭他。”劉麗著急的說:“我在過段時間就恢復的差不多瞭,我會向醫生申請出院的。”“曙光醫院的醫療手段我清楚。”葉皓軒搖搖頭道:“想出院,恐怕還得半年,你這可不是一般的病,而且出院以後的保養還是個大問題。”“如果真是那樣……那,我和他分手,哪怕是我死,我也不會拖累他。”劉麗咬咬牙道。“你倒也不用這樣。”葉皓軒搖搖頭道:“我今天來,不是單純的看你的。”“你是?”劉麗有些詫異的抬起頭,她有些不解的看著葉皓軒。“給你治病。”葉皓軒把床尾的簾子也拉瞭上來,他淡淡的說:“我是位中醫,而且還是有點特殊手段的中醫,所以你的病,我能讓你馬上好起來。”“真的嗎?”劉麗吃瞭一驚,她的神色隨即又有些黯然“你是不是和他達成瞭什麼協議,或者說他幫你做什麼事,你來救我?”“並沒有。”葉皓軒搖搖頭道:“不可否認,這個世界上的人都是為瞭利益而活著的,但是幸運的是,王力讓我感動瞭,他對你的不離不棄,不是任何人都能做的到的。”“我覺得這小夥子不錯,所以我想盡點努力來幫他,對他,我沒有任何要求,現在唯一要求的就是,你配合一下我就行瞭。”“可,可我得的是腎衰竭。”劉麗還是有些猶豫,她想告訴葉皓軒,她的病幾乎是無藥可救的,葉皓軒真的能做到嗎?“我知道是腎衰竭。”葉皓軒取出瞭金針,他微微一笑道:“但是既然我敢站出來,那就說明我對這病還是有瞭解的,我能保證你在一星期內恢復。”“現在的問題是,你相信,還是不相信我?”葉皓軒問。“我,我相信,相信你……”劉麗結結巴巴的說。雖然她不認識葉皓軒,但她覺得葉皓軒並不是那種有目的的人,而且現在,她別無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