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690章 傷口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19:55

第2690章 傷口但是和那名太極劍對瞭一陣之後,他徹底的被折服瞭,他誠心誠意的拜師,學習這門劍術,所以他看似軟綿綿的劍意,居然能發揮出巨大的劍勢。叮叮叮,兩人手中的冷兵器不停的接觸,不停的發出響聲,凌霄用的是刺殺術,所以一把匕首用的出神入化的,但馬特手中的劍,也不是蓋的,幾個回合過後,凌霄的身上又多瞭幾條傷口。“不錯嘛,你們華夏兵者有話,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我一直認為長兵器是占優勢的,但我沒有想到,這把小匕首在你手裡居然能發揮出這麼強大的占力。”馬特看著自己胸口被劃破的西裝,他有些惋惜的說:“可惜瞭,這是我最喜歡的一件衣服,你把我最喜歡的東西劃破瞭。”“本來,我想在你戰敗之後,和你來一段超越友誼的床上關系呢,不過現在看來沒有必要瞭,因為你弄破瞭我最喜歡的衣服。”“你們外國人,是不是都這麼多廢話呢?”凌霄冷笑瞭一聲道:“你得慶幸,我現在受傷瞭,如果之前你不向我拋出一個手雷傷瞭我的話,就憑你現在的這些廢話,我早已經讓你死無數次瞭。”“妞,這麼強勢不好,真的,說話這麼歹毒也不好。”馬特認真的說:“我不否認,你的刺殺術很不錯,但就算你是全盛的時期,想要戰勝我,你也要付出一點點代價才行。”“而且,你現在還在失血啊,你的血在這樣流下去的話,後果會很嚴重的。”“你敢給你五秒鐘的時間讓我處理一下傷口嗎?”凌霄冷冷的說。“不敢。”馬特無恥的說:“因為我給你五秒鐘的時間,你就會反撲過來,呵呵,那樣的話我事先丟出去的那顆雷,就沒有任何作用瞭。”“無恥小人。”凌霄的一身緊身衣已經被鮮血浸濕瞭,身上多的幾條傷口,鮮血流的更歡瞭,她眼前有些發黑,她清楚這是失血過多的緣故。“你沒事吧。”梁佩珊從草叢裡面沖瞭出來,她扶住搖搖欲墮的凌霄。“你走,馬上。”凌霄冷著一張臉。“走什麼走,你是為瞭我受傷的,我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的看到你死瞭。”梁佩珊看到她身上的鮮血,有些束手無策的感覺,她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而且她也沒有幫人處理過傷口。“哦哦,又來瞭一位更漂亮的。”馬特收起瞭手中的收縮長劍,他取出一把銀色的手槍,指著梁佩珊道:“你最好別動,哈哈,你才是我今天的目標。”“你快走,去找葉無常。”凌霄感覺自己支撐不下去瞭,偏偏這個討厭的老外,他就是認準瞭凌霄現在一直在流血,他就是在那裡拖延時間。這樣下去,雙方不用打瞭,她一會兒就會因為失血而暈倒,如果在晚點,她就直接死瞭。“我不走,你是為瞭我。”梁佩珊扶著凌霄,她沖著馬特喝道:“你要找的人是我,我現在跟你走,你放瞭她。”“真是個性情中人啊。”馬特嘆氣道:“好吧,你征服我瞭,我決定瞭,給受傷的那位小妞一個體面的死法,這樣,能讓她少受很多痛苦。”凌霄一把將梁佩珊拖到自己的身後,她緊緊的握著手中的匕首,已經做好殊死一戰的準備瞭。“不如,我也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吧。”葉皓軒冰冷的聲音從馬特的身後傳瞭過來,這讓馬特不由得一驚。“該死,隱先那傢夥居然沒有把你給拖住,我早說瞭,目標的身邊有高手的。”馬特連忙轉身,他盯著葉皓軒。見到葉皓軒過來瞭,凌霄的精神一松,她兩眼一黑,就向地下倒去,葉皓軒連忙扶住她,然後從她身上拿出一個小小的噴劑,在她身上傷口處噴瞭幾下,然後扶著她,靠在一顆樹上。“你說吧,你想要哪種死活?”葉皓軒盯著馬特道。“我哪種死法也不想要,我還要好好的活著呢。”馬特笑瞭笑,他看著葉皓軒道:“你來的挺及時的嘛。”“不是我來的及時,而是你的廢話實在是太多瞭。”葉皓軒看著馬特道:“如果不是因為你廢話太多瞭,你或許已經成功瞭呢。”“隱先呢?這個豬一樣的隊友,他不是在拖延你的時間嗎?”馬特臉色難看的說。“他去找牛頭馬面打牌去瞭,很快,你也要去瞭。”葉皓軒笑呵呵的說:“怎麼,不相信嗎?”“聽說,你也是一位高手,今天恰好也能試試。”馬特又抽出瞭長劍道:“太極劍,你領教過嗎?”“不倫不類。”葉皓軒冷笑瞭一聲。“你在歧視我?”馬特大怒,他吼道:“來吧,拔出你的劍吧,讓我們決鬥一場,你的劍呢。”“和你這種人打,我根本不需要武器。”葉皓軒笑瞭,他說的是一個事實,太常如果拿出來,這傢夥根本沒有一點還手之力。“華夏人,都是很謙虛的,但你,太囂張瞭,不好。”馬特搖搖頭,他舉起手中長劍,劍花一挽,以一個極其漂亮的姿勢沖向瞭葉皓軒。這傢夥是真的到瞭太極劍的幾分真傳的,從他起劍式的幾手就能看得出來,但這傢夥,隻是學到瞭皮毛,學不到精髓,形似,神不似,對於一般的人來說,還能唬一下。但他遇上瞭葉皓軒這個量級上的高手,那隻能說,他自己作死瞭。太極劍連綿不斷,但是在葉皓軒看來,這傢夥的劍,隻是生硬的劍式,並沒有劍意,接連幾劍雖然看起來威力大,花哨,可真的沒有一點殺傷力。當然,這是對葉皓軒來說,太極奧義十分高深,對於一般的高手來說,他的劍還是有點效果的。接連幾劍都沒有鎖定葉皓軒,他這讓馬特心裡不由得焦燥瞭起來,他大喝瞭一聲,手中長劍迅速的加快,挽起一劍劍花,向著葉皓軒的胸口刺瞭過去。葉皓軒站在當場一動也不動,任由那傢夥的劍往自己的身上招呼,但偏偏馬特的劍,就是順著葉皓軒的胸口滑瞭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