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880章 一路西行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38:47

第2880章 一路西行燒開瞭水之後,葉皓軒又拿出幾片薑,放入瞭水中,片刻以後,一碗薑湯便熬好瞭。喝完瞭薑湯之後,劉麗的精神好瞭點,而且現在的風雪也相對而言也比較小瞭,她站起來舒展瞭一下身體道:“葉無常,謝謝你瞭,你救瞭我一次,我記著瞭。”“你記不記得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是不是還想向前繼續?”葉皓軒問道。“沒錯,我是要繼續向前。”劉麗微微的點點頭道:“因為前面,對我來說有很重要的東西,我必須弄清楚那些東西是什麼。”“對你來說,那些東西很重要嗎?”葉皓軒微微的嘆瞭一口氣道。“對,對我來說,那些東西很重要。”劉麗認真的點點頭道。“比你的命還要重要?”葉皓軒問道。“比我的命重要多瞭。”劉麗笑瞭笑道:“葉無常,你有過堅持的念想嗎?”“不知道,或許有過,或許沒有過。”葉皓軒搖搖頭道:“但這些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活著。”“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目標很簡單,那就是生下來,活下去,但是我們總要有一顆探索的心,否則的話,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一具行屍走肉。”“那樣的生活過著乏味,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哦,是嗎?那你想要的生活是什麼樣的生活?”葉皓軒對這個女人越來越感興趣瞭。“探險。”劉麗道:“順便,揭開昆侖的秘密,也找出我父母當年一直追求的原因。”“能告訴我什麼秘密嗎?”葉皓軒問道。“首先我要問你,我能相信你嗎?”劉麗盯著葉皓軒道。“你感覺能相信我,就相信,如果你感覺不能相信我,那就不要相信。”葉皓軒呵呵一笑道:“這些東西,不能強求,你憑著自己的感覺看我吧,你弄清楚,我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好吧,我感覺,我能相信你。”劉麗看著葉皓軒,她突然笑瞭:“不為別的,就為在我來這裡的路上,你肯讓我搭你的車,就為剛才,你救瞭我一命。”“你得慶幸,冥冥之中,有些東西指引著我到這裡來。”葉皓軒搖搖頭道:“如果不是因為那冥冥之中的感覺,我想你現在已經凍成一根冰棍瞭。”“能死在這裡也挺好的。”劉麗喃喃的說:“這個地方沒有污染,環境很好,隻不過我還年輕,我現在還不想死,等哪天我活夠瞭,或許就會 在這個地方尋個好位置,然後瞭結瞭自己的一生,那樣豈不是更好?”“談正事,你既然相信我,那就說說你的秘密吧。”葉皓軒道:“別跟我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要保持一點神秘,我覺得,這個地方的兇險有點超乎我們自己的想像,指不定我們在向前走幾步,就會遇到雪崩瞭,大雪怪瞭什麼東西瞭。”“到那時候,那個秘密,就永遠隻是一個秘密瞭,如果沒有人能解開這些秘密,你難道不覺得,這也是一種遺憾嗎?”“你挺能說的。”劉麗對著葉皓軒微微一笑道:“好吧,我不得不承認,你說服我瞭。”“說服你瞭就好,我還怕我一直說不服你呢,你是個固執的姑娘。”葉皓軒笑瞭笑道。“葉無常,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神的存在嗎?”劉麗幽幽的說:“上古神話,妖魔鬼怪,三界六道,牛鬼蛇神?”“這個,說不好。”葉皓軒搖搖頭道:“我不是絕對的無神論者,相反,我覺得遠古的時候,應該是有很多秘密的,隻是因為一場變故,所以這些秘密就成瞭傳說。”“但是既然能傳說的這麼有鼻子有眼的,那我覺得,這些應該不僅僅隻是秘密,這些東西,是確確實實的存在的。”葉皓軒道。“你相信就好。”劉麗微微一笑道:“我最怕的就是你把我當成瘋子瞭,呵呵……我接下來說的事情,可能會鬼神有關。”“剛好,我對這些東西很感興趣。”葉皓軒來瞭興趣,他問道:“說說你的秘密吧,這些秘密,與鬼神有關系?”“沒錯。”劉麗微微的一點頭道:“我的父母,本來是考古學傢,他們那個年代,是剛剛改革開放,一都是新氣象,所以一些東西,在當時宣揚的話,是不合適的。”“而且國傢提介科學,因為這是新的時代,一切都要以科學為主,他們參加考古,完全是出於理想,出於興趣,他們要把這個世界上曾經發生過的東西,帶給世人。”劉麗悠悠的說。“他們,正是在一次考古中認識的,那次考古,正是在西域高原的某個地方,當時在那裡發現瞭一座巨大的陵墓,墓主人不祥。”“墓的時間應該已經很久瞭,可以斷定,這是史前某位大人物的墓,他的存在,應該是存在於三皇五帝的某個時代。”“厲害。”葉皓軒微微的一怔道:“那時間確實挺久遠的,三皇五帝的時代,是沒有歷史的,那個時間是我們華夏的遠古,所有的東西都失不可考,那些傳說,那些神話,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誰也說不清楚。”“有些時候,歷史會成為神話,神話又會成為傳說。”劉麗道:“他們發現的墓,在當時並沒有引起多大的轟動,因為根據墓中的某些像形文字記載,遠古,諸位天神,是存在的。”“更重要的是,它記載瞭我們這個地球,曾經遭遇過一次危機,也正是因為這次危機,所以遠古大神聯合起來,共同禦外,然後一起消失,所以我們的歷史,有一段是空白的。”“正是因為墓中的發現,太過於驚世駭俗瞭,所以當時的消息被封瞭起來,國傢派出一支考古隊,去徹底的調查這件事情。”“可是到最後到底查出來瞭什麼,誰也不清楚,我隻知道最後國傢把這件事情列為一級機密,所有人不能在討論,不能在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