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642章還好嗎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14:05

第2642章還好嗎“幹凈瞭。”嶽佩琪的胃裡還是有些不適,不過吐出來就感覺好受多瞭,她仰起頭,有些無語的看瞭葉皓軒一眼。“怎麼我感覺你的表情,還是有些幽怨啊。”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說說怎麼瞭?”“等你喝醉酒瞭,你就會有我這樣的感覺。”嶽佩琪站起來,她接過瞭葉皓軒手中的水,喝瞭一口,然後很快就吐瞭出來。現在她胃裡很難受,本來她的酒量是不錯的,但是一不小心,今天晚上就喝多瞭點,不過還好,她還沒有徹底的失去理智。好在葉皓軒剛才及時把她從駕駛室拉到瞭副駕駛上,不然的話要真的被交警給抓個現形,那今天晚上就精彩瞭,估計她得在醫院裡度過,然後是小黑屋。“我喝酒,可貌似我還沒有喝醉過。”葉皓軒想瞭想,他笑道:“不錯,我是沒有喝醉過,我也不知道喝醉是什麼感受,不過看你的樣子,應該挺難受吧。”“豈隻是難受。”嶽佩琪長長的籲出瞭一口氣,她看著葉皓軒道:“今天晚上,有點樂極生悲瞭啊,本來挺高興的,結果一高興就喝多瞭。”“喝酒有兩種可能。”葉皓軒道:“一是心情不好,二是心情特別好,我看你的情況,是屬於心情特別好的那種情況,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喝醉,你也心甘情願。”“看樣子你挺瞭解女人啊。”嶽佩琪笑瞭笑,她一手扶著車,然後看瞭看時間。“時間不早瞭,我送你回去吧。”葉皓軒瞥瞭一眼時間,已經晚上十一點多瞭,一般情況下,該休息的人這個時候已經休息瞭。“不,我還沒有瘋夠。”嶽佩琪搖搖頭,她現在才不願意回去呢,開玩笑,時間還早呢。“你還想去瘋?”葉皓軒感覺到有些驚悚,這女人到底想幹什麼,她剛才還沒有喝夠嗎?她還要喝?葉皓軒比較不喜歡照顧瘋狂的女人,因為她們往往在喝醉之後,就會給你留一個爛攤子,葉皓軒怎麼也不願意做收拾爛攤子的人。“上車,我來開車。”嶽佩琪抓過葉皓軒手中的鑰匙,然後走到瞭駕駛室上,發動瞭汽車,她系好安全帶,瞪瞭一眼還愣在外面的葉皓軒:“怎麼還不進來。”“你還要幹什麼?”葉皓軒哭笑不得,還沒完沒瞭瞭,你把哥當成保姆瞭不是?“我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快啊,我好久沒去瞭。”嶽佩琪道。“什麼好玩的地方,就算是去,也是我開車。”葉皓軒道:“你喝多瞭,交警查到瞭,你還是得被關到小黑屋裡面去。”“少廢話,我知道哪裡交警少,沒那麼誇張,快進來,別婆婆媽媽的。”嶽佩琪不耐煩的說:“要不然我就把你自己扔在這裡。”“好好,你狠。”葉皓軒無語,他轉身鉆入瞭車子裡面,然後下意識的系好瞭安全帶,雖然她現在的酒醒的差不多瞭,但葉皓軒覺得自己還是小心點比較好。“走瞭。”嶽佩琪微微的一笑,然後迅速的掛檔,倒車,回檔,踩油門,火紅的汽車呼的一聲向前方沖去。現在夜深人靜,路上沒有多少車,交警也真的少瞭,清醒過來之後的嶽佩琪,車技又迅速的提升瞭一個檔次,她迅速的上瞭繞城高速,然後向著城外開瞭過去。看著汽車在靜悄悄的道路上不斷的加速,葉皓軒感覺到有些心驚膽戰,這車速飆成這樣瞭,她一女人,真的能把持得住?講真的,葉皓軒對女司機還是有些不信服的,因為女司機開車,那是出點事情不會踩剎車,而是習慣性的捂眼睛的。不過好在葉皓軒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她現在的酒清醒瞭不少,車開的挺穩,一路不停的加速向前,夜色中,火紅的法拉利就像一道赤影一般。“喂,我記得你也是陪我喝過酒的,為什麼剛才交警測試你的時候,你看起來像是沒事人一樣?”嶽佩琪一邊開著,還不忘瞭空間一隻手來點瞭一根煙抽上。“你別忘瞭我的身份,我可是保鏢,不懂兩下怎麼做人保鏢的?”葉皓軒得意的說。“這跟你喝酒有什麼關系?”嶽佩琪還是有些不解。“這麼說吧,簡單來說,我懂一些氣功的。”葉皓軒一本正經的說:“剛才交警檢查我的時候,我把酒氣從毛孔裡逼瞭出來,所以我體內是測不出來酒精含量的。”“這麼厲害?”嶽佩琪明顯不相信葉皓軒的話,她上上下下的把葉皓軒打量瞭一番,然後搖頭道:“你說的話,我為什麼有些不相信呢?”“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總之我就是按這樣的方法去做的,不過你得感謝我,要不是我及時替你檔一下,你現在恐怕已經在小黑屋裡瞭。”“切,占我便宜我還沒有說什麼呢。”嶽佩琪把手中的女士香煙彈出瞭窗外,然後繼續加速向前。葉皓軒苦笑,像嶽佩琪這種女人,還真的少見,但是在公司裡,她總是一幅小清新的模樣,可誰知道,她私生活居然會這麼瘋。葉皓軒認為,一個傳統的女孩,是不應該去抽煙喝酒的,嶽佩琪看起來,倒不像是很淑女啊。“你要帶我去什麼地方?”看著車子下瞭繞城高速,她向著一片無人煙的地方開去,葉皓軒不由得有些疑惑瞭起來。“好玩的地方,馬上就到瞭。”嶽佩琪微微一笑,二話不說,在次加速,嗡的一聲響,火紅的法拉利迅速的向前躥瞭出去。“車子性能不錯嘛。”葉皓軒笑瞭,他已經確定嶽佩琪現在酒已經醒瞭。“車子是我爸的,這車挺老瞭,不過他是愛車之人,把車子保養的很好,所以一直到現在,車子還是一點問題也沒有。”葉皓軒淡淡的說:“不過用來賽車,是在合適不過的。”說著,她猛踩油門,然後迅速的打著方向盤,汽車的車身一側,一個漂亮的漂移,穩穩的停在瞭路邊,然後她取下安全帶,對葉皓軒說:“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