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686章 特使在現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19:21

第2686章 特使在現隻是駛著駛著,有點不對勁,葉皓軒明明是按照回傢的路開的,回傢的路是一條大路,隻不過平時的車有點少,但是現在路走著走著不見瞭,而且周圍連路燈也沒有瞭,前面黑漆漆的一片,汽車的車燈似乎也照不瞭多遠的距離。葉皓軒當機立斷,馬上把車停瞭下來。“你這是開到哪兒瞭?這不是回傢的路啊。”梁佩珊有些驚異的看著葉皓軒。“我當然知道這不是回傢的路瞭。”葉皓軒苦笑一聲道:“我們現在的情況,可能是遇見鬼打墻瞭。”“鬼……鬼打墻?”梁佩珊吃瞭一驚,她的手不自由主的抖瞭起來,雖然不怎麼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但葉皓軒說的一本正經的,而且眼前確確實實的有問題。“怕瞭?”葉皓軒笑道:“鬼打墻並不是說一定有鬼,這是科學能解釋的,不用怕,我們先在這裡等一下,一會兒這個假像自然就解瞭。”“怎麼會這樣?難不成所謂的鬼打墻是幻覺,可就算是幻覺,也不至於讓我們兩個都有幻覺吧。”梁佩珊有些驚異的問。“這的確是一種幻覺。”葉皓軒道:“之所以會遇到這種情況,那完全是因為天時、地利所造成的。”“你詳細的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天時地利造成這種情況呢?”梁佩珊有些不解的問道。“所謂的鬼打墻,容易出現在一些荒野地方,你住的別墅比較偏,我們走的這條路也比較偏,荒野裡,有些地方的亂葬崗會彌漫出一種陰氣。”“這種陰氣,並不是迷信之說,而是存在於天地之間的一種穢氣,其實天地大道之中,存在很多人類所不知道的東西。”“陰氣匯聚,便會影響到人的心智,所以就會形成一種幻覺,剛才我沒有註意,一不留神就鉆到這裡面來瞭,哈哈,下次註意。”“你還能笑的出來?”梁佩珊白瞭葉皓軒一眼道:“我都快嚇死瞭。”“別怕,等五分鐘在說。”葉皓軒說著點起瞭一根煙,把窗戶給離瞭一條縫,然後在車裡面抽起煙瞭起來。“你現在還能抽得下去煙?”梁佩珊不由得瞪瞭葉皓軒一眼道:“你平時不是不怎麼抽煙的嗎?怎麼,你也緊張瞭?”“我這可不是緊張。”葉皓軒笑瞭:“陰氣怕明火,一般來說,抽根煙就會驅散的,而且男人就算是平時不抽煙,偶爾抽一支也是正常的吧,這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啊。”“不管怎麼說,你都有理。”梁佩珊瞪瞭葉皓軒一眼,然後便不說話瞭,她坐在駕駛室的後面閉上眼睛等瞭起來。說真的,她的心裡有些小害怕,所以她隻有閉上眼睛,讓自己鎮定下來,不過好在葉皓軒這幅樣子給瞭她不少的安慰,至少身邊有個男人在。五分鐘過去瞭,葉皓軒的一根煙也抽完瞭,但是眼前的迷霧非但沒有散,反而更加濃瞭,看著眼前一團一團的黑氣漸漸的變得粘稠瞭起來,葉皓軒的眉頭也皺瞭起來。“已經五分鐘瞭,我怎麼感覺前面的路,更黑瞭呢?”梁佩珊又有些小緊張瞭起來。“遇上高人瞭啊。”葉皓軒總算是明白瞭過來,他就是說,他現在身具浩然真氣,雖然金丹暫時休眠,但是也不至於會被一個小小的鬼打墻給迷的團團轉吧,他就覺得,這裡面一定有問題,現在一在這裡停留,問題果然出來瞭。“高人?你到底什麼意思?”梁佩珊越來越有些摸不清楚頭腦瞭,她有些吃驚的看著葉皓軒。“有高人佈下的陣啊,和鬼打墻一個樣,呵呵,這傢夥,就是故意引我們入局啊。”葉皓軒笑瞭:“我倒想看看,對方到底想幹什麼瞭。”“你,你快點想辦法,我們先離開這裡在說。”梁佩珊有些急瞭。“不要急,遇到這種事情,你越是鎮定,對方就越拿你沒辦法。”葉皓軒笑道:“這就跟你越是怕鬼,鬼就越是能找到你身上來是一個道理。”“所謂心中有正氣,無懼一切,放一百個心吧,這點小事我都搞不定,回到公司以後你可以炒瞭我。”葉皓軒笑道,他毫的毫不在意,事實上,這點小把戲,他還真的沒有放在心上。“那好,你快點把這件事情給解決,回到公司以後,我給你升職加薪,如果搞不定,你自己離開公司算瞭,我沒你這號員工。”梁佩珊氣呼呼的說。她也是醉瞭,現在她怕的要死,可葉皓軒還是一幅毫不在意的樣子,她到底還有沒有一點老板的威嚴啊。“行行,別急,不是什麼大事。”葉皓軒苦笑瞭一聲,女人真是蠻不講理,她招聘自己的時候,好像沒有說過做為她的保鏢,自己一定得會驅鬼吧。她真的把他給當成瞭無所不能的神瞭?不過話雖然這麼說,葉皓軒還是打開瞭車門,他走瞭下去。入眼,四周一片黑暗,看不到遠際,而且跟前的迷霧越來越濃,迷霧濃密的程度已經像是一鍋漿一般,而且遠處有還有黑色的迷霧,不斷的向災個方向湧來。葉皓軒把手中的煙頭給掐滅,然後盯著正前方道:“哪裡來的高人,我們之間,不過節吧,我與奇門江湖,向來井水不犯河水的。”黑暗,有一個和葉皓軒面對面的人身子微微的一顫,他暗付這小子難不成已經發現自己瞭?這有些不可能啊,這才剛剛入局啊。葉皓軒當然知道,敵人與自己近在咫尺,隻是他也不點破,對方好不容易下大功夫佈瞭一個局,這麼輕易的給人傢破瞭,那讓人傢情何以堪?說出瞭客套的話之後,對面沒有人回答,葉皓軒又點瞭一根煙,他有些怒瞭,心想對面的傢夥,簡直就是給臉不要臉。本來自己平時不抽煙的,但是現在平白無故的抽瞭幾根,難不成對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在給他留著臉嗎?要不然,就這麼一個小小的破迷幻陣,他舉手抬足之間就能給破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