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632章 誰和你是鄰居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12:59

第2632章 誰和你是鄰居“就是,我們李少是什麼人,哪會和這孫子是鄰居。”“這貨是保鏢吧,嘖嘖,一看樣子就像是。”法拉利車主身後的這一群人紛紛上前,他們以數量的優勢壓倒葉皓軒。“小子,你知道你犯瞭什麼事嗎?”那李少點瞭一根煙,他吐瞭一個煙圈道:“我是賽車手,向來隻有我插別人的車,別人從來沒有插過我的車,你小子算是什麼玩意?你也敢插到我的車前面?”“大路朝天,各走一邊。”葉皓軒微微一笑道:“前面有空隙,我開車過去,這沒有什麼不妥的,你沒有飆得過我,隻能說你是你車技不如人,這有什麼?”“你說什麼?你特媽的想死?你說我們李少車技不如你?”“艸,兄弟們,操傢夥弄死這孫子,他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那群小混混們紛紛不樂意瞭,他們對葉皓軒比著中指,一幅兇神惡煞的樣子。要真的是一般人,這一群人囂張的樣子還真的被嚇到瞭,但葉皓軒可不是一般人,這些傢夥們在他眼裡充其量隻是小孩子,他他去怕一群小孩子嗎?開玩笑,他堂堂醫聖。“呵呵,小子,你不認識我,我不跟你計較,你知道我是誰嗎?”法拉利車主冷笑一聲道:“我當初在國外,號稱是秋明山車神的,你特媽的算是什麼玩意,你居然敢跟我在這裡叫板?”“秋明山車神?”葉皓軒有些詫異的看著法拉利車主道:“你以前是開五菱宏光的嗎?”“放屁,老子的法拉利是全球限量版,全世界也不超過二十臺,你的破寶馬,能跟我的法拉利比?”李少怒瞭,他對他的車寶貝的很,容不得別人說一句不中聽的話。“哦,你的是法拉利啊,那又怎麼樣?”葉皓軒問。“你不認識我,我不怪你。”李少咧嘴笑瞭,他一幅大度的樣子,拍拍葉皓軒的肩膀道:“不過你以後認清瞭,記準瞭滬XX888的牌子,以後見瞭躲遠點,大傢同住一個小區,我也不想為難你。”“那我,真的感謝你不為難我。”葉皓軒笑瞭,他打量著這傢夥,他在考慮從哪裡下手揍他比較合適。其實這傢夥是小區裡某個有錢主的孩子,平時喜歡開車,而且還狗眼看人低,平時都很囂張,隻是不巧,今天被葉皓軒遇上罷瞭。“呵呵,你要不要跪下磕頭認錯啊?”李少笑瞭:“你跪下,說不定我一高興,收你做小弟瞭?”“得瞭吧,這種人李少能放到眼裡?”“就是,掉身份啊,聽見瞭沒有,以後見到瞭李少的車,躲遠點,我們李少,可是在道上有人的。”那些小混混喝道。就在這個時候,又有數輛車呼嘯而來,這些車看起來一般,大部分都是一些面包車,隻有排在最前面的那輛車還算是湊合。車門一開,最前面的那輛大切諾基上走下來瞭一個人,他正是劉士傑,佛爺的那位手下。“我靠,李少,這不是傑哥嗎?”“對對,就是傑哥,前不久我們約他出來吃飯,他還沒有理會我們。”有兩個眼尖的小混混一眼就看到瞭劉士傑。雖然劉士傑是道上的,但是他的名聲也挺響,尤其是手裡還掌控著一些大生意,也有不少的商人想和他結交,因為那樣的話,做生意就更有保障瞭。而且這個人極講義氣,生意上的事情,從來都不跟你胡來,所以在圈子裡的名聲還算是不錯。“果然是傑哥,我老子有個生意最近還在找他談呢。”李少眼前一亮,雖然他是一個紈絝大少,但並不是一點也沒有腦子。他會為自己的傢人拉些關系,畢竟做生意的,人脈要廣,這一點比起普通人傢的孩子要好的多。他現在也顧不上葉皓軒瞭,他連忙跑上去,點頭哈腰的對劉士傑一躬身道:“傑哥好,傑哥今天怎麼會突然大駕光臨最。”“你哪位?”劉士傑已經看到瞭葉皓軒,他正快步的向葉皓軒走去,根本無暇註意到身邊的這小子。“我,我小李啊傑哥,上一次你和我爸談生意的時候我們還喝過一杯呢,哈哈,您啊,貴人多忘事。”李少舔著臉說。“哦哦,小李啊,回頭聊,我在這裡有些事情。”劉士傑一邊快步向前走一邊說。“傑哥有什麼事情要辦,直接吩咐一聲就是瞭,我在這裡比較熟,我……”李少還沒有說完便說不下去瞭,因為劉士傑根本沒有心情理會他,劉士傑快步的走到瞭葉皓軒的跟前,然後做出瞭一件讓李少下巴幾乎都要掉下來的事情。“葉先生,總算是找到你瞭?”劉士傑一躬身,用一幅恭敬的語氣說。“哦,劉總啊,你有什麼事情嗎?”葉皓軒微微一怔,佛爺的治療還要經過兩個階段,現在應該說沒有什麼事,劉士傑現在這麼急的趕過來,難不成是佛爺的病情又犯瞭?“是這樣的葉先生,關於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左思右想,還是感覺到對不住葉先生,我的手下有眼無珠,沖撞瞭您和安小姐,我在這裡在向你陪個不是。”劉士傑點頭哈腰的說。“哦,那件事情啊,過去瞭就算瞭,我也沒有放到心上。”葉皓軒笑瞭笑,的確,他是沒有把那件事情放到心上,因為他遇到的傻逼真的是太多瞭,如果每個傻逼的話都放到心上的話,那他還要不要活瞭?“不不,這件事情是我的錯,而且楊傑那小子,一向是目無尊長的,太囂張瞭,所以必須要給他點教訓才是。”劉士傑說著回頭喝道:“帶楊傑上來。”隻見幾個人從一輛面包車裡面,把楊傑給架瞭出來,葉皓軒微微的一愣,他記得當時揍這貨沒有下這麼重的手啊。可是現在倒好,楊傑這傢夥,頭上纏著紗佈,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而且一條手臂被架著,一條腿拖著,以葉皓軒的經驗,一眼就看出來他一條手臂和一條腿斷瞭。“這是幹什麼?”葉皓軒愣瞭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