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717章 因為你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23:41

第2717章 因為你“呵呵,葉無常,如果不是你,或許現在佩珊也走不到這一步。”於成東咬牙切齒的說:“如果不是你,我們現在能幸福快樂的在一起。”“如果我們能快樂的在一起,那麼她就會理解我,她會心甘情願的把血給我,那樣的話今天的事情就不會發生瞭。”“全是因為你,如果不是你橫刀奪愛,也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於成東吼道:“葉皓軒,你這種人怎麼這麼垃圾呢?”“我是垃圾?”葉皓軒笑瞭:“你這種人,怎麼能這麼不要臉呢?”“你是真心的喜歡她?你是報著目的性的。”葉皓軒冷笑道:“你無非就是想得到她的血。”“但是有些事情我不明白,你明明有著富可敵國的財富,錢對你來說,隻是一串數字,你為什麼還要去萬象門嗎?你不會認為,你想要的東西他們真的能給你嗎?”“萬象門,是一個特殊的存在,說真的,我活到這一步,這個世界上能打動我的事情真的不多。”“但是我在有錢,我也逃脫不瞭生老病死的輪回,但百萬象門能助我逃脫,他們給我的,誰也給不瞭。”於成東獰笑道:“有些事情就算是給你解釋,也解釋不清楚,無知的凡人。”“看來,你是真的是無可救藥瞭。”葉皓軒有些無語的搖搖頭道:“古代的帝王,想長生不死簡直要想瘋瞭,可是到最後又有誰真的能長生不老?”“葉無常,不對,我現在要叫你葉皓軒瞭,呵呵,你不要太把你自己當成聖人瞭,你不要忘瞭你來這裡的目的”“你接觸佩珊難不成真的是想單純的保護她嗎?不,我不相信,你來找她,無非也是為瞭她的無妄血脈吧。”“我的出發點與你不一樣,你是為瞭自己,我是為瞭世界。”葉皓軒搖搖頭道:“別拿你那種垃圾的想法來跟我比,你不配,也比不起。”“呵呵,我不想和你談瞭你不過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罷瞭。”於成東笑瞭:“現在我已經得到瞭她的血,她對我來說,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瞭。”“你對她做瞭什麼?”葉皓軒冷冷的說。沒什麼,我隻是給她註射瞭一點東西罷瞭,呵呵,你對永恒之水並不陌生吧。”於成東冷笑道:“我和她還有凌霄註射的東西一樣,這些東西都是基於永恒之水研發出來的東西”“如果一個月之內,你想不出來破解的辦法來,她就會永遠的陷入沉睡,而且她會在沉睡中死去,化成一堆 白骨。”“又是這些亂七八糟的制劑。”葉皓軒冷笑瞭一聲道:“這麼說吧,我們做個交易,你把解藥給我,我今天放你一條生路。”“不過你以後不要讓我在見到你,如果讓我在見到你的話,我會忍不住揍人的”葉皓軒道。“呵呵,你這是在求人嗎?”於成東從自己的身上取出瞭一個小瓶子,這小瓶子和香水的瓶子大小差不多,裡面有一點紫色的藥 水,藥水很漂亮,就好像是一抹紫光裝在瓶子裡一般。“沒錯,我這裡有解藥,可是,我為什麼要給你呢?”於成東冷笑道。“恕我直言,我捏死你,就好像是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葉皓軒也冷笑道。“哦,是嗎?這小瓶子裡的藥隻要一接觸空氣,就會迅速的燃燒起來,到時候,你什麼瞭得不到。”於成東笑瞭,他右手一松,那個小小的瓶子從他手中驟然滑落。同時他從腰間抽出一把手槍對著葉皓軒就扣動瞭板機。砰,槍響瞭,在槍響的瞬間,葉皓軒也動瞭,他身形迅速的移動,同時右手向甩出,於成東的這一槍,擊中瞭葉皓軒的殘影。一槍擊出之後,於成東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僵,他便一動也不能動瞭,葉皓軒迅速的從他身邊掠過,把那個小小的瓶子給抓在瞭手中。“呵呵,這點解藥,隻能救一個人的命。”於成東的身體僵直,但他的那張嘴巴還是不肯停。“這是全世界,僅有的一點解藥瞭,你不要妄想復制它,想復制它可以,但哪怕是你送到邵氏實驗室裡面,沒有三個月,你也復制不瞭它。”“而到那個時候,根本就是黃花菜都涼瞭,呵呵,醫聖?我要看看你這一次到底有辦法破這個局沒有。”於成東哈哈大笑道。“你先管好你自己吧。”葉皓軒笑瞭:“我刺中你穴位的同時,還往你的死空位裡面渡瞭一絲真氣,配上我的獨門針法,我能讓你的全血氣息逆流,半個小時之後,你就會七竅流血而亡。”“我不信,呵呵,我是萬象門的門使,他們一定不會放任你殺瞭我的,而且,我立瞭大功,我弄到瞭無妄之血。”“你弄走的那點血,你真的以為是無妄之血嗎?”葉皓軒俯身,把昏迷的梁佩珊給橫抱瞭起來。“遠妄之血,是世間億萬分之一僅存的血脈,除非她心甘情願獻出來,你強行抽取出來的血,不會有一點效果的。”“哪怕是你用特殊的方法幹預,就算是點效果,其效果也是真正無妄之血的一成都不到。”“呵呵,一成不到,也足夠瞭。”於成東笑瞭:“哪怕是一成也不到,我也完成瞭任務,有瞭無妄之血,萬象門的門主就能做很多事情,這個世間的一切,將都會被我們征服。”“我怎麼越來越討厭你這張嘴呢?”葉皓軒皺著眉頭道:“不好意思,我有些忍受不瞭瞭,我等不瞭半個小時瞭,我想讓你早點死。”葉皓軒抱著梁佩珊,走到瞭於成東的跟前,然後伸腳在他身上幾處穴位上踢瞭一下,於成東的目光微微的一滯。他感覺他的血液流動加速瞭,而且他感覺到穴位越來越膨脹,噗,一口鮮血從他的口裡噴瞭出來。他的七竅都流出瞭鮮血,於成東的意識開始模糊瞭,同時他的身體也恢復瞭自由,他顫抖著手,指著葉皓軒“你……”隻說瞭這麼一個字,他就在也說不出話來瞭,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身上的生機迅速的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