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894章 裂痕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40:44

第2894章 裂痕她的右手觸摸冰塊的地方已經有瞭一絲灼傷,冰冷刺骨的寒意著著她的右手向身體裡面流去,讓她不自由主的打瞭一個冷戰。本來她穿的那件特種戰術衣,密封性是極好的,所以剛才落水之後,她的衣服幾乎沒有濕,因為這衣服上不沾水的。而且這衣服雖然看起來隻有薄薄的一層,但是在冰天雪地裡,穿著它一點也不冷,但是觸碰瞭一下這裡的冰層,那種陰冷刺骨的感覺讓她直打冷戰。“別亂碰冰層,這些冰層,之前應該是地下河的水,但是因為某種原因,這裡的溫度在瞬間下降到瞭極低,所以冰層才會這樣。”“這些冰,會凍傷人的,手套,戴上。”葉皓軒拿出一雙戰術手套遞給瞭劉麗,劉麗戴上,然後葉皓軒又拿瞭一件小號的戰術衣,讓妙慧換上,至於他自己,真氣一蒸,衣服就幹瞭。這個地方的溫度並不算是很低,而且地下暗河的一側,有一條路可以走,葉皓軒走到瞭路邊,他看到地上隱約出現的字。他伸手拂去地下的灰塵,仔細的看瞭看,隻見這裡的字,依然是那些看不懂的上古神文,葉皓軒看瞭幾眼,發現一個字也不認識,所以就放棄瞭。“這還是上古神文嗎?”劉麗走瞭過來,她看瞭一下地下的字,和葉皓軒一樣,她也是看的一頭霧水。“十有八九是的。”葉皓軒點頭道:“這些文字,可能是出現史前的文字。”“那我爸媽找到的墓,據說是三皇王帝時代的墓,那個時代,距離我們並不遠吧。”劉麗道。“正史上,三皇距離我們在七八千年之前,五帝上四千至五千年前。”“但事實上,遠遠的不止這些年。”葉皓軒道:“遠古時期,距離我們要遙遠的多,可以追溯到萬年,甚至是數萬年之前。”“所以那個時候出現的上古神文,我們看不懂也是正常的,不過,你確定,那墓移動到瞭這裡?”葉皓軒問。“這些神文,我在我媽的筆記裡看到過,隻是那時候我小,我看不懂,我還怪她不管我,隻研究那些奇怪的東西。”劉麗道:“這些地上,出現的這些字,那麼應該就是那座古墓 轉移後的地方。”“真的有點不可思議,那麼大的墓,居然會彼動轉移,說沒就沒瞭。”葉皓軒搖搖頭道:“看來古人的智慧,我們知道的還是不多啊。”“遠古的那個時代,是一個神話時代。”妙慧道:“據傳,遠古有許許多多我們現在無法理解,或者解釋的東西,隻是在某一天,那些東西突然消失瞭。”“真正的歷史上,一定有一塊空白的區域,或許那就是華夏的神話時代。”葉皓軒道:“至於上古時期,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也不是是我們所知道的瞭。”“或許,這座古墓裡面,就能揭開上古的秘密吧。”劉麗向前看去,隻見這條道一望無際,看不到邊緣,而且兩側散發著冰墻的熒光,讓人仿佛是置身於時空隧道裡面一般,從這裡面走,仿佛是走在華夏無數年歷史的道路上。“走,順著路向前去看看吧。”葉皓軒道:“或許在前面我們能發現點什麼。”三個人向前走去,這一路上,冰墻上都刻著很多上古異獸或者兇神,這些獸和神,皆是露出一幅兇狠無比的樣子,而且這些圖案,有些類似於象形文字一般,記述著一些東西。這些有盤古開天劈地,女媧補天,後羿射日,刑天等各種傳說,越是向下看去,葉皓軒越是心驚。據專傢所查,這古墓出現的時間是很久,久到讓人無法追溯其歷史,那個時代,可以稱之為史前時代,但是這具史前時代的古墓裡面,卻記載著華夏上古的傳說。由此可見,上古有些事情,並不是傳說,這是真的,實實在在的發生過的事情。華夏有著數千年傳承文化的歷史,但是少有上古事件的記載,因為時間太久瞭,在上古的時代,人們還沒有記錄歷史的意識,所以好多史實,都已經失不可考。如果是一位考古專傢,絕對會對此瘋狂,因為這裡的發現,直接能顛覆華夏現有的歷史傳說,而且還足以證明有些神話傳說是真的。也難怪當初國傢會叫停這個項目,並嚴令禁止說出去,因為這些事情如果真的傳出去,那事情就鬧大發瞭。這也更難怪劉麗的父母,過去瞭這麼多年瞭,對這裡的事情還是念念不忘,因為做為考古學傢,這裡的東西,這裡的一切,對他們來說都太有吸引力瞭,而且那些吸引力是致命的。越向前走,幾人越是心驚,這裡的發現太讓人震憾瞭。“前面有人。”葉皓軒突然停住瞭腳,前面,有一個四四方方的石陣,說是石陣,完全是因為方陣的四周擺著石頭。但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些分站四角的石陣,是一種上古的兇獸,由此可見,這是一個陣法。而且在陣法的正中央處,躺著一個人,從她未腐爛盡的衣料上,依稀能看出來,她是一個女人,而且她的背後有一隻包,那隻包保存的完好,可惜的是時間太久瞭,她的身體隻餘一具骷髏。“媽媽,她是我媽媽。”劉麗驚叫瞭一聲,她猛的向巨石陣裡撲瞭過去,她看到瞭那具已經完全辯論不出來真實面目的屍體手腕上,戴著一條手鏈。“別沖動,不要過去,危險。”葉皓軒吃瞭一驚,他想攔住劉麗,但還是晚瞭一步,劉麗直接跑到瞭巨石陣裡面,她撲通一聲跪下來,抓著死者幹枯的手,看著對方的手鏈,一時間淚如雨下。“這是我爸爸送給我媽媽的,我也有一條,錯不瞭,這是我媽媽,是她……”多年來的悲憤,與在次見到親人的感覺在這瞬間湧上瞭心頭,劉麗抱著死者失聲痛哭。好在巨石陣可能是日長天久,失去瞭原本的效力,所以她冒冒失失的闖進扶持,並沒有造成什麼特別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