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769章 執念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30:57

第2769章 執念“執念太重瞭?”王洋有些不解的看著葉皓軒道:“葉醫生,我不是太懂你的意思。”“對你女朋友的執念。”葉皓軒指瞭指他手中的照片道:“人一旦陰陽兩隔,就完全是兩個時空的人瞭。”“你對她的妨念太重,在冥冥之中,會影響著她在另外一個世界的生活,所以這樣不好。”葉皓軒道。“還會這樣嗎?”王洋吃瞭一驚,他喃喃的說:“可是我忘不瞭她怎麼辦?我也嘗試過努力去忘瞭她,但是現在我就是忘不瞭。”“忘不瞭,是因為你還沒有遇到一個能讓你忘瞭她的人。”葉皓軒笑瞭笑道:“慢慢來吧,總有一天,你會找到一個合適的人,到時候,你帶著她到你女朋友的靈前,說清楚就好瞭。”“謝謝你葉醫生,我會盡量忘瞭她的。”王洋認真的說。“談談你在這裡的生活吧。”葉皓軒道:“你在這裡呆的時間已經挺久的瞭,你覺得這裡怎麼樣?”“亂,隻能用這一個字來形容瞭。”王洋搖搖頭道:“這裡和國內真的沒法比,各種戰爭,各種亂,村子與部落之間的地盤,軍閥與軍閥之間的鬥爭。”“還有一些宗教極端分子時不時來搗亂,我在這裡搭檔過很多人,之前也認識過一些外地的記者,說真的,報道這裡的東西,簡直就是在拿我們的命在博。”“但是我們不博命又不行,有些時候為瞭拿到一手的資料,我們甚至得在槍戰中穿行,記得去年認識一個朋友,上午的時候我們還在談天說地的聊天,結果下午的時候他就被爆瞭頭。”王洋一邊說一邊搖頭道:“巴菲紮這裡還算是比較安穩的,如果去其他的地方,那走在街上,隨時都得註意一下有沒有人看你不爽 在你後面給你一槍。”“有沒有這麼誇張啊。”李茜走瞭出來:“那還有王法嗎?”“王法?”王洋搖搖頭道:“不好意思,在這裡沒有,吃完瞭沒有大小姐如果完瞭的話我們走吧,葉醫生說的對,這裡晚上不能呆的,因為晚上隨時都有可能會出事。”“我吃完瞭,走吧,真沒勁,本來還想看下這裡的夜景呢。”李茜道。天還沒有完全黑下來,但太陽已經徹底的落下去瞭,路邊的路燈也不多,而且大多數都是滅著燈的狀態,這個地方的資源匱乏到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即使是電燈,也是時亮時明著。現在還沒到晚上,但是這裡的情況看起來和白天明顯的有些不一樣瞭,隻見大街上三五成群的人結夥在大街上走,他們手上都提著AK,還時不時的過來一輛架著高爆機槍的皮卡。,這一幕讓葉皓軒看的有些皺眉頭,巴菲紮這裡是附近最大的一個軍閥團,白天的治安相對還要好點,但一到晚上,這裡基本上就成瞭沒人管的狀態瞭。“快點回去吧,如果不想惹起什麼麻煩的話,我們就趕緊走。”葉皓軒道。“走吧,這裡白天還行,但是一到晚上,那簡直就是要瞭人命的。”王洋也看這形勢有些不對,他連忙催瞭催。幾個人舉步就要向前走去,但就在這個時候,幾名拎著酒 瓶子,哈哈大笑的黑人迎瞭過來,他們赤著上身,背後還掛著槍,他們圍著李茜,對著李茜品頭論足,吐出一句句的鳥語。甚至有一個黑人,伸手就向李茜的臉上摸去。“晚瞭,看樣子我們還是纏上事瞭。”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住手。”王洋憤怒的吼道,他把驚慌失措的李茜拉到瞭自己的身後,然後用不太熟的語言和他們交流著。豈料,一個黑人對著葉皓軒和王洋比瞭個中指,用生硬的華夏語說:“你們…走,女人,留下……”“懂中文啊,那就好說瞭。”葉皓軒看著這個黑人,向外一指,他喝道:“滾…”一個黑人怪叫瞭一聲,他拿起瞭槍便指向瞭葉皓軒的腦袋,吐出一串葉皓軒聽不懂的話來。“他說,他們是某個幫派的人物,要我們滾,不然的話現在就讓我們的腦袋搬傢。”王洋有些無奈的說:“葉醫生,我們怎麼辦。”“告訴他,我會讓他的腦門塞到他的屁股裡面去。”葉皓軒冷笑瞭一聲道。“葉醫生,現在不是沖動的時候啊。”王洋吃瞭一驚,葉皓軒這不是火上澆油嗎?這裡的人本來就是蠻不講理的,如果他真的把這句話給翻譯瞭,那麼真的會出事的。“照著翻譯就是瞭。”葉皓軒冷笑瞭一聲,這幾桿槍,他還真的沒有放到眼裡。王洋當然不敢就這麼翻譯,但他還沒有開口,一個黑人就已經有些不耐煩瞭,他拿起一把匕首,就向葉皓軒的胸口刺去。這種混亂的地方是根本沒有什麼秩序可言的,但是一把刀就想把葉皓軒給放翻,這幾個黑人真的把自己當成神仙瞭啊。葉皓軒反手奪過瞭那把刀,對著黑人的大腿刺瞭過去。噗,黑人慘叫著跌倒在地上,餘下的幾位吃瞭一驚,他們沒有想到這個手無寸鐵的華夏人居然會反抗,他不僅反抗,而且還把自己的同伴給放倒瞭。他們同時端起手中的槍,舉起槍就對葉皓軒的腦袋指瞭過去,葉皓軒的身形一閃,圍著幾人迅速的轉瞭一圈,幾人手中的槍嘩啦啦的掉在瞭直,而且這幾個人的身體受到瞭不同程度的傷。現場隻剩下瞭一個黑人沒事,他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不由得有些傻眼瞭,他看著葉皓軒把玩著原本掛在他自己腰間的匕首,一時間兩腿都有些發抖瞭起來。“還要玩嗎?”葉皓軒挽出一個刀花,右手一甩,咻的一聲,那把匕首安然無恙的回到瞭黑人的腰間,並且回到瞭刀鞘裡面。黑人面無人色,半晌,他才確定自己沒有受傷,但是葉皓軒玩的這一手,已經把他嚇的魂不附體瞭,他戰戰兢兢的看著葉皓軒,一時間回不過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