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753章 道傢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28:58

第2753章 道傢但是想歸想,她也不會說出來,可是現在卡迪德居然能參透她心裡想什麼,這就有些尷尬瞭。“其實,我喜歡坐著一動不動,與你們華夏佛傢的‘禪’還有道傢的入定是差不多的。”卡迪德微微一笑道:“隻不過,我是用心感受天地宇宙之變化,暗合宇宙之道。”“而你們道傢,則是以陰陽五行為輔,參悟天地,我們在本質上是相同的,你們道傢的陰陽五行,其實就是宇宙。”卡迪德道。“你懂道傢的東西?”葉皓軒詫異的看著卡迪德道。“對,我喜歡華夏的文化,尤其是道傢,我也知道,道傢山、醫、命、相、卜息息相關,醫聖的這一身醫術,還有這一身能力都是來自於道傢吧。”“也可以說是。”葉皓軒點頭道:“你對道傢有什麼看法嗎?”“道傢,盛世閉行,亂世入世以道典醫人,我對道傢的印像很好。”卡迪德道。的確,道傢一般盛世修行,越是太平盛世,真正的修道高人越是喜歡閉世,你看現在的華夏鼎盛的程度,是歷史上任何朝代上都沒有的。現在各種寺院僧侶,借助世人的信仰,哪個不是賺的盆滿缽滿?但是道傢,大部分都隱匿深山,不問世事,這便是區別。“你說的很中肯。”葉皓軒微微的點點頭,他笑道:“所以你喜歡道傢的文化?”“當然喜歡。”卡迪德認真的說:“我能倒著背出來道德經,你信嗎?”“我信。”葉皓軒向他伸出大拇指,他不認為卡迪德是在開玩笑。休息瞭半個小時以後,車隊便出發瞭,這個地方已經是大草原的深處,而且這裡剛下過一場雨,走起路來有些困難。好在因為這裡的地勢特殊,所以這裡的車大都是底盤高的車,如果是轎車開到這裡來,呵呵,那你就等著吧,保證你要推著他走才行。終於,在太陽即將落下去的時候,車隊趕到瞭一個地點,這是一個比較大一點的村莊,說是大,但是裡面也隻是有幾百號人罷瞭。而且眼前的情景讓人不由得吃瞭一驚,因為這裡的路兩側,到處都是病人,甚至有些人已經死去,他們的屍體 就會扔到路的一邊,因為沒人管,所以已經腐爛。這是村子外面,這些黑人漠然的看著前來的車隊人,村外的這些人是因為生病太嚴重,所以被村子裡的人趕瞭出來,他們沒有醫生,也沒有藥,唯一的一個巫醫非但治不瞭他們的病,就連他自己都躺在村外等死。維和部隊裡有人是通曉這裡所有語言的,他走到瞭那名幾乎快要死的巫醫身邊問瞭幾句話,然後跑回來對雲霄一敬禮道:“隊長,問清楚瞭。”“怎麼回事?”雲霄問。“村子裡之前感染瞭瘟疫,越傳越厲害,現在隻要染病的人,都不能呆在村子裡,隻能在這裡等死。”隊員回答道。“我知道瞭,告訴他們,我們會幫他們的。”雲霄點頭,然後轉身道:“醫療隊準備,這裡就交給你們瞭。”“沒問題,不過我們得先弄清楚,他們得的都是什麼病。”雲霄道。“不用問瞭,這是一種熱傷風引起的病。”葉皓軒道:“癥見混身無力,口眼赤紅,然後會發生高熱,高熱如果退去,這個人還能活下來,但退不下去,那就是死路一條。”“而且他們不懂得防護,人死在路邊也沒有處理,所以讓熱傷風病毒散的更嚴重,現在一部分人去消毒,不僅是這裡,整個村子裡都要消毒,附近的河全部投入藥物,如果有井的話也要投進去。”“另外,一部分人把這裡的屍首處理一下,尤其是高度腐爛的,集中起來全部燒掉,大傢行動起來吧,今天晚上恐怕睡不瞭瞭。”葉皓軒道。“是。”所有人齊聲回答,他們紛紛分工行動去瞭。王洋和李茜拿著相機四處拍著照片,葉皓軒則是向村子深處走去。“哎,葉皓軒,你等等我。”李茜抱著相楊,追上瞭葉皓軒。“怎麼?”葉皓軒回過頭,他有些不解的看著李茜:“這裡這麼多事情,都需要你拍照報導出去,你跟不去做你記者應該做的事情,你跟著我幹嘛。”“這裡有王洋就行瞭,他比我有經驗,我想跟著你四處看看。”李茜跑到葉皓軒身邊道。“隨便你吧。”葉皓軒聳聳肩膀,這位大小姐的心性雖然有些變化 ,但她充其量是有些大膽瞭,讓她認真的做事恐怕有些難。這裡距離村子有兩千多米的距離,一路上,全是生病的病人,葉皓軒為一個黑人把瞭一下脈,然後取出金針,示意自己給他治療。那黑人似乎是見識過針灸,他對葉皓軒點點頭,躺在地上配合葉皓軒治療。“你能治好他嗎?隻用針?”李茜問道。“其實這種瘟疫並不算是什麼嚴重的病。”葉皓軒淡淡的說:“隻是這裡缺乏醫療資源,沒有醫生,更沒有藥,所以他們對於這種小病,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待死亡。”“真可憐。”李茜嘆瞭一口氣,她拿起瞭相機,對著葉皓軒來瞭幾張特寫,她看瞭一下照片,然後滿意的點頭道:“回去後專門為你發表一篇文章,恩標題就叫醫聖遠赴飛洲,金針大顯神威……”“你覺得這樣有意思?”葉皓軒無語的說:“我不喜歡上新聞的原因就是,現在的媒體根本不負責任,一點小事,他能把你炒到天上去。”“這也是為瞭博眼球嘛。”李茜嘟著嘴道:“哎,跟你說也沒有用,你不懂新聞學。”話說間,葉皓軒已經行完針瞭,他站起來繼續向前走去,就在這個時候,他不由得一愣,順見前面躺著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應該已經死去不久。但是她身邊,還有一個瘦骨嶙峋,大約一歲半左右的孩子,這個孩子似乎沒有意識到母親已經過世,他就在母親的身邊,用一雙眼睛打量著葉皓軒和李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