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876章 還能幹什麼?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38:13

第2876章 還能幹什麼?“還能幹什麼?”葉皓軒提起太常道:“我向來都不是什麼真正的正人君子,所以,趁人之危這種事情,我是做得瞭來的,而且你這麼厲害,現在除掉你,不是除掉瞭一個心腹大患 嗎?”“呵呵,就算是我受傷,也不是你這一個小小的天境高手所能比的。”玄無涯冷笑一聲道。“是嗎?”葉皓軒笑瞭:“那我們,來試試吧。”葉皓軒大喝一聲,他倒拖太常,猛的向前奔去,太常在堅硬的山石上劃出一道火花,一條兩指深的劍痕出現在山石上。玄無涯猛的起身,他對著葉皓軒一掌襲瞭出來,這一掌是蘊含瞭他現在所有的實力,透明的巨掌在半空中形成,帶著一股排山倒海一般的威勢向葉皓軒壓瞭過來。葉皓軒舉起太常,一劍斬落。轟,天地間仿佛都為之震動,玄無涯現在是拼起殘餘的實力和葉皓軒拼,而葉皓軒也不是吃素的,所以這一擊,馬上便見出瞭分曉。轟的一聲,玄無涯身體迅速的向後仰去,他噴瞭一口鮮血,然後迅速的轉身,沒命的向後面逃去,葉皓軒提起太常就要追。“窮寇莫追。”青一真人叫住瞭葉皓軒。“真人,你沒事吧。”葉皓軒連忙回過頭,他看瞭一下青一真人的傷勢,發現她不過是心神受損,而且剛才那個幻境太過於厲害,所以她的道心也受到瞭點傷害。這倒不是玄無涯多厲害,而是玄機真人,在她心中的地位太重瞭,否則的話也不會有這種情況的出現。“沒事。”青一真人站瞭起來,她微微的搖搖頭道:“我也沒有想到,玄機真人在我的心裡,占有這樣的地位。”“真人的道心受損瞭。”葉皓軒皺眉道:“所以我建議,真人還是閉關修練一番比較好。”“道心受損,而且,我的元壽也有瞭折扣。”青一真人搖搖頭道:“本來如果踏入真玄道,進入真正的真武之境,壽命便會有提升。”“但是現在道心毀瞭,我頂多還有十年的元壽可活,呵呵,沒想到啊。”青一真人邊說邊搖頭。“師父,我不讓你走。”妙慧緊緊的抓著青一真人的手臂,對於她來說,青一真人就好像是親人一般,聽說師父道心受損,而且隻有十年壽元,她的眼淚便滾滾落下。“妙慧,人終有一死的。”青一真人蹲下身去,拭著妙慧眼角的眼淚,她微微笑道:“即使是達到遠古大能的級別又能如何?最後還不是落得身隕他地的下場?”“所以,有些事情,不要看的太悲觀瞭,你是死過一次的人,能有這一次重生的機會,著實不易,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把握這個機會。”“我知道,我知道師父。”妙慧努力的點點頭,她努力的不讓自己哭出聲來。“真人以後怎麼打算?”葉皓軒問道:“是跟我回京城嗎?”“不,不回去瞭。”青一真人微微的搖搖頭道:“京城那地方,也未必就見得安靜瞭,我先到玄機的靈前,守上一段時間,然後剩餘的時間,雲遊四海。”“年輕的時候,一味的修練,我錯過瞭很多東西。”青一真人淡淡的一笑道:“所以以後,我絕對不能在錯過瞭。”“師父,你要去哪裡?”妙慧抬起頭看著青一真人道。“天大地大,哪裡有趣,哪裡好玩就去哪裡。”青一真人撫著妙慧的腦袋道:“三賢山道觀,以後不會存在瞭,青一真人這個傳承,以後也不會存在瞭。”“妙慧,你的塵緣未斷,所以以後不用一幅小道姑的打扮瞭,你可以入世,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師父,我不想和你分開,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妙慧抱著青一真人道。“孩子,你有你自己的路要走。”青一真人附身抱著妙慧道:“不然,我真的想把你帶到你身邊,你記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宿命,我有我的,你也有你的。”“以後,你就跟著醫聖哥哥吧,去幫他做一些事情。”雖然心裡一萬個不樂意和師父分開,但是妙慧還是努力的點點頭,隻是她的眼淚在次忍不住滑落瞭下來。“好瞭,醫聖,我想現在我也該走瞭。”青一真人站起來,她看著葉皓軒道:“不過在我走之前,有些事情,要向醫聖說一下。”“青一真人請講。”葉皓軒點頭道。“這個世道,已經變瞭。”青一真人微微的嘆瞭一口氣道:“我知道,是胸懷天下的人,但是,我不想看到你的愚忠。”“有些時候,一味的愚忠,到頭來隻會淪為一些人手中的棋子,所以有些時候,有些事情,適可而止,天宮也好,龍鱗也好,也未必都是心系天下的。”“我懂。”葉皓軒微微的點頭道:“謝謝真人提醒。”確實,天宮也好,龍鱗也好,他們都有自己的目的,自從飛洲回來以後,葉皓軒的心態就有一些變化,他覺得幕後仿佛有一個人在操縱著這一切,有人,在下一盤很大的棋。而自己,不過是這個棋盤中的一個棋子罷瞭,女魃是,應龍也是,自己更是,有些東西,如霧裡看花一般,始終看不真切。“明白就好。”青一真人微微的點頭道:“人不為已,天誅地滅,這是華夏傳瞭數千年的傳統,所以有些時候,悠著點。”“我會的,真人保重。”葉皓軒一拱手道。“妙慧,我走瞭。”青一真人又抱瞭妙慧一下,她微微一笑道:“以後,聽哥哥的話。”“師父,我會的。”妙慧眼睛裡面噙著眼淚,她努力的點點頭。青一真人轉身離開,她的身影有些落寞,也有些蕭瑟,一代高人,從此以後在也不問江湖中事,這未免讓人有些傷感。目送青一真人離開,直到她消失在雪山中,葉皓軒才帶著妙慧,一起下山去。“哥哥,你說,師父會去哪裡?我以後還能見到師父嗎?”妙慧拉著葉皓軒的手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