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736章 治療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26:23

第2736章 治療“當救。”葉皓軒認真的一點頭道:“我還是那句話,有些事情,真的與她無關。”“好,我知道你的意思瞭,你放心吧,我不會讓她受到什麼傷害的。”陳若溪微微的點點頭道。“行吧,那我就讓科研組做一下準備工作,對她們兩個人的身體進行全面檢測,不出意外,一星期之後就能治療。”“一星期,怎麼這麼久?”葉皓軒問。“我們的儀器還是初級階段,雖然成功率是百分之九十九,但我覺得,我們還是要小心一點比較好,你說呢?”邵清盈問道。“好好,我清楚。”葉皓軒點頭。“走吧,龍伯現在叫我們瞭。”陳若溪看瞭一下手機,手機上有一條加密頻道的消息。“我就知道,肯定在城呆不瞭幾天。”葉皓軒站起來道:“這不,馬上又來任務瞭。”“你以為每個月給你發那麼高的薪水是白發的?”陳若溪瞪瞭葉皓軒一眼。“可我也不是缺錢的人。”葉皓軒小聲嘟囔著。特勤局總部。特勤局的總部現在已經搬離瞭原來的地方,這個地方方圓幾十公裡之外都是軍事禁區,一座被掏瞭一條通道的大山下面,便是特勤局的總部,這裡的陳設極具現代化。而且這個地方的級別是不一樣的,有些地方葉皓軒的極別根本進不去,如果不是陳若溪跟著,他將會尷尬的發現,他會被檔在外面。穿過瞭彎彎曲曲的通道,一間又一間的密室,兩人總算是到達瞭目的地,這是一間作戰指揮室,龍傲在裡面喝著咖啡註視著前方的一個大屏幕。“龍伯,又有任務?”陳若溪問。“有任務,不然我叫這小子來幹嘛?”龍傲放下瞭手裡的咖啡,他笑呵呵的說“這次任務不錯吧,保護總裁,艷福不淺啊。”“我覺得你又一次的欺騙瞭我的感情,這次任務一點也沒有你說的那麼多艷福。”葉皓軒無語的說。“你可要憑良心說話,美女少嗎?不少,問題是你敢動嗎?”龍傲笑呵呵的說。“他敢做,我就敢打斷他的腿。”陳若溪陰氣森森的語氣從葉皓軒身後傳瞭過來。“言歸正傳,言歸正傳。”葉皓軒有些尷尬的笑瞭笑,“龍伯,這一次有什麼任務?”“看到這裡面的這個人瞭嗎?”龍伯指瞭指大屏幕,隻見屏幕上有一個穿著病號服的人,這是一個外國人,他的年紀不大,大約有十五六歲的樣子。“這貨是誰?看起來身體不是太好啊。”葉皓軒看著這個人道。“記得之前有個飛洲的軍閥來找你看病吧。”龍伯道:“很久以前的事情瞭,他還邀請你去他的地盤做客呢,直言要送你一坐礦山?”“記得,那是一個土豪啊。”葉皓軒點頭道:“他叫巴菲紮,我還記得他的名字呢。”“沒錯,是叫巴菲紮,是飛洲某個部落的一個首領,而現在這個地方住著的,就是他的兒子,他叫卡迪德,今年十八歲。”“什麼病?我隔著監控看不到他身上的精氣神,不過看他的臉色不是太好,應該病的不輕吧。”葉皓軒道。“白血病。”龍伯道:“幾乎已經是沒有辦法救治的狀態瞭,不然也不會送到你這裡,現在除瞭你,沒有人能救得瞭他吧。”“救他不是問題,你直接說你要我救人不就行瞭?”葉皓軒笑瞭笑道:“這種事情,可是我的老本行啊。”“這一次,你不僅僅要救活他,把他的病治好,你還要負責把他送回飛洲去。”龍伯道。“我把他送回去?至於嗎?”葉皓軒皺眉道:“說,是不是還有什麼隱藏的任務沒有告訴我呢?你直接把事情一次性給我說完不就行瞭?”“不錯,是還有些事情需要你去解決,這個人不僅僅是巴菲紮的兒子這麼簡單,而且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也就是他們部落的聖子,他們的部落信奉,他就是神靈轉世。”“這就有些復雜瞭,跟那些落後迷信的人是沒有道理可講的。”葉皓軒看瞭看監控的人,他的眉頭微微的一皺道:“好吧,我承認這不算是迷信,因為他身上確確實實的有些神力。”“對,他是有神力的,他的意念很強,他能隔空取物。”龍傲道:“但是據當地的規矩,他十九歲生日之前,必須去他們當地傳說的一個太陽神廟裡面度過一段時間,接受神的洗禮。”“然後神明才會保佑他的部落永遠太平。”龍傲道。“那就去啊,他們的神廟應該不遠吧。”葉皓軒問。“問題在這裡,因為他是第一個神明轉世,就類似於靈童轉世一般,神為瞭考驗他,所以他根本不知道神廟到底在什麼地方。”“那完瞭,他找不到的話是不是會激怒神靈,然後會懲罰他的部落?”葉皓軒感覺這劇情真的狗血蛋疼啊。“反正這是傳說,他們相信這個傳說是真的。”龍傲無奈的說:“而且這個人知道你。”“知道我?”葉皓軒不解的問道:“他怎麼知道我?”“他說他夢裡夢到過你,說隻有你才能指引著他找到他們的神廟。”龍傲看著葉皓軒蛋疼的表情道:“這是真的,他真的是這樣說的,他之前並沒有見過你。”“說不定他在電視上見過我呢。”葉皓軒無語的說。“醒醒吧,他們那個地方,怎麼可能會有電視那玩意?”龍傲道:“所以我們覺得,冥冥之中,一定是有什麼東西指引著你,而且你去瞭之後,幫他找到神廟,說不定在那裡會有什麼收獲呢。”“能有什麼收獲?”葉皓軒道:“他的土豪父親在送我兩座礦山?呵呵,說真的,我現在對錢不是太感興趣。”“不管怎麼說,你一定要見見他,他說你見過他之後,就會改變主意的。”龍傲道:“哦,我忘瞭,這傢夥還是一個預言傢,他覺得你一定會去見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