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752章 先等一下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28:51

第2752章 先等一下幾人一怔,停下瞭手裡的動作,他們疑惑的看著葉皓軒,不知道葉皓軒還有什麼吩咐。“小心一點,這些食人族的規矩有些怪怪的,我不確定他們是不是給這裡動瞭手腳。”葉皓軒說著上到瞭臺上,他抽出瞭一把軍刺,向著一根藤蔓扔瞭過去。軍刺穿透瞭藤蔓,嘶的一聲,隻見一條眼鏡蛇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頭來。眾人吃瞭一驚,這條眼鏡蛇的頭部有一條紅點,這表明它的身份是一條毒性十分猛烈的眼鏡蛇,如果剛才被它咬上一口,後果不堪設想。“不要想著這個地方落後貧窮,現在越是古老的東西,往往越會致命。”葉皓軒笑瞭笑,他從雲霄手裡接過一把軍刀,削斷瞭眼鏡蛇的腦袋,然後把兩個女孩解救瞭出來。兩個女孩都是醫療組的成員,因為近段時間這個地方不僅僅隻是有超級病菌,而且各種瘟疫橫行,所以需要一支志願隊伍,她們兩個今天著實是受到瞭不少的驚嚇。直到把她們帶回瞭營地裡,她們還是沒有回過神來,她們的目光呆滯,怎麼叫也回不過神來。“她們這是受到驚嚇太嚴重瞭。”葉皓軒道:“我來吧。”葉皓軒為兩人行針,然後又給她們開瞭一些補腦醒神的藥,過瞭大半天,兩個這才回過神來,她們撲到同伴的懷裡哭瞭起來。“好瞭。”葉皓軒松瞭一口氣道:“隻要還能哭,那就證明人還沒有傻,沒事,多休息一下。”“謝謝你瞭葉醫生,這些人都是志願者,她們的父母把她們交給瞭我,如果她們真的出什麼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怎麼給她們的傢人交待。”看到兩人沒事瞭,劉晴也著實松瞭一大口氣,這個責任,她可擔當不起啊。“行瞭,沒事瞭。”葉皓軒轉身對雲霄道:“晚點出發吧,危險已經解除瞭。”“好的,我通知下去,晚點在出發。”雲霄點頭,她轉身安排下去瞭。本來原定的第二天中午到達距離目的地三十公裡的地方,但是昨天晚上那件事情一耽擱,大多數人都沒有休息好,部隊的人還無所謂,但醫療組和科研組的大部分都是嬌商的小姑娘,她們幾乎是一夜沒合眼。食人族出沒的事情已經在隊伍裡傳來瞭,直到現在,那些報著旅遊心態的人才明白,這塊大陸,沒有他們想像中的那麼好,而且那些傳說中的東西,貌似是真的,這讓好多人都萌生瞭退意。好在雲霄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她把所有人都聚集瞭起來開瞭一個會,這才穩定瞭軍心,中午的時候,隊伍拆瞭帳篷便又向前出發瞭。終於,在天黑的時候,趕到瞭目的地,那名當地政府軍的少校向雲霄行瞭個禮,然後交接瞭一下,便帶著部隊趕回去瞭。“葉皓軒,你說這些人幹嘛不送我們回到目的地啊,我們可是援助他們的啊。”李茜沒事喜歡跑到葉皓軒的身邊轉,看到政府軍離開,她心裡有些不太明白。“這裡戰亂嚴重,你又不是不知道。”葉皓軒看瞭李茜一眼道:“如果不是因為這一次超級病毒有蔓延的趨勢,政府軍深入到這裡,這絕對是一場戰爭的。”“小心瞭,在向前三十公裡,我們就達到瞭目的地,那些地方是沒有政府可言的,備個部落,各個軍閥割據,在那裡最好不要亂跑。”“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緊緊的跟著你,一定不會離開的。”雲霄連忙向葉皓軒點頭做保證。“我覺得,你可不像是一個安分的人。”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大小姐,你是怎麼說服你的傢人來這裡的?”“我想來就來,還需要向誰打報告不成嗎?”劉茜得意的說。“休息三十分鐘,然後出發,天黑之前,我們就會到達目的地,那是當地一個部落,他們那裡出現瘟疫,但是不是超級病毒的源頭,我們還不是太清楚。”雲霄通知瞭下來。“雲霄。”葉皓軒叫住瞭從一邊經過的雲霄。“幹嘛,我過來沒打擾你們吧。”雲霄笑道。“我們隻是在聊天。”葉皓軒苦笑瞭一聲,他認真的說:“在有三十公裡就到達那個目的地嗎?但距離我這位病人的傢,似乎還是有點距離的吧。”葉皓軒說著指瞭指卡迪德。“有點距離,不過我們會派人護送他過去的。”雲霄道。“哦,那好,到瞭目的地在說。”葉皓軒點頭,其實卡迪德被當地人認為是神靈轉世的,他不需要特殊對待。他斜著眼睛看瞭一眼卡迪德,隻見他雙目微微的垂著,就好像是老僧入定一般,其實葉皓軒清楚,周邊發生的什麼事情他都瞭如指掌。這傢夥真是一個特殊的存在,據傳,他可是能一星期不吃不喝入定,葉皓軒有理由相信,他身上的力量也是源自於修練,但是他修練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東西,那就是葉皓軒所不知道的事情瞭。不過他在他們當地部落的身份,有點像是先知的身份似的,因為大多數人都很崇拜他,把他當做神來拜,這些地方的人也相信,卡迪德這個神,能為他們帶來福音。“這個人,好奇怪啊。”李茜小聲對葉皓軒說:“他每天都是這樣坐著,閉著雙眼,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我一直在參悟宇宙的奧義。”卡迪德睜開瞭眼睛回答道。“啊…”李茜嚇瞭一跳,她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她沒有想到卡迪德居然聽到瞭,這讓她有些尷尬。“我的感官比普通人要強出很多,所以你說話我是聽得到的,包括你心裡在想什麼。”卡迪德微微一笑道。“我才不信,那你說說,我心裡在想什麼?”李茜道。“你肯定在想我跟個神經病似的,對嗎?”卡迪德一本正經的說。“沒有,哪有,我怎麼會這麼想呢。”李茜幹笑瞭一聲,她有些尷尬瞭,的確,她覺得,這個人就跟神經病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