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744章 出發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27:36

第2744章 出發在當地休息瞭幾個小時之後,聯系瞭當地的政府,政府派出瞭人員和車輛,有當地的政府武裝護衛,十多數重卡拉著人和一些醫療器械等東西。這個地方是一個十分動亂的國度,你在大街上,隨時都可以看到拿著槍的武裝人員走來走去,有些是遊兵散勇,有些則是當地的武裝勢力。不過雖然這裡的國傢都很亂,但是南飛的政府還算是可以的,隻要有政府護衛,在南飛的地盤上,是不會出現什麼亂子的。但是到瞭外面,就難說瞭,尤其是葉皓軒他們所到的地方,是一個十分混亂的地方,那個地方各方勢力混戰,有些武裝,最喜歡就是跟正規軍對著幹瞭,有政規軍的車他們最喜歡攻擊瞭。“我們還要多久才能出發?”葉皓軒問。“快瞭,現在我們已經聯系瞭當地的政府,而且我們花錢購買瞭十輛重卡,他們答應會派出一些人員護送我們一直到達目的地的。”雲霄道。“小氣,我們來幫他們做事,他們居然還要錢。”葉皓軒無語的說。“沒辦法,他們隻認錢。”雲霄有些無奈的說:“不過他們的東西也挺便宜。”“這地方,看起來也沒有傳聞中的那麼亂嘛。”葉皓軒看著四周,這個地方算是這塊大陸比較好的城市瞭,而且建築風格也不錯。“這是他們最好的城市,當然不會出現動力成,而且還是一個十分不錯的旅遊城市。”雲霄道“不過我們要到腹地去,恐怕就麻煩瞭,到瞭那地方,你就會知道什麼才是人間地獄。”“有這麼誇張?”葉皓軒皺瞭皺眉頭道“你來過這裡嗎?”“來過,之前我真的來這裡做過維和,不過那是幾年前的事情瞭,我還沒有現在這種高度,我同行的好多戰友,死瞭不少。”雲霄嘆瞭一口氣道:“所以在這裡,千萬不要掉以輕心,因為你今天活的好好的,說不定明天就突然丟瞭命,這也不是沒有一點可能。”“好吧,我知道,雖然這裡的人都是普通人,但他們很兇殘,所謂螞蟻多瞭也會踩死大象說的可能就是這個道理吧。”葉皓軒一臉認真的說。“對,就是這個道理。”雲霄點點頭,她看瞭看時間道:“時間差不多瞭,我看看我們的東西裝好車瞭沒有。”這次同行的,很很多大型的醫療器械,對於這裡莫名其妙出現的超級病毒,所有國傢都很重視,華夏也不例外,這一次派出來的醫療組和科研組,都是華夏國內的頂尖,從這裡面足以能看出來華夏的誠意。“出發吧,他們的軍隊會護送我們到達目的地前三十公裡外的地方,因為那裡是他們的國界,他們的政府軍不能隨意的跨越國界去那裡。”雲霄道。“路上有什麼要註意的呢?”葉皓軒問。“要註意的,就是不要隨便的脫離團隊,哪怕是下車去小解,你最好結伴去,因為你到的草叢裡面,隨時都可能會遇到一些不是很友好的動物。”雲霄道。“比如說什麼?”有個醫療組的小姑娘好奇的問道。“比如說,七八米,水桶粗的大蛇,也比如說,兇殘的野豬,這些東西都是有可能出現的。”雲霄看瞭那女孩一眼。女孩嚇瞭一跳,野豬還好,她沒感覺什麼,但是一想到七八米長的大蛇,她的牙關便不自由主的打戰瞭起來,女孩子最怕的就是蛇,平時見條小蛇都嚇的要死,如果這裡真的出現那麼長的蛇的話該怎麼辦?“好瞭,說的有些誇張,但是大傢必須重視起來,這不是在開玩笑。”雲霄嚴肅的說:“不管是誰,不管是去哪裡,最好是和同伴或者部隊的人支會一聲,最好是結個伴去,絕對不能單獨出去,因為單獨出去意味著危險,明白瞭沒有?”“明白。”所有人都點頭。“出發,每輛車裡面,都會有兩位維和隊員跟隨,隨時保持聯系。”雲霄道。刷,維和部隊一個排的人齊刷刷的敬 瞭一個禮,然後便各自上車瞭,到瞭這裡,每個人的肩膀上都會掛有維和部隊的特殊臂章,而且服裝都是清一色綠色的迷彩,天藍色的貝雷帽,每個人顯得極其精神。一溜的車隊開始出發瞭,前面的幾輛卡車上,裝的是醫療器械,還有藥物,以及一些研究用品,後面的車上裝的是人,車隊浩浩蕩蕩的出發瞭,而且第一輛的車上還標註有華夏維和部隊的字樣。出瞭城十幾裡水泥路,過瞭這段路之後,路便不好瞭,雖然不是很爛,但是因為常年動蕩,所以路況不是太好。這個地方是非常缺水的,而且這裡不像是華夏那樣四季分明,原則上來說,這裡隻有雨季和旱季,現在這個時間,正是雨季和旱季的交替時候。不過這裡的降水量不多,但這裡的路真心蛋疼,前幾天剛剛降過一場雨,地還沒有完全幹透,汽車走在這裡幾乎是一路顛著過去的。有些身體素質比較差的醫療組成員,幾乎是一上車就捂著胃部,他們的胃部承受不瞭這樣的顛簸,有些人真是吐的幾乎要把膽汁都給吐出來瞭。不過好在這種狀況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很快,汽車便上瞭一個草原,直到這裡,本來被悶的無語的人們才歡呼瞭起來。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偶爾會看到零零星星的小村,而且在這裡會看到成群的斑馬、羚羊、還會見到犀牛等,而且在這裡,你會經常遇到獅群,所以一般人在這裡不會亂跑,如果真的遇到獅子瞭,那隻能說你倒黴。“天啊,這裡真的太美瞭,你看,那麼多的動物。”一個女孩拿著一個單反,不停的拍著,她是一名記者,隨著維和部隊來到這裡記錄實況的。她有著強烈的水土不服的癥狀,自從上瞭飛機以後就沒有消停過,一直在躺著,剛才的路不好,真是把她顛的感覺肺都要從肚子裡出來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