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716章 不意外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23:30

第2716章 不意外“不意外。”梁佩珊淡淡的瞥瞭於成東一眼道:“有些人,不對,有些連狗都不如的人,不管做出什麼事情,我都不會感覺到意外的。”“你…”於成被被這句話給噎的半死,他本來想發火,但他還是忍住瞭,他冷笑瞭一聲道:“佩珊,我今天請你來,其實是沒有惡意的。”“把人給綁瞭,帶到這個鬼地方,你說你沒有惡意,你騙鬼呢?”梁佩珊冷笑瞭一聲道:“有事說事,看談不談得攏,談攏瞭你把我送回去,談不攏瞭你就把我殺瞭,就這麼簡單,不要在我跟前講廢話,我不想聽。”這句話更是讓於成東有些受傷,他咬牙切齒的說:“難道你就不能正眼瞧我一眼嗎?”“呵呵,你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非要我瞧 你一眼呢?”梁佩珊冷冷的說:“於成東,你還當自己是男人的話,那就別讓我看不起你。”“行,我不讓你看不起我。”於成東是沒有辦法瞭,他冷笑瞭一聲道:“你知道,我請你來這裡是幹什麼的嗎?”“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梁佩珊道。“佩珊。”於成東的語氣突然軟瞭下來:“我覺得,我們之間應該好好的談談瞭。”“沒有什麼好談的,我們之間,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好。”梁佩珊道:“而且你也別跟我談感情,我知道,你是帶著目的來的。”“而且,你的目的不僅僅隻是梁氏集團那麼簡單。”梁佩珊盯著於成東道:“我還是那句話,你千萬不要讓我看不起你,如果你幹脆利索的把我殺瞭,我反而還會覺得你是個男人。”“你這樣,會讓我們的交流無法在進行下去的。”於成東嘆瞭一口氣,他沒有想到梁佩珊對他居然會有那麼大的抵觸。看樣子,純凈的無妄之血,他是沒有辦法弄來的,因為這種血,除非她心甘情願自己獻出來,否則的話效果是大打折扣的。不過這也沒辦法,梁佩珊根本不給他一點談判的機會,本來,他還想著要和梁佩珊好好談談,最好是能打動她,用些狗血的故事騙騙她,能讓她自己主動把血獻出來。但是看現在的情況,那恐怕是不可能的瞭,所以他隻得放棄這個打算。“你把我綁來的時候,就應該想過,我是不會和你這種人交流的。”梁佩珊搖搖頭道:“於成東,你根本不算是個男人。”“你要記著,我所做的這一切事情,都是為瞭你好。”於成東怒道:“我這是為瞭保護你。”“別說這些讓人惡心的話,真的。”梁佩珊誠懇的說:“你這樣,隻會讓我感覺你更加惡心。”“我想你對我有誤會,很深的誤會。”於成東嘆瞭一口氣,他向一邊的人招招手,有人馬上提過來一個金屬的箱子。打開箱子,裡面是一支註射藥物,綠色的藥水仿佛閃著瑩光,看起來很漂亮。但這個世界上,越是漂亮的東西,它的作用越是可怕,梁佩珊知道,於成東這一次絕對不會這麼輕易放過自己。“其實我的目的很簡單,我隻是想取你一點血罷瞭。”於成東拿起註射器,他把那支綠色的藥水裝好,走到瞭梁佩珊的身邊道:“無針註射的,不會疼。”“你這是什麼東西?”梁佩珊有些震驚,她有些摸不準於成東的目的是什麼瞭,如果他的目的明確,是想要利益,或者說是其他東西,這梁佩珊都不怕。但是沒有目的性的綁架才是最可怕的,尤其是這一支看起來挺漂亮的藥水,她清楚這藥水的作用絕對不僅僅隻是讓她昏睡一場罷瞭。“我隻是需要你一點血,這支藥水,能讓你睡著,不會帶給你痛苦。”於成東嘆瞭一口氣道:“其實,我是一點也不想傷害你的,真的。”“那你就離我遠點,我看到你,惡心。”梁佩珊怒道。“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也不我的追求,但遺憾的是,我的追求,必須有你能完成。”於成東說瞭一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然後拿起手中的針,把那支藥註入瞭梁佩珊的身體裡面。梁佩珊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在藥水註入她身體的那一刻,她感覺自己整個人幾乎都要飄起來瞭,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讓她的頭腦一陣暈眩,緊接著,她便昏昏沉沉的睡著瞭。“取她的血,動作要快。”於成東淡淡的說。一邊馬上有人拿出註射器,開始抽梁佩珊的血,一管子血被抽瞭出來,馬上有人拿過冷凍箱,把血保存在裡面,然後匆匆的帶走。“老板,葉皓軒沒有死,青銅現在恐怕兇多吉少瞭吧。”有人走過來向於成東問道。“我就知道,他沒有那麼輕易死。”於成東冷笑瞭一聲道:“那麼一個陰魂不散的傢夥,他要是真的輕易的死瞭,那反倒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現在怎麼辦,我們要把梁佩珊給帶走嗎?”“帶走吧,血雖然取瞭,但不知道效果如何,把人帶走瞭,以備不時之需。”於成東一揮手。“帶走。”於成東的那名手下一揮手,就要把人帶走。但是他剛轉過身,就感覺到後心一痛,然後他目瞪口呆的站在當場,雙眼中的生機迅速的消失。殺意,一股熟悉的殺意從門口傳上瞭過來,這股殺意很冷,於成東下意識的抬起頭,他脫口道:“葉無常。”“不錯,是我。”葉皓軒站在瞭門口,他右手一松,一名保鏢撲通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瞭。於成東這才發現,室內的幾個手下,現在似乎沒有能站著說話的人瞭,他們全部被葉皓軒放倒瞭。“哦,不對,我該叫你葉皓軒。”於成東隻是慌亂瞭一下,但隨即他又鎮定瞭起來,他冷笑一聲道:“你居然真的敢單槍匹馬的殺過來,不簡單啊。”“這又不是一件什麼大不瞭的事情?”葉皓軒笑瞭笑道:“於成東,我以為我們兩個之間的決鬥還沒有開始呢,可是我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走到瞭這一步,真的有些想不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