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877章 有緣會見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38:21

第2877章 有緣會見“會的。”葉皓軒想瞭想,他笑道:“有緣自會在見。”“可是,我跟我師父,到底有沒有緣分呢?”妙慧有些不解的問道。“有。”葉皓軒道:“你師父說過,你塵緣未瞭,塵緣不僅僅是塵緣,更有與她的緣,所以你放心吧,有生之年,你會在見到她的。”葉皓軒的話有些玄奧,妙慧聽的有些似懂非懂,她點點頭,拉著葉皓軒的手道:“那我們現在去哪裡呢?”“你們這裡,離昆侖不遠吧。”葉皓軒想瞭想道。“前面,向西在行數百裡就是昆侖。”妙慧道。“去昆侖一趟。”葉皓軒道:“早聽說,昆侖是仙山聖地,但是一直沒有去過,我有種感覺,這一次,在昆侖之中,會遇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我們就到昆侖去一趟吧。”“好。”妙慧點頭,師父臨行前把她交給瞭葉皓軒,所以現在不管葉皓軒去哪裡,她都會跟著葉皓軒一起去的。一高一低兩條身影,攜手在雪山行走,很快,消失在雪山之中。天宮,秘境。玄無涯一路急逃,奔回瞭天宮,直到他回到天宮以後,整個人還是有些驚悚,他記不清楚自己這輩子有打過多少次架瞭。他也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像是落水狗一樣的落荒而逃,而且這一次的驚險程度,簡直讓他整個人都崩潰瞭。如果不是有血盾之法,恐怕葉皓軒早就追上來瞭,葉皓軒是什麼人物?之前以自己的那些狀態,如果葉皓軒追上來,他絕對是慘死葉皓軒劍下的下場。不過還好,葉皓軒沒有追過來,而他隻要逃回瞭天宮,在重新打開天宮與外界之間的禁制,應該就沒有事情瞭。不過他的心,還是狂跳不止,偌大的天宮,現在隻有他一個人瞭。休息瞭一陣,玄無涯才從之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他定瞭定神,站直瞭身子,然後走到瞭一處室內,這裡,有一十七名血傀儡。這些血傀儡,現在已經祭煉成型瞭,隻不過他還從來沒有投入過使用,本來是十八名血傀儡的,隻可惜的是,在凌霄這裡,有些意外,所以隻能練成型十七名。不過這十七八血傀儡,已經初具靈性,放眼華夏上下幾千年,恐怕還從來沒有人會這麼大手筆過,一出手就是十幾個血傀儡,這玩意祭煉得當的話,實力是很強的。這些血傀儡,也是玄無涯最後的倚仗,不管在怎麼敗,隻要這些血傀儡在這裡,他就能稱王稱霸。隻不過可惜的是,青一真人的心魄沒有得到,每當想起這件事情,玄無涯就十分的憤怒,他重重的一拳擊在墻壁 上,咬牙切齒的說:“差瞭一點,隻差一點,我就能達到這個世界的顛峰瞭,可惜,可恨。”“葉皓軒,又是你壞我的好事。”玄無涯怒道:“你等著吧,等著我在次出關,我一定會在第一時間殺瞭你。”“可惜,能稱為聖的強者,現在已經沒有瞭,否則的話,在取一位強者的心魄,我就可以達到真武道,踏入那傳說中的武境。”玄無涯自言自語的說。“一千年瞭,已經一千年整瞭,這麼長的時間都沒有真武者的出現,恐怕真武者隱世門派的傳說,也僅僅隻是一個傳說罷瞭。”“呵呵,不要緊,這隻是一次失敗嘛,我還有機會,我以後還會有大把的機會。”玄無涯整個人都有些瘋瘋顛顛的感覺,他一個勁的在自言自語,仿佛像是對誰說話,又仿佛是有些瘋顛。就在這個時候,嗡的一聲響,整個天宮與外界之間出現瞭一道屏障,這屏障色澤透明,一閃即逝。玄無涯吃瞭一驚,他沉聲喝道:“是誰。”他的話音落下,人已經出現在天宮主峰之上,因為剛才的禁制出現,那表明是有人硬闖天宮,這讓玄無涯十分的憤怒,是誰這麼大膽,居然敢硬闖天宮?要知道,天宮可向來是一個神聖威嚴的地方,這個地方主宰天宮六部,已經不知道多少年瞭。就算是他反派瞭,但是天宮的舊部,還是不敢到這個地方來撒野,但是剛剛出現的那道屏障,表明剛剛有人來過,不僅有人來過,而且對方還對天宮進行瞭襲擊。這讓玄無涯十分的憤怒,他覺得自己現在真的是虎落平陽遭犬欺,不就是在青一真人和葉皓軒的手裡敗瞭一場嗎?隻是敗瞭一次,什麼妖魔鬼怪都敢出來胡作非為瞭?一條人影出現在天宮的上方,這條人影一襲白影,亭亭玉立,而且她身邊有一把月輪狀的武器 繞著她的身體不停的轉來轉去,很顯然,剛才襲擊天宮,並造成禁制出現的,就是那道月輪狀的武器。“是你?”看清楚瞭來人,玄無涯不由得吃瞭一驚,因為他看清楚瞭,浮在天宮上方的不是別人,正是李言心。“是我。”李言心一點頭。“呵呵,你不會是替醫聖來殺我的吧。”玄無涯笑瞭,然後他搖頭道:“不對,你與醫聖,已經分道揚鑣瞭啊,你來這裡幹什麼?”“我和他,沒有任何一點關系。”李言心淡淡的說:“你記著,從今往後,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為瞭任何人,我是為瞭我自己。”“呵呵,這才對嘛。”玄無涯哈哈大笑瞭起來:“隨心隨性,這樣才能活出真的自我,看來,我們是同一類人啊,有興趣合作嗎?你的能力不錯。”“我習慣獨來獨往,不和任何人合作。”李言心一句話打消瞭玄無崖所有的念頭。“哼,那你來我這裡幹什麼?”玄無涯冷哼瞭一聲道。“來找你,借一些東西。”李言心道。“借什麼東西?”玄無涯有些疑惑的說。“血傀儡。”李言心道:“借你十七個血傀儡,你交出來,我留你一命。”“你是傻瞭吧?”玄無涯用一幅鬱悶的表情看著李言心道:“看來你不僅是傻瞭,而且還瘋瞭,呵呵,你覺得我會交出來這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