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733章 你不太紳士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26:00

第2733章 你不太紳士“這位朋友,你似乎是不太紳士啊。”梅爾德看著葉皓軒道:“這與你的身份不符。”“難道你在這裡打擾別人的說話就紳士瞭?”葉皓軒笑瞭,這貨還真逗,自己不紳士,難不成他在這裡喋喋不休的就紳士瞭?看著他這張豬臉,連吃飯都有些倒胃口。“我是五星級大廚。”梅爾德在次強調:“你們不能這樣對我。”“哦,五星級大廚,挺厲害的啊。”葉皓軒笑瞭:“我是醫聖,我也沒有拿著我這個身份到處說啊,而且你一廚子,真的以為自己很瞭不起瞭嗎?”“我在很認真的和你們談話。”大胡子的臉色有些難看瞭:“我覺得你們這種檔次的酒店,一定是重視人才的地方。”“但是我來瞭之後才發現,你們似乎並不重視人才,如果這是要是在我們的國傢,我完全可以起訴你。”大胡子道。“那就抱歉瞭,這裡不是你們的國傢,所以也沒有你們國傢那種腦殘的法律。”葉皓軒雙手一攤道:“沒有人告訴你,一名廚師,是要註意你自己的形像嗎?”“我們華夏的廚師要求是很幹凈的,但是現在你看看你長的一臉的大胡子,如果我的顧客看到你瞭,絕對對你的胡子產生反感的。”“在華夏,如果不修邊幅是很邋遢的,你這麼一個邋遢的人,你這種形像,會讓你的客人感覺到反感的。”葉皓軒又道:“而且你這麼胖,你敢說你的身體沒有一點問題嗎?”“找工作,尤其是餐飲行業的,首先要提供你的健康證,你有嗎你有嗎?”“我…”梅爾德被葉皓軒說的啞口無言。“別拿你們國外的那一套華夏來,在華夏,你們那些東西是行不通的。”葉皓軒淡淡的說:“另外我們是中餐,就算是偶爾引進一些西餐,但是品味也會偏華夏人口味的,所以你就算是五星大廚,我們這裡還是不需要。”梅爾德臉色難看的說:“我在你們華夏的餐飲界,是占有一定的地位的,你們不要我,是你們的一大損失。”“謝謝你,你趕緊走吧,謝謝你讓我們遭受瞭這麼大的損失。”葉皓軒無語的說:“別拿著國外慣出來的毛病來我們華夏,我們這裡不需要。”梅爾德吃瞭個鱉,他咬咬牙道:“你放心,我還會回來的。”“通知下去,以後這個大胡子來我們任何一傢餐廳,都不予接待。”薛聽雨向一邊一名經理交待瞭一句。“好的薛總,我知道。”那位經理點點頭,轉身便離開瞭,他清楚薛聽雨的脾氣,她就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她說不接待這傢夥那就不會在接待他。“感覺你好任性啊。”葉皓軒笑道:“華夏做生意的,可是把顧客奉為上帝的,不管他是出於什麼目的,他們隻要來這裡,那就是客人,你居然把客人往外趕。”“你不同樣任性嗎?”薛聽雨微微一笑道:“你的曙光醫院設定瞭黑名單,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全會上黑名單,在華夏,如果有病醫生拒診,那可是被噴死的。”“但你還是好好的,而且你的粉絲說那些黑名單的人是活該,普通天之下,恐怕也隻有你才能做到這些瞭吧。”薛聽雨笑道。“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葉皓軒苦笑道:“我可從來沒有在意過別人怎麼說,曙光醫院是我的心血,我費盡瞭力氣才辦起來的,那些人受著曙光醫院的恩惠,還對我們詆毀,我容忍不瞭那些人,我又不是聖人,愛看不看。”“所以我也要向你學,你們愛吃不吃。”薛聽雨看著葉皓軒笑瞭。兩人一直聊到大半夜才算做罷,雖然兩人有著千言萬語要說,但是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來,他們沒有刻意的去聊那些沉重的事情,他們隻是盡量的去聊一些開心的事情。臨走的時候,葉皓軒明顯的感覺薛聽雨對自己那種不舍的感覺,他站起來道:“我送你回去吧。”“好。”薛聽雨點頭道:“我不想坐車,我想走回去。”“這裡離你傢挺遠的,走路得兩個小時吧。”葉皓軒苦笑,他清楚薛聽雨是想和自己走走。“兩個小時算什麼,我倒希望,能走的更遠一些。”薛聽雨道。“那好,我送你回去。”葉皓軒點頭,和薛聽雨一起出門瞭。夜已經很深瞭,即使是繁華的京城,到瞭這個點大街上也是冷冷清清的,除瞭昏黃的路燈,還有偶爾路過的汽車,大街上幾乎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其實現在的這個點已經是凌晨瞭,有些環衛工已經起床掃大街瞭,現在是秋季,夜間的天氣其實已經是有些偏涼瞭。“冷瞭?”看著薛聽雨呵著氣,葉皓軒脫下瞭自己的外套給她披上。“才入秋沒有多久,天氣已經變成這樣瞭。”薛聽雨笑瞭笑道。“可能是最近有雨的原因,以後出門多加衣服,別讓自己著涼瞭,另外,不要讓自己太辛苦瞭。”葉皓軒道。“我知道。”薛聽雨微微的點點頭,她看瞭一眼在一旁休息的環衛工道:“比起這些人來,我們的這點辛苦又能算得瞭什麼呢?”“這個世界上的人是分很多階層的。”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我們隻是分屬不同階層的人罷瞭,雖然他們辛苦,但是他們也有快樂的一面,雖然我們看起來光鮮,但事實上有些事情我們也是無可奈何的,不是嗎?”“你說的很有道理。”薛聽雨微微的點點頭道:“其實好多時候我一直在想,我現在所堅持的東西,到底有沒有意義?”“怎麼沒有意義?”葉皓軒反問:“人這一輩子不長,你要做些值得自豪的事情才行。”“什麼才是值得自豪的事情?”薛聽雨微微的嘆瞭一口氣道:“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場景嗎?”“記得,我從清源到京城的飛機上遇到你瞭,那時候,你身體不舒服。”葉皓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