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718章 異常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23:47

第2718章 異常拿出化屍散,葉皓軒把現場給處理瞭一下,然後為梁佩珊把瞭把脈,沒有發現她身體的異潰。葉皓軒嘆瞭一口氣,於成東肯定是向凌霄和梁佩珊身體裡面註射什麼東西瞭,但是他把脈的時候,卻一點異常也沒有發現。沒有異常,才是最可怕的,因為沒有異常的話就意味著他無從下手。之前邵清盈中的永恒之水,著實讓葉皓軒費瞭一番功夫,但是現在那些傢夥們的制劑越來越厲害瞭,這一次又不知道研制出來的什麼鬼東西,更是讓葉皓軒無從下手。微微的嘆瞭一口氣,葉皓軒把梁佩珊放到後車廂裡面,為她蓋上一條毯子,然後開著車離開。車子剛剛一發動,梁佩珊就醒瞭,她睜開眼睛,有些迷茫的看著四周。“醒瞭?”葉皓軒問。“恩”梁佩珊點點頭,她坐直瞭身子。“感覺哪裡有些不舒服沒有?”葉皓軒又問。“有。”梁佩珊點頭。“哪裡不舒服,我給你看看。”葉皓軒把車停到瞭一邊,他回頭看著梁佩珊道。“頭有點暈。”梁佩珊皺瞭一下眉頭道。“還有哪裡不舒服?”葉皓軒又問道。“心裡。”梁佩珊盯著葉皓軒。葉皓軒無奈的把車停到瞭一邊,他苦笑道:“你都聽到瞭?”“對,我都聽到瞭。”梁佩珊顯得有些沉默,良久,她才嘆瞭一口氣道:“我知道,你的來歷絕對不一般,但是我沒有想到你就是醫聖。”“葉無常這個身份,是捏造出來的。”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因為這一次的任務比較特殊,所以我必須以一個全新的身份去面對,我的履歷,我的出身,全是假的。”“該是多麼強大的部門才能做到這一切啊。”梁佩珊笑瞭,她笑的有些淒苦:“你的一切,我們都無從查起,查到的東西,都是偽造出來的。”“這天底下,恐怕也隻有醫聖才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做到這一切吧,呵呵,我早該想到的,你那麼與眾不同,絕對不是一般人。”“其實我就是以一個一般人的身份接近你的。”葉皓軒道:“但是你要相信,我對你絕對沒有惡意,我隻是想來保護你。”“你是想來保護我,還是需要我的……無妄之血?”梁佩珊冷冷的說:“我知道,從小我就有些與眾不同,我很小的時候,就能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而且,有一次我意外的發現,我的血,居然能讓死去的小動物起死回生,當我養瞭幾年的小貓在次活過來的時候,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才知道我與普通人不一樣,生平第一次,我對我自己有著深深的恐懼。”“我不知道我是什麼,我也不知道我這些莫名其妙的能力來自於哪裡。”梁佩珊微微的垂淚。“可是後來,你的能力消失瞭,對嗎?”葉皓軒問道。“是的,之後我的能力便消失瞭,那一次我發高燒,四十度的體溫,持續瞭七天七夜,連世界上最好的專傢都認為我那一次恐怕活不下去瞭。”“但是七天之後,我醒瞭,而且高熱也退瞭,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的能力便消失瞭,我的血不能在讓小動物復活瞭,而我也天直人的認為,自己以後就是一個普通人瞭。”“如果不是剛才聽到你們的對話,我還會陷到這個誤區裡一輩子。”梁佩珊深深的吸瞭一口氣道:“葉皓軒,告訴我什麼是無妄之血?”“這個,很難解釋。”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你的血脈,可以追溯到上古時期某個大能者,她是人類的創造者。”“造人補天之後,她精力耗盡,所以便留瞭一絲血脈流傳於人間,這便是無妄之血,本來無妄之血,代表的隻是她的傳承,證明她存在過。”“但是因為她天生神力,所以哪怕就算是她遺留在這個世界上的血脈也有著神秘的力量。”“無妄之血,可以讓人起死回生,也可以復活這個世間任何的東西,能打開某些神秘的通道,也能讓得到它的人擁有一切,這種逆天的血脈,便是無妄之血。”“你說的是,我的血脈,來自於女媧?”良久,梁佩珊才從這種震憾中回過神來。造人補天,除瞭傳說中那位半人半蛇的女神之外,又有誰?“對,可以這麼說。”葉皓軒微微的點點頭道:“你的能力之所以沒瞭,那並不是消失瞭,而是自我隱藏瞭起來。”“總有一天,你的血脈會在次覺醒。”葉皓軒道。“什麼時候覺醒,為什麼會在次覺醒?”梁佩珊不解的問道。“當這個世界近乎於生死存亡的時候,它便會在次覺醒,你的血脈,利用得當的話,可以拯救蒼生。”葉皓軒道:“我沒有惡意,我是國傢特勤局安排在你身邊保護你的,當然,我有另外一個目的,就是得到你的血脈傳承,因為這東西,不能落入其他人手裡。”“於成東身後的勢力,來自於西方世界掌控的一個勢力,這個勢力很有野心,所以他們要千方電動機計的得到你的血脈。”葉皓軒道:“如果他們得到瞭你的血脈,那麼事情就嚴重瞭。”“想得到我的血,直接取走就是瞭,哪裡用得著那麼麻煩?”梁佩珊問。“直接取走是沒有用的。”葉皓軒搖搖頭道:“除非你自己心甘情願獻出自己的血脈,否則的話,是沒有任何作用的,於成東之所以那樣直接取走,那是因為他身後的世界也很厲害,他們會通過特殊的手段得到你血脈中的力量,雖然那些力量能發揮出來的不足半成,但威力也是極大的。”“那怎麼辦?”梁佩珊嘆瞭一口氣道:“我現在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而且於成東,已經把我的血脈取走瞭。”“沒事,隻要你還在,就不用擔心。”葉皓軒道:“我們會想辦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