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679章 不解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18:25

第2679章 不解吃完瞭飯以後,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瞭,剛吃完,葉皓軒便接到瞭梁佩珊的電話,說她已經回來瞭,現在機場那裡,要葉皓軒馬上過去接她。葉皓軒隻得匆匆的和安雨竹告別,然後匆匆忙忙的開著車趕向機場那邊。“你不是在山莊那裡和陳老一起談項目的事情嗎?怎麼突然又跑到機場瞭?”接到瞭梁佩珊之後,葉皓軒大是不解。“我和陳老談的投緣,中間提到瞭項目的某些東西產地,所以我便實地考察瞭一下。”梁佩珊道:“不然的話早就回到滬城瞭。”“哦,辛苦瞭,真認真。”葉皓軒笑瞭笑。“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滬城發生什麼事情沒有?”梁佩珊最關心的問題就是這個問題。“沒有什麼大事。”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有些小事,不過李茹她們都能處理,所以你不用擔心,剛回來就操心公司的事,你是鐵打的?多休息一下在說吧。”“我沒事。”梁佩珊問:“茹茹現在怎麼樣?她的情緒還好嗎?”“沒事,還好。”葉皓軒笑瞭笑道:“情緒還算是穩定,而且這幾天,工作效率也挺高,真不知道她是不是磕瞭什麼藥,精神怎麼這麼好。”“這才是真正的她,她以前就是這樣的。”梁佩珊笑瞭笑道:“她能從那件事情的陰影中走出來就好,不然的話真不知道怎麼辦,有些事情,別人勸是沒有用的,隻得她自己從那裡面走出來才行。”“放心吧,她好歹也是國外知名大學的高材生,這點事對別人來說或許是一件瞭不起的大事,但是對她來說,算不瞭什麼。”“公司裡,真的沒有其他什麼事情?我不在的那段時間裡,那些不安份的人難道就沒有在借機搞事情?”梁佩珊問。“怎麼沒有?”葉皓軒悵然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在的時候能壓得住場子,你不在的時候,那些人一個比一個跳的歡實。”“那最後怎麼辦瞭?”梁佩珊心中一緊道。“有你弟在啊。”葉皓軒笑道:“你可千萬不要忽略瞭你傢的這位大少,他可不是省油的燈,這段時間你不在,他在這裡切瞭不少的人。”“相比你的手段來,他的手段就簡單精暴的多瞭,他沒有你那麼多顧慮,也沒有你想的那麼多,他就認準一條,公司是我姐的,也就是我的,誰敢亂來,就讓誰好看。”“這樣合適嗎?”梁佩珊微微的一怔,她苦笑道:“少博還是那樣,做事情從來不計後果的。”“其實現在以梁氏的亂像,就是需要他這種人快刀斬亂麻的好。”葉皓軒笑道:“瞻前顧後的,反而會讓公司裡面更亂。”“以前,倒是我小瞧 瞭他啊。”梁佩珊道:“在我眼裡,他永遠都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呃,我問個不合適的話,方便說嗎?”葉皓軒問道。“你問吧。”梁佩珊道:“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客氣瞭?你以前說話,顧及過別人的感受嗎?”“我一直很客氣的。”葉皓軒笑瞭笑,他扶著方向盤道:“你們母親去世的很早嗎?”“很早,我和少博很小的時候,她就過世瞭,然後就有瞭那位繼母的上位。”梁佩珊淡淡的說:“為什麼你突然會這麼問呢?”“因為我覺得你對他的關懷,超出瞭姐姐對弟弟的關懷,甚至摻雜有一種母愛在裡面。”葉皓軒道:“所以我覺得,你們兩個從小一定缺失母愛。”“你觀察的還真沒錯。”梁佩珊微微的一怔,她沒有想到葉皓軒是這麼一個細致入微的人,她嘆道:“我們的母親去世的早,雖然生在梁氏,從小不缺吃穿,但少瞭母親,終究是缺乏母愛。”“所以你才會變得這麼獨立?”葉皓軒苦笑著搖搖頭道:“有些時候,殘缺的傢庭,反而會更能激發一個人的獨立感,比如你,從小獨立,年紀輕輕就有這麼一番成就,這是誰都沒有辦法超越的。”“或許是吧,但我弟弟跟我不一樣。”梁佩珊道。“殘缺的傢庭,成長完全是兩個極端,懂事的越懂事,不懂事的越不懂事,你弟弟屬於後者吧,不過說他不懂事吧,他什麼事情都懂,隻是她不說罷瞭。”“這一點,他比我強。”梁佩珊笑瞭笑道:“我之前也不知道,他隱藏的居然這麼深,如果早點把他帶到公司來,我覺得公司反而不會走到這一步。”“現在也不晚。”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任何公司都是這樣,必須要有兩個人掌權,一個唱紅臉,一個唱黑臉,這樣有益於拉攏人心。”“你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啊。”梁佩珊看著葉皓軒道:“懂的真多。”“咳,我隻是亂說,雪姨呢,怎麼沒有跟你一起回來?”葉皓軒也覺得自己說的話似乎是有些多瞭,他輕咳瞭一聲道。“她回老傢幾天。”梁佩珊道:“她天天在這裡照顧我,已經有好多年沒有回去瞭,她娘傢也有人,不過平時很少聯系,這一次回去是傢裡親人身體不是太好。”“恩,雪姨是個命苦的人。”葉皓軒點頭。“沒辦法,有些時候,人的命運就是這樣的。”梁佩珊道。兩人沉默瞭片刻,就在這個時候,梁佩珊的電話響瞭起來,她拿過手機,看瞭一下來電顯示,然後接通瞭電話,剛剛說瞭幾句,她的臉色便有些不大好看瞭起來。“現在,你是說現在回去嗎?”梁佩珊的臉上露出一絲怒容,她冷冷的說:“有什麼事情不能改天在說嗎?半夜三更的非要回去?”“宴會?我說他沒毛病吧,半夜三更的舉行什麼宴會?”爭辨瞭幾句,最終,梁佩珊重重的把手機給甩到瞭座椅上,她怒氣沖沖的說:“掉頭,現在回去。”“去你傢?”葉皓軒有些疑惑的問道:“是你父親傢,還是你傢。”“我父親傢。”梁佩珊的胸口時起時伏,看得出來,這一次她氣的不輕,葉皓軒點點頭,他繞上瞭另外一條道,向梁佩珊的傢裡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