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677章 偷拍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18:10

第2677章 偷拍“不至於吧,偷拍幾張照片,也能稱得上是玩命?你能玩得過緝毒警察?他們那才叫玩命。”葉皓軒上前,奪過瞭這傢夥的數碼相機,把相機裡面的照片全部給刪瞭,然後把相機丟還給那狗仔道:“東西還給你,你可以繼續去你的工作。”“哥們兒,你知道我剛才那張照片值多少錢嗎?”狗仔看看自己的數碼相機,他的臉色有些難看,因為安雨竹的影響越來越大。所以有些雜志刊想弄一點她的花邊新聞出來,這傢夥接瞭任務,剛才葉皓軒攬著安雨竹腰的那張照片,估計至少值個上百萬。可是葉皓軒居然拿著相機就把照片給刪瞭,這讓這位狗仔頗有幾分竹籃打水一場空的感覺,他覺得葉皓軒就是在檔人財路。“值上百萬吧。”葉皓軒笑道:“可賺錢嘛,有很多種方法,有些時候,有些不義之財,你拿著難道就心中無愧嗎?”“我怎麼就成瞭不義之財瞭?我拍照片給雜志社,他們給我錢,這也是份正經的工作好吧。”狗仔站起來道。“你拍照片,經過我的同意瞭嗎?”葉皓軒看著這傢夥道:“而且我又不是她男朋友,你也清楚,你照片一發出去,對她會有多大的影響,你倒好,拿著照片拍拍屁股走人瞭,但人傢就要在這裡承受無邊無際的質問,這錢,你拿的心安理得嗎?”“行,我說不過你,不過兄弟,做人要厚道。”狗仔摘下瞭自己的鴨舌帽道:“檔人錢財,如同殺人父母,我這張臉,你記住瞭,以後的日子還長呢,我們走著瞧。”“呵呵,你這是在威脅我嗎?”葉皓軒問。“對,你可以認為我是在威脅你,你知道我陳三是何許人嗎?”狗仔冷笑道:“我們這一行的,經常偷拍,要是沒有一點背景,早讓明星的保鏢們給打死瞭,我既然吃這一碗飯,那我就不怕招惹麻煩,不過哥們兒,你招惹到麻煩瞭。”“我這個人,有個暴脾氣。”葉皓軒皺瞭皺眉頭道:“那就是一點也不喜歡別人威脅我,你這樣威脅我,你會被打死的,你知道嗎?”“呵呵,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我們走著瞧吧,我不需要問你叫什麼名字,隻要記著你長什麼樣就行瞭,我保證,過幾天,你會跪在地上求著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原來,裝逼還可以這麼裝。”葉皓軒有些目瞪口呆,他覺得這傢夥太能裝瞭,真的,他一個狗仔出身的傢夥,居然有底氣說這話。“我會告訴你,我這不是裝逼,我會……”這傢夥的話沒有說完,葉皓軒突然一步上前,抓著他的衣領,把他給摔倒在瞭地上。撲通一聲,厚重的聲音落在地上,葉皓軒咧嘴一笑道:“本來,我想放你走的,但是我感覺,你的廢話太多瞭,現在,你要為你的廢話太多而付出應有的代價。”“你敢動我一根手指,我讓你……啊……”狗仔的後半句話,被慘叫代替瞭,葉皓軒覺得這傢夥隻是一個普通人,所以下手的時候沒有下死手,他隻是挑這傢夥身上肉多的地方打,雖然不下死手,但他揍起人來,也夠那傢夥喝一壺的,安雨竹趕來的時候,隻聽到這傢夥的慘叫聲。一通猛揍,葉皓軒停瞭下來,他盯著那傢夥道:“你叫什麼?”“大,大哥,我叫陳三。”鼻青臉腫的陳三身上那股囂張勁終於不見瞭。“你道上有人?”葉皓軒在問。“不不不,沒人,我剛才那是吹牛的,我一靠偷拍照片吃飯的狗仔,我道上哪有人啊。”陳三哭喪著臉道:“我吹牛的,真的,我真的是吹牛的。”“特麼的,你要是真的牛,也就算瞭,可你明明沒有那水平,你裝什麼裝?我告訴你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人。”葉皓軒又忍不住想揍這傢夥瞭,真的,他最看不慣的人就是這種人,明明沒有那水平,偏偏吹牛吹的天花亂墜的。“哎,算瞭,算瞭,我經常遇到這種事,都習慣瞭。”安雨竹及時的制止瞭葉皓軒,她對於這種事情已經見怪不怪瞭。葉皓軒這才住手,他看著安雨竹道:“做人,不能太善良瞭,你前面把這小子給放瞭,可是我保證,下一秒,這小子就會把你給出賣,你相信不?”“你把這個世界,想的太黑暗瞭。”安雨竹艾怨的看瞭葉皓軒一眼道:“哪有那種人啊,我是覺得,與人和善就是與自己方便,我相信因果。”“那你今天放過瞭他,我保證你以後絕對是犯瞭一個惡果。”葉皓軒搖搖頭道:“你不信?”“我不信。”安雨竹淺淺的一笑道:“放心吧,我對這種事情已經有經驗瞭,放瞭他吧,隻要照片刪瞭就沒事瞭。”“安小姐,您真的是好人,您真的是活菩薩啊。”陳三幾乎要跪下來磕頭瞭,反正他的頭也不值錢,這種人是屬於有奶便是娘的那種人,隻要讓他跪一跪,今天的這件事情就過去瞭,他鐵定比誰跪的都歡實,這種人葉皓軒遇見的多瞭。“你不相信,我現在就證明給你看。”葉皓軒笑瞭。“你怎麼證明給我看呢?”安雨竹問。“你身上其他地方,還有沒有備份照片。”葉皓軒陰側側的一笑,他把陳三一把抓起來問道:“你最好給我說實放在,我這個人的耐心有限,你說實話的話大傢都相安無事,你要是不說實話,呵呵,我保證痛苦的還在後面呢。”“沒有,我剛才一直在跑,哪有時間去備份啊,真的,我真沒有瞭,你不信你搜搜。”陳三一幅冤枉的神色。“呵呵,你說的啊,那我真的搜瞭啊。”葉皓軒笑瞭,這傢夥有什麼小九九,他還不清楚?一搜一個準。“不,我真的沒有,要不然我發誓,我真的沒有啊。”見葉皓軒似乎顯來動真格的,這傢夥又有些慌亂瞭起來,他覺得遇到瞭葉皓軒,這簡直就是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