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631章 悲劇瞭吧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12:53

第2631章 悲劇瞭吧“喲,這老女人是怎麼瞭?”有人問道。“還能怎麼瞭?被開除瞭唄,她仗著關系,在這裡混吃混喝等死,結果不知道今天總院是怎麼瞭,下達瞭開除她的命令。”“那她侄子呢,上一次我問路,她不耐煩還兇巴巴的罵我,並說她侄子在這裡是主任。”有人道:“主任下臺瞭嗎?”“不下臺,也脫層皮,這女人太囂張瞭,她還主動讓人去投訴 她,這下好瞭,恐怕她侄子也會跟著受累的。”“呵呵,曙光醫院的口碑一向是那的,我就知道,這女人在這裡兇不瞭多久,她囂張不瞭多長時間就會滾蛋的,果然,報應啊。”常來醫院裡的人,都認識這個老女人,也都知道這個老女人是什麼德行,所以現在看到她被趕出醫院,大部分人都感覺像是出瞭心頭的一口惡氣。鮮有人同情她,因為有些人,根本不值得同情,這老女人也算是自做自受。“三天之後,向財務結算工資。”有一個人事部的拿著手中的考勤道:“不過也沒多少,你投訴,以及經常遲到缺勤,工資也沒多少。”“我侄子呢,我要見我侄子。”老女人悲憤的吼道。“你侄子?”人事部的鄙夷的說:“他自己現在都自身難保,恭喜你,你把你侄子順帶著也坑瞭一把,他現在還在接受審查呢。”老女人徹底的絕望瞭,她嗚嗚的哭著,哭的很傷心,然後收拾好東西,轉身便離開這裡瞭。葉皓軒笑瞭笑,唐冰的辦事效率還挺快的,這前前後後,不到兩個小時吧,這老女人就被開除瞭,恩,不過以她的素質,留在醫院,也隻會抹黑醫院,趕走瞭好。就在這個時候,唐冰的手機又打瞭過來。“剛看到,那女人被開除瞭,你辦事速度挺快的啊。”葉皓軒接通瞭電話笑道。“滬城分院,本來就存在著一些問題,就算是今天你這個電話不打過來,我們也會派調查組過去的,這下倒好,提前讓調查組過去瞭。”唐冰答道。“他們都存在著什麼問題?”葉皓軒道:“我今天是第一次來到這裡,看不太清楚情況。”“問題很多,醫藥采購,不合格的醫療用品,以及院方領導存在轉院收紅包的現像,這些問題,這一次都要一並解決瞭。”唐冰道。“哦聽你的語氣,你這一次是要親自出動瞭?”葉皓軒詫異的問道。“本來是要派調查組去的,不過你在滬城,所以就由我親自帶隊瞭。”唐冰澀澀的一笑道:“我有點想你瞭。”“那就快點過來,我也想你瞭。”葉皓軒嘿嘿一笑。“大概後天,我就會到滬城。”唐冰道:“在那裡老實不?”“老實,怎麼會不老實呢?”葉皓軒哭笑不得的說:“貌似你們對我,都不太放心啊。”“對你不放心,你還敢到處亂來,如果對你放心瞭,你難不成還能把天給捅破瞭?”唐冰哼瞭一聲道:“後天過去,到時候接機。”“好,航班發給我,到時候接你去。”“還沒訂呢,訂好瞭發你,好瞭,我開會,回聊。”唐冰掛斷瞭電話。其實這麼長時間沒有見唐冰,葉皓軒如果說一點也不想,那是不可能的,聽說她要來這裡,葉皓軒的心情舒暢多瞭,他收回瞭電話,開上當佩珊的那輛跑車,一路狂飆向傢裡趕去。一路上不斷的超車,梁佩珊車庫裡面的車很多,而且大多數都是跑車,隻有少數幾定制款的賓利和勞斯萊斯是用來做為商務用車的。她這裡隨便一輛車,都有可能是一個普通傢庭一輩子都掙不來的收入,可是梁佩珊是屬於那種收集癖好的人,她喜歡各種跑車,但是她不喜歡開。買來的這麼多車,大部分都是放在車庫裡面等著生銹隻不過她會定時的請人過來做一下保養,不過大多數時候,這些車還是放在車庫裡面。葉皓軒今天出門選的車是寶馬I8,這算是面最差勁的一輛車瞭,不過葉皓軒感覺開起來順手,一路上不斷的超車,他精湛的車技讓車主們紛紛側目。很快他便到達瞭小區的入口處,這個高檔小區的輛出入門和人出入口是分流的,這在某種程度上也保證瞭行人的安全。不過門口似乎是出瞭點問題,車堵在這裡,葉皓軒趕到的時候,剛好疏通瞭道路,不過車輛太多,像是蝸牛一般的向前慢慢的緩行。葉皓軒瞅準瞭一個空隙,他快速的提速,然後迅速的向那個空隙裡面加塞瞭過去,然後一個漂亮的飄移,插在瞭車隊裡面。和葉皓軒一同發現間隙的還有一位法拉利的車主,他跟葉皓軒搶,沒有搶過,還差點撞到瞭葉皓軒的車上,他猛的剎車,頭重重的磕在瞭方向盤上。“艸你媽。”法拉利的車主向葉皓軒比出一個中指,他吼道:“你特媽的不長眼是吧,開輛破寶馬,不認識你大爺是誰瞭?”“孫子你罵誰?”葉皓軒車子往一邊一停,他走下瞭車,開玩笑,不知道多久瞭,沒有人敢這樣明目張膽的罵自己瞭,這孫子是誰?一個小區的鄰居又能怎麼樣?“孫子罵你呢。”那法拉利的車主也把車一停,他走下車向葉皓軒比瞭一個中指,不過他這句話說出口之後又感覺到有些不對味,他好像是被葉皓軒繞進去瞭。“怎麼,想單挑?”葉皓軒瞥瞭這傢夥一眼,這貨估計是個富二代,年輕,張揚,而且他下車瞭之後,身後的數輛跑車都停到瞭他的身後。“兩位,兩位大傢都是鄰居,有話好說,有話好說。”保安隊長頗感到頭疼,好不容易裡面的事情處理完瞭,現在這雙方又杠上瞭。“鄰居?呵呵,看這傢夥的打扮,和你差不多吧,估計是哪個土豪的看門狗。”那法拉利車主冷笑瞭一聲道:“和這種人,會是鄰居?你這樣說,我感覺是在掉我的身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