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645章 無法超越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14:23

第2645章 無法超越“這很重要嗎?”嶽佩琪眼睜睜的看著對方的車跟瞭上來,並超越瞭自己,然後一直堵在自己的車前面,呈S彎的形狀向前走,讓自己無法超越他。“重要,因為這在某種層上讓我決定要不要幫你一把。”葉皓軒認真的說。“他開車,撞死瞭一傢三口,一對夫婦,以及一個襁褓中的嬰兒。”嶽佩琪神色復雜的說:“因為當時的路口沒有監控,所以他一直逍遙法外到現在,而有一個小女孩,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一傢三口被撞飛。”“我答應過她,有朝一日,一定要讓這混蛋付出他應有的報應。”嶽佩琪閉瞭上眼睛,任由汽車向前滑行,然後她突然睜開眼,提速,向著對方的車尾沖去。碰…兩輛車都不自由主的一震,然後前方的佈加迪威車速明顯的一滯,緊接著後面的法拉利趁著這個機會迅速的向前超車,然後一路加速急馳而去。“艸,瘋女人。”車子裡面的雞冠頭罵瞭一聲,他也提速,向法拉利追瞭過去。“看準前方瞭,近九十度的陡坡S彎。”葉皓軒看著前方有些不是很清楚的地方,他提醒道。“你來過這裡嗎?”嶽佩琪感覺到有些詫異,這裡的地形十分的復雜,除非是長年混跡在這裡的人,不然的根本不可能知道前面的彎就是急轉的彎路。“沒有來過,但是我感覺的到。”葉皓軒微微一笑,他把手中的煙掐滅道:“別減速,加速向前,不然的話後面的那傢夥會超過你的。”葉皓軒說的沒錯,雞冠頭雖然自負,但是這傢夥的車技卻是一流的,他不會放過任何超車的機會的,所以嶽佩琪不能減速,因為她一旦減速的話,身後那傢夥就會迅速的提速超車。而佈加迪車主的水平,也能輕松的應付前面的急轉彎道,但嶽佩琪不能,回為她太久不開車瞭,她根本進入不瞭狀態。“你可知道,前面的彎道,是致命彎道,不少人栽在瞭這裡,身後的雞冠頭之所以能被稱之為車神,那是因為他在這裡可以做到不減速便能通行。”嶽佩琪咬牙道:“但是現在,我如果不減速的話,可能會在那裡翻車。”“相信我的話,就把車速提到極限,沒事,有我。”葉皓軒微微一笑。嶽佩琪二話不說,她迅速的把油門踩到底,發動機的轉速在這瞬間提到瞭極致。不得不說她父親留給她的這輛車,性能真心不錯,而且經過改裝的發動機,能以瞬間發出勁爆的爆炸車,隻見一道紅影,迅速的向前掠去,車速指針在這一瞬間達到瞭最高。“瘋子。”眼睜睜的看著前面的車加速,雞冠頭也嚇瞭一跳,是的,他可以在這裡不減速,但是他做不到在這裡把車速提到極致。嗡,汽車向著急轉的彎路沖瞭過去,葉皓軒突然身子一側,一把抱住瞭方向盤,同時他大喝道:“剎車……”嶽佩琪做為一名賽車手,她的反應能力是相當不錯的,葉皓軒喊出口的瞬間,她便一腳踩在瞭剎車上,吱吱,刺耳的剎車聲響瞭起來,同時一陣青煙冒出。一個十分驚險的飄移,車子飛到瞭懸崖的邊緣處,然後葉皓軒喝道:“踩油門。”嶽佩琪機械的聽著葉皓軒的話,她迅速的踩下瞭油門,然後在一瞬間把車速又提到瞭極至,葉皓軒猛打方向盤,控制著車身,車子就險險的在懸崖的級緣處向前疾馳。“靠,瘋瞭,這真的是瘋瞭,那女的車技太厲害瞭。”一個臨時搭建的大屏幕上,有無人機返回來的畫面清清楚楚的出現在大屏幕上,那個號稱死亡彎道的地方,畫面清清楚楚的顯示著。剛才的連飄移,以及那個號稱死亡彎道的地方,讓大多數的人心裡都有陰影,因為不止一個老司機在那裡翻過車。而且車下面是一個極大的陡坡,真翻下去,恐怕車毀人殘,雞冠頭的車速之所以通過快,那是因為他在那個彎道前不減速,所以占先機。但這隻是其中的一個天險,接下來的彎道,還是挺驚險的,不過這些,對嶽佩琪來說,已經不算是什麼大事瞭,她完全可以應付得瞭。“你以前到底是幹什麼的?”接管瞭方向盤的嶽佩琪這才松瞭一口氣,她突然對葉皓軒好奇瞭起來,這麼一個車技滿分的男人,以前到底是幹什麼的呢?“以前啊,我做過大貨車的司機,你相信嗎?”葉皓軒笑道。“不信。”嶽佩琪一邊開車一邊毫不猶豫的回答道:“老司機不是你那樣的,我覺得你一定做過其他的事情。”“哦,是嗎?那你說說,我做過其他什麼事情?”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我覺得,你的駕照,完全是可以去開坦克的。”嶽佩琪肯定的說。“坦克?這個我還真的沒有開過。”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不過有機會,我倒是真的想開開,體驗一下那感覺。”“坐好瞭,九連彎到瞭。”嶽佩琪急打方向盤,順著盤山公路向上爬升,而這個時候,身後的雞冠頭也追瞭上來,兩輛車就這樣在山路上並駕瞭起來。其實車子開到這個份上,已經差不多快結束瞭,兩人下瞭坡,前面就是獨橋瞭,這橋隻有一個才能通行,等於說是誰先擠到前面,誰就會贏。關鍵的時刻到瞭,兩人下瞭陡坡,然後在路上並駕齊驅,前方千米 開外,就是獨橋,誰先擠上去瞭誰就算是贏。“隻管踩油門就是瞭,不用擔心,我看著呢。”葉皓軒輕描淡瀉的說。其實對於眼前的路況,葉皓軒倒是不擔心,他雖然不會飆車,但是他的感知力很強,所以控制起來車的方向是得心應手。而且嶽佩琪的心理素質也相當的不錯,不愧是之前做過賽 車手的人,她緊緊的盯著前方,手中的方向盤緊握,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奔去。橋近瞭,五百米,三百米,二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