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888章 安葬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39:54

第2888章 安葬“行瞭,隻要他不讓野獸挖出來拋屍就行瞭。”葉皓軒放下瞭鏟子,把老外放到瞭裡面,這裡條件有限,所以他隻能拿出一條毯子把老外給蓋上,然後便即做罷瞭。安葬好瞭這位大師以後,幾個人繼續向前走,但是在向前一段距離之後,這個地方的雪居然小瞭很多。雖然雪小瞭,但是天氣還是異常的冷,而且附近的花草樹木上全部都被冰雪掩蓋,有些地方結出瞭一些奇異的冰花,看起來十分的特殊。“這個地方看起來不錯啊。”葉皓軒四下張望著,他微微笑道:“冰雪世界,在華夏其他地方,可是難以看到的。”“越是漂亮的地方,危險越是多。”劉麗看著前方,她喃喃的說:“我感覺得到,我與我爸媽的距離更近瞭。”“希望這一次,你能找到他們。”葉皓軒笑瞭笑,他拉著妙慧的手繼續向前走去。走瞭一段路,眼前豁然開朗,隻見一個極大,極其寬闊的平地出現在眾人的眼前,這個地方光滑如鏡,很大,一眼望去看不到邊際。“這是冰湖瞭。”劉麗拿著地圖,看著位置,她抬眼看瞭一眼這一望 無際的冰湖,然後道:“穿過瞭冰湖,在向前走一段路,然後就到達地點瞭。”“那個地方就是昆侖瞭。”葉皓軒指瞭指前方,隻見遠處,白茫茫的雪地裡,有一座孤峰,直入天際,昆侖何其廣大,那座高峰,也隻是其中一座山峰罷瞭,而周邊的昆侖,綿延不知道多少裡。而且幾個人到的地方,並不是昆侖山那些旅遊的地方,昆侖很大,有很多地方是現在的科技都無法到達的地方,而眼前的這座孤峰,更是不知道什麼名字。而且這個地方是生命的禁 區,不會有人去過,就算是探險,也多半到達不到那裡。“是啊,那個地方就是我最終的目的地。”劉麗有些激動的說:“我爸媽離開的時候,留下瞭這張地圖,標註的就是這裡。”“而且我也經常做夢,無數次夢到這個地方,我想我是找到地方瞭,我爸媽一定在裡面。”劉麗激動的語無倫次,她的眼淚都不自由主的落瞭下來。葉皓軒看著劉麗,他想說些什麼,但是想想他還是忍住瞭,因為他覺得,昆侖實在是太大瞭,且不說劉麗的父母有沒有真的來過這裡,就算是來過這裡瞭,但是這個地方何其廣大,劉麗來這裡,就一定能找到他父母的遺骨?不過看她激動的樣子,葉皓軒也有些不忍心打擾她,不管怎麼說,這對她來說都是一個希望,葉皓軒也總不至於讓她的希望 破滅吧?“冰湖這裡是很危險的,如果想安全的話,我們得繞到那個方向。”妙慧向一側一指道:“那裡是湖的邊緣處,從那個地方到到你要去的地方,可能要安全一點,不過前提是我們得繞上幾十公裡的路。”“不,就從這裡,我等不瞭瞭,我一刻也等不瞭瞭。”劉麗搖搖頭,她是真的等不瞭瞭,因為有太多秘密,都是她現在迫不及待的想揭開的。所以她要以最快的速度到達那裡去,在讓她繞幾十裡路?那根本不可能,她現在要以最快的速度到達那裡。她迫不及待的走上瞭冰湖的湖面,這個地方常年冰天雪地,所以冰湖的表面上結瞭一層厚厚的冰,不要說人走到上面,就算是一輛裝甲車,在上面開著也絕對沒有問題。劉麗有些太激動瞭,所以她腳下一滑,摔倒在地上,她摔倒瞭之後迅速的爬瞭起來,繼續向前走,她走的很急,所以剛剛邁出來一步之後,她在次被絆倒在地上。這樣重復瞭幾次,葉皓軒實在是看不下去瞭,他走上前,扶起瞭劉麗道:“劉麗你不要這樣,我們距離目標不遠瞭,你不要激動。”“你不懂,葉皓軒,你根本不懂我現在的心情。”劉麗帶著一絲哭腔,她哭道:“你不知道一個人的父母突然失蹤之後到底是什麼滋味。”“你也不懂我這麼多年來做過多少夢,每一次夢醒之後,我的枕頭都會哭濕,現在雖然我知道他們可能已經不在這個人世瞭,但是哪怕是能找到他們的遺骨,對我來說已經足夠瞭。”“我知道,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你也沒有必要這麼拼吧,冰湖這個地方時十分兇險的,妙慧來過這裡,她也最清楚這個地方到底是什麼地方,所以我們不要著急,慢慢來,好嗎?”“你的鞋子不適合走冰路,來,換雙鞋子。”葉皓軒從空間手鐲裡拿出一雙冰鞋,遞給瞭劉麗。劉麗這才安靜瞭下來,她也意識到自己剛才實在是太激動 瞭,她鎮定瞭片刻,然後把葉皓軒給她的冰鞋換上,這才站起來,向前滑行。冰湖湖面很平,如果你穿著普通的鞋子在這上面走,那肯定容易摔,但如果你會溜冰,穿著冰鞋在上面,那滑行的速度就很快,而且也十分的省時省力。向前滑行著,劉麗始終一言不發,葉皓軒知道她有心事,所以就沒打擾她。想想也是,一個人這麼多年以來的執念在這一瞬間爆發瞭出來,那是十分可怕的,所以葉皓軒覺得讓她自己冷靜一下比較好。一眨眼,已經到瞭湖心的位置瞭,在向前,至少還有幾十公裡的冰路要走,而就在這個時候,葉皓軒停瞭下來。“劉麗,先停一下,我看一下前面的路。”葉皓軒看劉麗還在向前滑行,於是便叫住瞭她。劉麗回過頭,看瞭葉皓軒一眼,雖然她現在很想快點到達目的地,但是她也知道,這事急不來,所以她便滑瞭回來。“哥哥,你也感覺到瞭嗎?”妙慧看瞭一眼葉皓軒道。“對,我也感覺到瞭。”葉皓軒道:“有煞氣。”“什麼煞氣?”劉麗不懂,她有些不解的問葉皓軒,現在她的心情根本不放在這裡,她隻是一心一意的想到達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