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873章 我來瞭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37:48

第2873章 我來瞭“鴻雲,我來瞭。”若有若無的呢喃,預示著一個生命的終結。洗劍池。不知道什麼時候起風瞭,而且風越來越大,青一真人站在洗劍池旁,她感受到瞭妙善最後一絲氣息消失,她仰天長嘆,兩行清淚落下。她度不瞭自己的徒弟,因為這是宿命,她無法逆天改命。人影一閃,玄無涯的身體出現在洗劍池前,看著青一真人依然是雙手負後站在這裡,他微微一笑道:“我就知道,真人不是那種臨陣脫逃的人。”“都是命,不是說躲就能躲得過去的。”青一真人淡淡的說:“如果我的命,能夠讓你翻然悔悟,那也不是沒有一點價值。”“什麼叫翻然悔悟?”玄無涯笑瞭:“你難道不知道,我現在正在走著一條什麼樣的路嗎?”“呵呵,世人啊,總是不明白,不明白我要做什麼,也不明白我的目標是什麼。”玄無涯笑瞭:“我要成為這天地間的強者。”“這個世界,已經很久沒有真武者現世瞭。”玄無涯平靜瞭下來:“如果我突破真玄道,那就是達到真武境。”“那這個世界,將會臣服在我腳下,我沒有上古褚大能的血脈,也沒有足夠的修練資源,所以我隻能走這條路。”玄無涯道。“即使是你達到真玄道又如何?”青一真人笑瞭:“你要知道,那隻是真武境的起步,在遠古,隻不過是一個小之又小的角色罷瞭,更別提在那些隱世傢族中的真武者瞭。”“隱世傢族已經有近千年沒有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瞭。”玄無涯笑呵呵的說:“而且,我們普通人的事情,他們也懶得去管。”“我隻要知道,我能夠達到這個世界上的顛峰就夠瞭,我也相信,那些所謂的真武者,絕對不會現世,我甚至懷疑他們的存在,隻是一個傳說。”青一真人笑瞭。“我可以負責的告訴你,絕對不是傳說。”青一真人笑瞭笑道:“真武者,確確實實的存在,隻不過他們修練無歲月,一個閉關,一個入定,說不定就是上百年。”“而他們,也並不是不理會這個世界上的事情,隻是沒有什麼事情值得他們出手罷瞭,即使是你達到真武境,那你不過還是一個小角色罷瞭。”青一真人搖頭嘆息道:“可憐人。”“我用不著你可憐我。”玄無涯冷笑道:“你把你那幅非天憫人的樣子給收起來吧,呵呵,你是我最後一個精魄,收瞭你,我就可以進入玄道瞭。”“那是傳說中的真武境,到瞭真武境,這個世界上的人,沒有任何人是我的對手瞭,呵呵,想想,都有些小激動呢。”玄無涯笑道。“即使是你到瞭真武境,但是在真武者的眼裡,你不過還是一個小角色罷瞭。”青一真人淡淡的說:“你真的以為,真武傢族不存在?”“我認為,他們不存在。”玄無涯笑呵呵的說:“如果存在,你找出一點證據來,這個世界,每天都在發生著變化。”“真武者,或許隻是歷史中的一個過客罷瞭,他們即使是存在過,那也是無數年前的事情瞭,跟我們現在這個世界沒有一點沖突。”“所以,你也沒有必要用那種低劣的謊言騙我,我是不會上當的。”“你要證據,是嗎?”青一真人笑瞭。“對我要證據。”玄無涯呵呵一笑道:“空口無憑。”“那好,這就是證據。”青一真人冷笑一聲,她右手在洗劍池中一指,轟的一聲響,洗劍池震動瞭起來,本來插在洗劍池中的上百把古劍,全部顫抖瞭起來。呼的一聲響,一把古劍一飛升天,然後餘下的劍,跟著這把古劍驟然飛入半空中。近百把劍浮在半空之中,那場面十分的壯觀,這些劍的主人,生前都是首屈一指的高手,所以這些劍大部分都極具靈性,半空中的劍,緩緩的浮在瞭青一真人的身後,然後劍尖指向瞭玄無涯。“厲害。”即使是強如玄無涯,看到青一真人這一手,他也不自由主的點頭道:“萬劍朝宗,這起碼是半玄道的境界,呵呵,看來我小看你瞭。”“小看談不上,即使是我現在是半玄道的境界,但是差你,還是差瞭一個級別。”青一真人微微一笑道:“你完全有實力把他壓制,所以你沒有必要這麼謙虛。”“這些廢銅爛鐵,又能證明什麼呢?”玄無涯抬起頭,他看著半空中的這些劍,喃喃的說:“這麼久沒有人用瞭,這些劍,如果不是因為洗劍池的靈氣,恐怕早就生銹瞭吧。”“呵,你弄些唬人的東西,就能稱之為真武道,是不是有些過於托大瞭呢?”玄無涯右手向前一指,隻見他右指前風揚起一陣風沙,然後一根透明的巨指在半空中形成,他獰笑道:“信不信,我一根手指頭,就能輾壓你的這些劍。”“我不信。”青一真人淡淡的說:“這個劍陣中的主劍,主人在生前是一位金丹大道顛峰的真武者,那才是真正的武道之顛,即使是他死去多年,他的劍上,也沾滿瞭凜然霸氣,這是天寺之威,這是你這種走捷徑的人,永遠都體會不到的威力。”“呵呵,那就試試吧。”玄無涯獰笑一聲,他右手猛的向前一指,透明的風雪籠罩著巨指,那根巨指帶著無盡的威勢,向青一真人襲去。青一真人道訣緩動,那浮在半空中上百把劍同時轉動,迎著玄無涯的巨指而去。雪山,危崖。“哥哥,我,我要回去,我要去找師父。”本來跟著葉皓軒向前急奔的妙慧突然停住瞭腳步,她黑白分明的雙眸裡面滿是固執。“聽著。”葉皓軒回過頭道:“你現在回去,幫不瞭你的師父,妙慧,你要記著你師父說的話,她讓你好好的活著。”“如果師父有事瞭,你讓我如何能好好的活著?”妙慧看著葉皓軒,她的眼淚幾乎都要落下來瞭:“哥,如果今天我們兩個的身份互換,或者說受到傷害的是你最愛,最親的人,你會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