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720章 優柔寡斷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24:06

第2720章 優柔寡斷“所以我希望你接過梁氏以後,要努力點,我不求你冒進,但是至少你得保持現在的水準不能降,否則的話等我回來以後,我饒不瞭你。”梁佩珊道。“姐,你放心吧,我保證不管你什麼時候回來,梁氏還是現在的梁氏,一點也不會改變。”梁少博認真的點頭。“那就好,希望我回來以後,你不會讓我失望。”梁佩珊微微一笑,她附到梁少博的耳邊道:“姐執掌梁氏這麼多年瞭,最大的問題就是優柔寡斷。”“但是現在的世道人心,都在變,所以不管是誰,隻要是想梁指梁氏的,你都要把他的手給剁下來,明白嗎?”“姐你放心吧,誰敢動一下梁氏,我不僅僅會斷他的手,我會斷他四肢。”梁少博森然道。“那我就放心瞭。”梁佩珊微微的點頭。“葉皓軒,不是有一份解藥嗎?”凌霄道:“讓梁總用瞭吧,不管怎麼樣,她都不能出事。”“那你呢?”葉皓軒回過頭看著凌霄。“我?”凌霄自嘲的笑瞭笑道:“我不過是一個無人理會的孤兒罷瞭,誰會關心?死瞭就死瞭吧,而且這一次任務不能失敗,梁總的關系有多大,我想你比我清楚吧。”“葉皓軒,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出破解的辦法的,這藥給凌霄用瞭吧。”梁佩珊道。“好瞭,都不要在說瞭我心裡有分寸。”葉皓軒取出瞭那個小小 的瓶子,隻見瓶子正中央一抹紫色依然泛著光輝。“佩珊,你對於成東很瞭解,你清楚他的為他,你覺得,他會給自己的敵人留生路嗎?”葉皓軒問道。“我覺得不會,因為於成東那個人,他向來心胸狹窄,他是不會給別人留生跟的。”梁佩珊搖搖頭道。“那就是瞭,他不會給別人留生路,那你覺得,他會真的好心把解藥留給我們一瓶嗎?”葉皓軒擰開瞭那個小小瓶子,然後把瓶口倒瞭過來。一抹紫芒順著小瓶子流瞭出來,然後迅速的消散在空氣中,葉皓軒把瓶子丟到地上後道:“這隻是一瓶龍涎香罷瞭,雖然難得,但絕對不是我們要的解藥,用瞭,非但不會有什麼作用,反而可能會有相反的效果。”“那混蛋真會裝模作樣的,我還真的以為他會留一瓶解藥呢。”梁佩珊有些慍怒的說。“生存的第一條,那就是永遠都不要相信你的敵人,尤其你的敵人是一個男人。”凌霄淡淡的說。“這和男女無關。”葉皓軒尷尬的笑瞭笑道:“你們現在感覺怎麼樣?身體裡面有哪些不舒服的地方沒有?”“沒有哪些不舒服的地方,感覺和平時一樣,你說是不是那傢夥在虛張聲勢?他所謂的制劑根本不存在?”梁佩珊問。“可能性不大。”葉皓軒搖搖頭道:“於成東身後的萬象門,不會這麼玩的,而且我覺得,於成東死瞭,他們很快就會流露出真實的目的,而且很快也就會有下一步的動作的。”“李茹要見你。”梁佩珊接收瞭一條微信,她抬起頭看著葉皓軒道。“她要見我?為什麼不直接來這裡?”葉皓軒有些不解的問道。“我不清楚,她隻說有重要的事情要對你說,具體是什麼事情我還不知道。”梁佩珊猶豫瞭一下道:“我和你一起去吧,我這個閨蜜,她身上的秘密實在是有點太多瞭。”“哦,這麼說,你不是完全的相信她?”葉皓軒問。“不是太相信她。”梁佩珊搖搖頭道:“我覺得她一定有很多東西在瞞著我,你小心點吧。”“我和你一起去。”凌霄站起來。“你省省吧,身上的傷還沒有好呢。”葉皓軒按著凌霄坐瞭下來,凌霄之前被穿透瞭鎖骨,現在雖然勉強能站起來,但是她的鎖骨還很疼。“我自己去會會她吧。”葉皓軒想瞭想道:“不管她出於什麼目的,但是她說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我,我想這件事情,和萬象門有些關聯吧。”“萬象門……”梁佩珊喃喃的說:“你說這個社會發展到現在,為什麼還會有這種邪性的組織存在呢?”“說到底,還是人心不足。”葉皓軒搖搖頭道:“如果人懂得知足,不貪婪,就算是萬象門存在又能如何?”天色已經晚瞭,和李茹約好的是在一傢酒吧裡,葉皓軒來到瞭這間酒吧,隻見李茹坐在吧臺上,她在喝酒。“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電話裡說?”葉皓軒坐到瞭李茹的跟前問道。“有些事情在電話裡說不方便。”李茹推給瞭葉皓軒一杯酒道:“我覺得還是當面對你說比較合適一些。”“什麼事,說吧。”葉皓軒接過瞭她推過來的那杯酒,他瞟瞭一眼酒,這是一杯雞尾酒,五彩斑瀾的酒看起來十分有層次感,葉皓軒沒多想,舉起杯子就把這一杯酒給灌瞭下去。“你不問這是什麼酒,就這樣直接喝下去瞭?”李茹盯著葉皓軒,忍不住道。“我這個人是沒有品味的。”葉皓軒笑瞭笑道:“酒嘛,就是給人喝的,知不知道名字真的無所謂,不過這酒的味道真的不錯,調酒師是一位高手。”“這杯酒叫做致命紫羅蘭。”李茹嘆瞭一口氣道:“據說沒有人能喝過三杯,因為喝過三杯以後,這個人就會倒地。”“我就不信這個邪瞭。”葉皓軒笑瞭笑道:“在給我來兩杯,我喝下去給你看看。”“如果你能喝三杯不倒,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而且我保證不讓你負任何責任。”李茹突然笑瞭,她一掃之前那幅心事重重的樣子。“我是那樣的人嗎?”葉皓軒有些生氣的說。“男人對女人是沒有任何抵抗力的。”李茹盯著葉皓軒道:“敢不敢喝?”“你今天晚上不是有事找我,你是空虛寂寞瞭吧。”葉皓軒看著李茹道:“你是有什麼心事?”“沒什麼心事,隻是突然感覺到有些悶,想放縱一下,想發泄一下,但是我沒有合適的人選,所以我隻好找到你。”李茹喝瞭一杯酒道:“至少,你沒讓我對你那麼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