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704章 敵襲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21:56

第2704章 敵襲“真正的減肥方法,少食多餐,多運動,這才是王道哪有你們那樣的?”葉皓軒無語的站起來,他走到前方一片叢林裡,采瞭一些果子給安雨竹。“這什麼果子,沒毒嗎?”安雨竹說著已經把吃的塞到嘴裡去瞭。“放心吧,我以前做過醫生,這些東西沒毒的。”葉皓軒道,剛說完這句話,葉皓軒站起來,他向後看瞭一眼道:“有人。”“有人?救援人員來瞭嗎?有幾個人?”安雨竹蹭的一聲站瞭起來,她有些激動的問。“快走吧,敵人,數量五個,而且來者不善啊。”葉皓軒一把拉起瞭安雨竹便向前走去。“天啊,我剛開始休息。”安雨竹幽怨的說,但她不得不向前走。“我感覺,那傢夥貌似是發現我們的。”山狼隊伍中的女性,是一位有天賦的女性,本來就是她一路追著葉皓軒過來的。但是她現在感應目標似乎是發現他們瞭,距離他們越來越遠瞭。“那傢夥是不是和你一樣的?”山狼回過頭看著女人道。“不清楚,但是他現在明顯有瞭警惕性瞭。”女人頓瞭頓道:“不排除,他已經發現我們瞭,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快點。”“全速前進,不惜一切代價,留下那傢夥。”山狼當機立斷下達瞭命令。“恕我直言頭。”女人皺著眉頭道:“他的實力很強,我們五個人和他拼,就算是打敗他瞭,我們一定也是損失慘重的。”“呵呵,那又怎麼樣?”山狼冷笑瞭一聲道:“你可不要忘瞭,我們真正的目的是什麼,現在我們已經拿瞭錢,如果現在退出,我們不僅要賠償雇主的損失,而且我們的聲譽還要大打折扣的。”“這種賠錢的買賣,我可不幹,而且我也從來沒有幹過,不要多說瞭,全速前進,抓住那傢夥。”山狼當機立斷的說。“這個地方,安全。”葉皓軒帶著安雨竹來到瞭一個地方,他四處看瞭看道:“你在這裡等著,我把後面的幾個人解決瞭在說。”“啊,你,你要把我一個人丟到這裡嗎?”安雨竹嚇瞭一跳,她下意識的抓住瞭手臂道:“不行,你要麼帶著我一起去,要麼就和我一起出去。”“姐姐,帶著你,我是顧你,還是顧後面那些人?”葉皓軒有些無語的說。“我不管,反正我一個要在這裡,我會怕的,是你帶著我出來的,你必須向我負責。”安雨竹的小女人性子上來瞭,她才不會放過葉皓軒呢。“是你約我出來上動物園的吧。”葉皓軒一頭黑線的說:“現在反而成瞭我的問題瞭?”“我…總之我不管,就是你把我帶出來的,反正我就要你向我負責。”安雨竹道。“行行,你跟著就是瞭,本來想陰他們一下,然後弄清楚他們的來歷的,但是現在好瞭,呵呵,我要他們正面拼一把瞭。”“我覺得,頭,我們現在該分散開來。”黑人已經拿出瞭自己的武器,這是一把特制的槍,裡面的子彈是加長款的,他就喜歡這種簡單粗暴的武器。“對方擅長叢林戰,如果我們一群人全部沖上去,極有可能會落入他的陷阱裡。”女人道。“那好,分散開來,這傢夥給我們玩心眼,呵呵我倒要看看,到底誰能玩過。”山狼笑瞭,他向黑人一揮手,黑人會意,他點頭,迅速的消失在叢林之中。不知不覺,已經正午瞭,太陽在頭頂正中間,黑人是一位十分出色的雇傭兵,在他沒在當雇傭兵之前,他曾經在三角洲特種部隊裡面服役過。而且的級別也不低,可是在之後的日子裡,他因為和一樁大案有關,因此牽扯到瞭不少人,而且他的上司,讓他把所有的黑鍋都給背瞭,所以他便被從部隊裡面開除瞭。開除瞭之後,這傢夥就開始做起瞭雇傭兵,這一晃就是十幾年,天知道這十幾年裡,他殺瞭多少人。做為一名殺手,耐心是最基本的素質,如果他連這點最基本的素質都沒有,那麼他真的不知道死瞭多少次瞭,他曾經遇見過無數和他旗鼓相當的殺手,但是那些人都無一例外的全部死在瞭他的手上。因為那些人,沒有人經他更有耐心,所以有些時候,心性這個玩意,是十分重要的,所以黑人這些年來一直修心養性。他甚至從華夏學來瞭一門清心的內功,這種內功,讓他的心境修為更上瞭一層樓,這是他的保命手段,更有耐心一點,會讓你的敵人沒耐心。一個人一旦沒有瞭耐心瞭,那麼他就會自亂陣腳,到時候,各種各樣的問題都顯露瞭出來。黑人叢林做戰的水準也不錯,他原先在特種部隊裡面服役的時候沒少參加過戰鬥,這個樹林雖然大,但是比起他之前參加戰鬥的那些真正的熱帶雨林起來,真是要差上不少。所以在這裡面,他沒有一點心理壓力,相反,他感覺這就好像是在自己的傢裡一樣隨便。他懂得如何在叢林裡追蹤一個人,不管這個人在小心,他總會在叢林裡面留下痕跡的,隻要他留下一點痕跡,那麼黑人就能順著這一點點的痕跡把那些人給找到。他覺得葉皓軒在叢林裡面簡直就是一隻菜鳥,因為他留下瞭太多的破綻讓自己尋找,自己隻需要順著他留下的破綻去找,葉皓軒就一定丟不瞭。更重要的是,葉皓軒留下的破綻,實在是太多瞭,黑人覺得,葉皓軒簡直就是在前面引著路,他在告訴自己,他從哪個方向逃走瞭。“真是一個可愛的傢夥,哦呵呵,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笨這麼愚蠢的人,他們居然會留下瞭這麼多的破綻。”黑人一邊笑一邊向前走。對,他不冒進,因為他知道對手有多強,他的一位同伴,已經死在瞭對方的手裡,他可不幹這種傻事情,他要在後面慢慢的跟著敵人,給自己的朋友們發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