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869章 這樣不好?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37:17

第2869章 這樣不好?“剛才我們不是說過嗎?”劉麗看著葉皓軒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不去問你的秘密,你也不要來過問我的秘密,這樣不好嗎?”“好好。”葉皓軒有些無奈的點點頭道“你說的不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我們兩個互不相問。”“這才對嘛。”劉麗咯咯一笑道:“我相信,你一定有很多秘密瞞著我,我不問,你千萬也不要問,不然的話我們之間的平衡就打破瞭我想你有些事情,是不願意讓我知道的吧。”“確實。”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有些事情,我不想讓你知道,那我們聊點別的吧不聊這些事情瞭”“今天的天氣相當不錯啊。”葉皓軒看著天空,今天晚上的天氣很晴朗本來有些 微微的黃沙彌漫,但是那陣風散去之後,這裡的天氣就變好瞭,滿天的星光,讓這異域的生活更加蒙上瞭一絲奇異的色彩。“如果你實在是沒話說的話,那現在最好是閉嘴。”劉麗白瞭葉皓軒一眼道:“我這個人平時比較喜歡安靜。”“你?喜歡安靜?”葉皓軒有些詫異的看瞭劉麗一眼道:“看不出來啊,你居然是這麼一個喜歡安靜的女孩子,呵呵,要不要給你頒個獎?”“葉無常,我發現你嘲諷起人來的時候,真的一點面子也不給別人留。”劉麗瞪瞭葉皓軒一眼道:“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個另外的自己,這個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而表現在別人眼前的,永遠都是偽裝好的那一面,真正的一面都隻會被隱藏在暗處,無人知曉。”“好好的,幹嘛扯這麼多哲理的句子?你這樣讓人很不習慣啊。”葉皓軒有些哭笑不得的說。其實他清楚,女孩子的表面上看起來在怎麼粗枝大葉,但是她們的內心其實還是很細膩的,紅樓裡面說過,女孩子是水做成的骨肉,這句話一點也不假。有些時候女人表現在你眼前的那一面,未必就是真正的一面,也隻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她真正的一面才會表露出來。眼前的這個女孩,雖然看起來大大咧咧的,但事實上,她是一個有故事的人,而且這種人,最害怕 的就是受到傷害。“好吧,我承認你說的對。”葉皓軒點頭道:“女人,永遠都是兩面性的,比如,有些時候她說不要,其實是要……”“你能不能認真點?我感覺你就是狗嘴裡吐不出來象牙。”劉麗本來有點淡淡的傷感,但是被葉皓軒的這句話給帶歪瞭,她噗的一聲笑出聲來。“狗嘴裡怎麼會吐出來象牙呢?”葉皓軒笑呵呵的說:“你們女人啊,有些時候對男人的要求有點太高瞭。”“而且你知道嗎?其實有些時候,你笑起來是挺好看的。”葉皓軒笑呵呵的說“沒事的時候別裝出一幅玩世不恭的樣子,那樣的話不好,你要知道,女孩子要多笑一點,多開心一點,那樣才好。”“好瞭,好瞭,我懶得跟你說,警察什麼時候到?”劉麗有些不耐煩的說。“最快,也得明天早上瞭。”葉皓軒看看時間道:“這個地方是無人區,就算是接到報警,組織好隊伍趕到這裡,也得大半天。”“更何況,現在黑燈瞎火的,路又不好走,你就別難為警察叔叔瞭,他們其實也不容易”葉皓軒道。“那我去休息瞭。”劉麗站起來道:“記著,警察來之前我們要離開,你要是不走我就把你的車給開走。”“好,我知道,去睡吧,明天早上一大早我早點叫你。”葉皓軒揮揮手笑道。“行瞭,我去睡瞭,你要是敢不叫醒我有你好看的。”劉麗瞪瞭葉皓軒一眼,然後便去休息瞭。那些被解救出來的女孩們現在也絲毫沒有睡意,她們被困在這裡久瞭,每天遭受的是無止境的謾罵和侮辱,而且現在她們交流起來都有些困難,看得出來,那些混蛋們給她們留下的心理創傷到底有多大。葉皓軒安撫瞭一下她們,然後又給其中幾個有傷的治療瞭一下,開導瞭一下她們心理,雖然起到作用,但作用也不大,這種情況,還是交給專業的心理醫生去搞吧。葉皓軒和劉麗選擇留下來的決定是十分正確的,半夜的時候那個胖老板就耐想瞭心思,他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瞭一把匕首,割開瞭身上的繩子。他以為他的動作是神不知鬼不覺的,但事實上他的每一個動作葉皓軒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葉皓軒看著他把自己身上的繩子割開,然後他轉身的時候不由得一個激靈,因為他發現葉皓軒正站在他身後。“不錯嘛,還有這本手,繼續,你繼續啊。”葉皓軒用一幅戲虐的表情看著這傢夥,然後上前就是對他一頓暴打,最後又把他捆的結結實實的。暴打瞭一頓之後,這傢夥明顯老實的多瞭,他非但沒有逃跑成功,反而又挨瞭葉皓軒的一記暴打,這種憋屈的感覺就別提瞭。等到天快亮的時候,葉皓軒看著遠處一個車隊開來,為首的車頂上那標志性的紅藍燈代表瞭來者的身份,警察來瞭,葉皓軒叫醒瞭劉麗,兩人在警察到來之前,快速的開著車離開瞭這裡。一路上,猛的向前推進,很快便到瞭三賢山那個交叉口前。“我們得分開瞭。”葉皓軒道:“前面的岔道口,左邊是三賢山,右邊一路前行,就是昆侖瞭。”“我知道,送我到這裡就行瞭,謝謝你。”劉麗跳下瞭車,她難得的向葉皓軒鞠瞭個躬。“不用這麼客氣。”葉皓軒道:“我隻是好奇,你到昆侖是幹什麼來的?難不成你到這裡來就是為瞭修仙訪道的?”“秘密”劉麗對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有些事情你還是不知道為好。”“好吧,有此事確實不是我該知道的。”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我隻能走到這裡瞭,但是你距離你要到的地方至少還得幾百公裡,你這幾百公裡該怎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