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646章 傻眼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14:29

第2646章 傻眼“艸,這女人是車神附體瞭嗎?”眼看著距離越來越近,雞冠頭不由得罵瞭一聲,兩人的車速都已經提到瞭極致,但是兩輛車的性能差不多,所以誰也無法領先誰。十米……窄窄的橋身已經清晰可見,雞冠頭下意識的微一減速,畢竟橋太窄瞭,在這裡他需要緩沖一下。但就是他這一減速,他卻徹底的失去瞭先機,嶽佩琪像是瘋瞭一般,經過這橋的時候,她一點速度也不減,發動機怒吼著,她迅速的上瞭窄橋。“天,她居然贏瞭,她居然領先上瞭窄橋。”“這不可能,木子李怎麼會輸,啊啊,這不科學啊,他怎麼會輸呢。”所有人都震驚瞭,他們不相信眼前的這一幕,他們覺得一定是幻覺,一個女司機,居然贏瞭他們心目中的車神,這太玄幻瞭,這也太靈異瞭。但是事實就在他們眼前擺著,這也由不得他們不相信,隻見法拉利輕巧的車身迅速的通過瞭窄橋,然後一個漂亮的飄移到瞭空地上。“謝謝。”嶽佩琪沖葉皓軒微微一笑,其實最後關頭,是葉皓軒拿著方向盤上瞭窄橋的,這才讓她有瞭一步先機。隨後的佈加迪也轟鳴而來,雞冠頭的臉色很難看,他從車上走下來,一個女郎迎上去想撒下嬌,但是被他粗暴的一把推開。“這不可能,這一定不可能,你們一定是作弊瞭,一定是。”雞冠頭沖著兩個人吼瞭起來,他不相信,也不承認自己會輸,回為他承認的話,那車神的名號也就會離他而去。“大傢都看到剛才發生的一切。”葉皓軒淡淡的一笑道:“你這是不肯認輸嗎?”“我要和你在比一場。”雞冠頭怒道:“我不相信我會輸給一個女人。”“其實在比一百場,也是一樣的。”嶽佩琪淡淡的一笑道:“事實就是,你輸瞭,你還記得我們之前剛才說過什麼嗎?如果你輸瞭,我要從你身上拿下來點東西。”“呵呵。”雞冠頭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他冷冷的說:“行嘛,挺厲害的一個妞啊,車技不錯,人也挺漂亮的。”“你做好瞭準備沒有?我要從你身上弄下來一樣東西,是手,還是腿?你自己選擇。”嶽佩琪淡淡的說。“聽到瞭沒有,有人想要我一條腿或者一隻手。”雞冠頭笑瞭,他點瞭一根煙,愜意的吐瞭一個煙圈。“這恐怕不行,我們這些兄弟們都在這裡看著呢。”一個小混混冷笑瞭一聲,他一揮手,一大群人便圍瞭上來。雞冠頭就是這裡的老板,這個地下賽車的項目,其實也就是他一個人搞起來的,敢在他的場子裡惹事?不得不說,葉皓軒還是第一個,不過他自己在自己的場子裡肯定不會吃虧。“這就是你們這裡賽車場的信譽嗎?”葉皓軒冷笑瞭一聲道:“有沿江有聽說過,願賭服輸這幾個字?呵呵,我覺得,你們還是在意一點自己的信譽比較好。”“小子,你誰啊。”一個小混混上前,他囂張的走到瞭葉皓軒的身邊,不耐煩的喝道:“要麼,留下這個妞,你自己滾蛋,要麼,我在你身上開幾個洞,你是怎麼選擇的呢?”“你這樣,真的讓我很難做啊。”葉皓軒搖搖頭道:“我之所以跟著她來,就是怕你們這些人輸瞭車不肯承認,你看,現在果然是鬧到瞭這一步。”“呵呵,不過沒關系,你們不肯承認的話,我有的是方法讓你們承認,想怎麼玩,你們說吧。”葉皓軒笑道。“想要我身上的零件,這是不可能的。”雞冠頭笑瞭,他分開瞭兩側的人,走到葉皓軒的跟前,吐瞭一個煙圈道:“不過這小妞要是想讓我進入她的身體,我倒是能做到的,呵呵……”“你還記得,三年前的那次車禍嗎?”嶽佩琪淡淡的說:“你酒駕,撞死瞭一傢三口?”“車禍?”雞冠頭微微的一愣,然後呵呵笑道:“不好意思,發生的車禍實在是太多瞭,我不清楚你說的到底是哪一場車禍。”“老司機嘛,有哪個是一點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的?我真的記不清楚瞭,怎麼,你是為瞭那次車禍死的人出頭的?”雞冠頭有些好笑,開玩笑,他撞死過幾個人,他自己都記不清楚瞭。“對,我答應過那個小女孩,要讓你得到報應。”嶽佩琪微微的一點頭道。“呵呵,不要命的話,可以盡管過來試試。”雞冠頭雙手一攤,他身後的小弟們紛紛上前,把葉皓軒和嶽佩琪兩人圍在瞭正中央。他帶著一絲玩味的表情看著嶽佩琪道:“沒見過像你這麼傻的女人瞭,現在的這個社會,誰不是為瞭自己,你居然還為瞭別人出頭,你讓我說什麼好呢?”“你自私,不代表別人也自私啊。”葉皓軒發話瞭,他看瞭看四周,然後笑道:“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車輪戰來,我奉陪。”“哥們兒,吹牛可不是這樣吹的啊。”雞冠頭的小弟詫異的看著葉皓軒,他冷笑道:“你確定,要一個人單挑我們全部嗎?”“說真的。”葉皓軒無奈的說:“你們這些人的戰鬥力,和我根本不是一個量級上的,我覺得,你們還是一湧而上比較好,否則的話你們一定會後悔。”“傻逼,沒見過這麼做死的。”一個混混冷笑瞭一聲,他指著葉皓軒喝道:“你是不是皮癢瞭,如果是的話,我……”這傢夥的話音沒落,他的警告已經變成瞭慘叫,葉皓軒抓著他那根手指,冷笑道:“我記不清楚多久沒有人敢這樣指著我說話瞭,呵呵,來滬城之後,你是第一個啊。”對著這貨的腦袋重重一擊,這傢夥的慘叫嘎然而止,他撲通一聲倒在地上,失去瞭知覺。“來吧,給你們機會,一起上。”葉皓軒囂張的指著周圍的混混。“媽的,我受不瞭瞭,這傢夥太能裝逼瞭,揍他。”“打死他,我就不信瞭,他一個人能打我們一群,他以為他是葉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