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681章 尷尬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18:40

第2681章 尷尬而且就算是那些人懟的在厲害,現在梁佩珊大權在握,那些人也不敢怎麼表露在明面,他們隻是暗地裡弄些小動作罷瞭。現在梁佩珊一回傢,這些人不給他們點難處,還真的不是梁傢的人瞭。梁佩珊回來的時候,她對這種局面早有心理準備,自己的二叔,向來不是省油的燈,而且梁氏現在大部分的人都被那女人給拉攏走瞭。想想梁佩珊也是不容易,公司亂成一團,傢裡又抱起團來奪權,這要換瞭一般人,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瞭。不過好在,梁氏姐弟倆,向來不是普通人,梁少博看起來紈絝,但實際上他是一個有心計的人,對付起這些人來,他向來是遊刃有餘的。她的一句話,讓現場大多數的人都尷尬瞭起來,雖然大傢平時明裡暗裡撕,但有些事情,挑到明面上說,貌似就不大好瞭吧。“佩珊,你這是什麼意思?”張琪皺眉瞭起來,這個女人不是省油的燈,會撒嬌會賣萌,也會裝可憐,要不然梁國強也不會被她給弄的服服貼貼的。“我沒有什麼意思,我什麼意思阿姨也懂。”梁佩珊淡淡的說。“對,我懂。”張琪激動瞭起來:“誰都知道你有一個後媽,現在的後媽不好當,一不小時就被人戳著脊梁骨說事,我到梁傢這麼多年瞭,一直是兢兢業業的,生怕做錯瞭什麼。”“你不想叫我媽,行,我不計較,你叫我阿姨我也沒說什麼,我一直想要個孩子,為瞭你們,我一直連孩子也不敢要,我在梁傢,圖的是什麼?”張琪半真半假的演技,倒真的擠出瞭幾滴淚來,這讓在場的人都有種錯覺,他們真的感覺,梁傢虧待瞭這個女人瞭。“行瞭行瞭,不要哭瞭,今天大喜日子的。”梁國強還是心疼自己二房,他站起來盯著梁佩珊沉聲喝道:“佩珊,你這是要幹什麼?”“我沒有想幹什麼啊。”梁佩珊道:“這不是你讓我回來的嗎?我這不回來瞭?這局面,不是你想看到的嗎?”“你放肆。”梁國強大怒,他一傢之主做久瞭,自然不允許任何人來挑戰他的威脅,他喝道:“你簡直反瞭你。”“對,我是反瞭。”梁佩珊冷笑道:“但至少我心裡明白,我不像是有些人,揣著明白裝糊塗,你也不看看,現在的梁傢,都成什麼樣子瞭。”“你…”梁國強指著梁佩珊,本來他想說你滾,但張琪及時的勸住瞭,她拉著梁國強的手道:“算瞭國強,今天的事情不要說瞭,佩珊也好不容易回來一次,不要在罵她瞭,畢竟她工作也挺辛苦。”這個女人表面是向著梁佩珊,但實際上這就是她的聰明之處,梁佩珊好不容易回來瞭次,有些事情,是得好好的說道說道,要是三言兩語把梁佩珊給罵走瞭,今天這個局,不就是白佈瞭。葉皓軒有些鬱悶的看瞭梁佩珊一眼,心想你這後媽,終究是棋高一著啊。“行瞭,坐下吃飯吧,在場的都是你的長輩,你讓這麼多的長輩等你一個人,你也感覺好意思嗎?”梁國強嘆瞭一口氣,他終究還是坐瞭下來。梁佩珊坐瞭下來,葉皓軒站到瞭她的身後,保鏢嘛,就要做出保鏢的樣子來。“你又是誰?”梁國忠看到瞭葉皓軒,他放下瞭手中的筷子。“梁總的保鏢。”葉皓軒淡淡的說。“出去。”梁國忠沉聲道:“這是我們的傢宴,一個外人站在這裡像什麼話?一傢人還能不能愉快的吃頓飯瞭?”“那照二叔這麼說,我們去酒店裡吃,身邊站著服務員,那我們是不是也不能愉快的吃飯瞭?”梁佩珊反擊道。“這能一樣嗎?服務員是服務員,保鏢是保鏢。”李國忠怒瞭:“要不讓他去倒酒端菜。”“不好意思,我沒這個義務。”葉皓軒笑瞭:“但對佩珊,我倒是可以提供一下倒酒端菜的義務的。”“葉無常,你過來,坐在我身邊一起吃。”梁佩珊向葉皓軒招招手,然後說出瞭一句讓葉皓軒內傷的話來。真的,梁傢的內鬥,葉皓軒是一點也不想摻合的,梁佩珊很明顯也不想湊這個飯局,她的目的很明確瞭,就是要拉上葉皓軒,把這個飯局給徹底的攪亂,然後她能從中脫身。“梁總,這樣,不合適吧。”葉皓軒哭笑不得,這是梁傢的傢宴,他一個外人在這裡摻合什麼?“讓你過來你就過來。”梁佩珊瞪瞭葉皓軒一眼道:“我是你老板,我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如果你今天不過來,我明天就炒瞭你。”“好,我過來。”葉皓軒無語,他搬瞭一張凳子,坐到瞭梁佩珊的身邊。“你叫什麼?”梁國忠有些鬱悶的看著葉皓軒。“葉無常。”葉皓軒答道。“你要臉嗎?”梁國忠盯著葉皓軒道:“這是梁傢的傢宴,你是什麼玩意,你來摻合什麼?”他言下之意已經很清楚瞭,這是梁傢的事情,你一個保鏢摻合什麼?還不趁早有多遠滾多遠?“我不是玩意。”既然應瞭下來,葉皓軒索性也不客氣瞭,他認真的說:“我是人。”“是人,總要有點臉吧。”梁國忠鄙夷道:“你傢老板客套一下,你還真坐下來瞭,呵呵,你讓我說什麼好呢。”“我瞭解我傢老總,她說話向來是不客套的。”葉皓軒笑道:“所以她讓我坐,那就是真的讓我坐下來吃飯。”“筷子呢,沒人為我添上一幅碗筷嗎?”葉皓軒回頭看著那名傭人。“這……”傭人有些不知所措瞭起來,她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瞭,看梁傢人的臉色,是極不歡迎葉皓軒的,要真添上瞭碗筷,她非被炒不可。“我讓你坐下瞭嗎?”梁國忠一臉厭惡的盯著葉皓軒喝道。“可人也沒說不讓我坐啊。”葉皓軒一臉無辜的說:“在說瞭,我老板讓我坐,我不坐的話他就是違抗我老板的命令,如果我違抗她的命令瞭,誰知道以後她會不會給我小鞋穿呢?所以我還是坐下來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