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748章 感想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28:14

第2748章 感想“你…”李茜皺瞭皺眉頭,剛剛忘記瞭那幅情景的她又感覺到胃裡一陣翻騰,然後她實在是忍不住瞭,又跑到一邊幹嘔瞭起來。這一次她的胃裡實在是沒有什麼東西可吐瞭,她懷疑自己的膽汁幾乎都要被吐出來瞭。葉皓軒在她的後背微微的一按,然後渡過去一絲真氣,李茜這才感覺好瞭點,她覺得葉皓軒的手很溫暖,一股真氣是順著她的後背湧入瞭她的身體裡,這種感覺很好。“謝謝。”李茜拿起瞭水,漱瞭一下口,然後把瓶子裡面的水倒在瞭自己的手上,洗清一下殘留的嘔吐物。“你是不知道,在這種地方的水到底有多貴。”葉皓軒嘆瞭一口氣道:“這個地方的水可以說貴比黃金的,你剛才浪費的這一瓶水,你知道價值多少嗎?”“這……不就是一瓶水嗎?至於嗎?”李茜一愣,她沒有來過這裡,她是不知道這裡極度缺水。“這裡是很缺水的而且我們還不知道在這裡能呆多久,這裡的物資,絕對撐不到我們離開這裡的。”葉皓軒嘆瞭一口氣道:“你既然選擇這種生活,你既然選擇瞭要證明自己,那你就要試著適應這裡的一切。”“我,我知道瞭,對不起。”李茜臉一紅,她有些慚愧,自己來這裡,真的做好瞭吃苦的準備嗎?沒有,並沒有做好準備。她來這裡,完全是為瞭要證明自己的,她要向身邊的人證明自己來過戰地,證明自己有多勇敢,她真的沒有做好吃苦的準備。但是眼前殘酷的現實給她上瞭很好的一課,這讓她明白瞭這個世界到底有多艱苦。“這隻是開始。”葉皓軒嘆瞭一口氣道:“這個地方的局勢有多復雜,遠遠的比你從新聞上瞭解的要復雜的多。”“我們今天遇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從今天開始,以後你會遇到更多不可思議的事情。”葉皓軒道。“我,我能回去嗎?”李茜的眼圈一紅,她想器,真的,今天的這一幕幾乎嚇破瞭她的膽,但是今天這隻是一個開始。如果真如葉皓軒所說,以後將會有更多的殘忍在等著她,那她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瞭。“之前來這裡時候信誓旦旦的要吃苦的話早已經被現實給抹殺掉瞭,現在她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回國去,在舒適的辦公室裡面安安分分的上班。”在上班的時候,她覺得工作沒有激情,但是現在她卻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比上班更輕松愜意的事情瞭。“當然可以。”葉皓軒點頭道:“部隊會在明天中午之前回去,你可以跟著他們當地的隊伍回到城裡去,然後在搭乘飛機回去,你早點能想通這一點,今天也就興地這麼難受瞭。”葉皓軒說完轉身就離開,他得看看這裡有沒有幸存者。李茜咬著嘴唇,她在做著一番激動的心理鬥爭,然後她像是下定瞭決心似的抬起頭,她叫瞭一聲:“葉皓軒。”“怎麼?”葉皓軒回過頭問道。“我…我突然覺得,我現在不能回去。”李茜咬著嘴唇道:“我是一個金千小姐,每天過的生活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憑著我傢的背景,我完全可以輕輕松松的過著很好的生活,衣食無憂,但是我覺得,這些並不是我想要的人生。”李茜道。“那你告訴我,你想要的 人生是什麼樣的人生?”葉皓軒問道。“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安份的人,我追求的是生活上的刺激,但是現在看來,我以前的想法,完全是作,可是我真的不想在那樣下去瞭,所以我的人生需要一點激情,需要一點追求。”“所以我決定瞭,我要跟著你們一起繼續向前走,我現在需要的是磨練。”李茜道:“所以,我決定瞭,我不走瞭,我要跟著你們一起。”“你確定嗎?”葉皓軒嘆瞭一口氣道:“你也看到瞭,今天的這一幕到底有多慘烈,而且你今天所看到的,絕對隻是這裡的冰山一角,如果你在繼續下去,你會看到更多殘忍的事情。”“我知道,你所說的我都清楚。”李茜點頭,她咬著嘴唇道:“可是我真的不能像以前那樣生活瞭,我得磨練一下自己。”“磨練自己的方法有很多種,但是你真的沒有必要拿著自己的生命去磨練。”葉皓軒淡淡的說。“我清楚我想要的是什麼。”李茜認真的說:“葉皓軒,給我一個機會好嗎?”“既然你想要這個機會,那我也不能說不給你呀。”葉皓軒笑瞭笑道:“想磨練並不是嘴上說說就行瞭,現在跟著我一起去,看看有沒有幸存者,這就是維和部隊來這裡真實的目的。”“好,我跟你一起去。”李茜咬咬牙道。兩人重新回到瞭這個村莊,這個村莊裡面沒有人幸存,一溜的屍體在地上一字擺開,隻有數個重傷病號,在奄奄一息的等著咽氣。醫療小隊正在搶救,但是對於這種情況的重傷,在場的人都顯得束手無策,更重要的是鑲在對方胸口的子彈根本沒有辦法取出來。“什麼情況?”葉皓軒走上前。“腹、胸部中彈,腹部彈道刺破小腸,這個問題不大,主要是胸口的子彈鑲在距離心臟偏0.5分左右的地方,現在血流不止,必須馬上把子彈取出來,如果取不出來的話他可能會死。”劉晴站起來道。“那就取。”葉皓軒道。“難度太大,這個地方距離心臟實在是太近瞭,而且現在我們的手術條件不完善,要是強行取出來的話,恐怕會危及病人的生命。”劉晴道。“我來。”葉皓軒走上前,他伸手在這個傷者的胸口探瞭一下,這是一個黑人,現在他混身上下都是血,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出氣多,進氣少。一探之後,葉皓軒馬上便明白瞭這個黑人的情況,他迅速的取針,在黑人的胸口處刺下,然後伸手道:“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