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900章 我們走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41:36

第2900章 我們走“麗麗,我們走。”劉山道。“葉皓軒,你怎麼瞭?”劉麗有些不解的看著葉皓軒。“怎麼瞭?”葉皓軒笑瞭,他右手在劉麗的雙眼上一抹,然後他沉聲道:“告訴我,你看到瞭什麼?”在劉麗的眼前,原本跟前有一條小路的,小路的兩側長瞭很多漂亮的小花,但是隨著葉皓軒在她的雙眼上一抹,她的眼前瞬間變瞭。一條黑色的河流橫在她的眼前,河流裡面陰風陣陣,無數透明的影子在河水裡穿來穿去,這些影子還時不時的對她張牙舞爪的。劉麗吃瞭一驚,她不自由主的退瞭兩步,然後有些吃驚的看著葉皓軒,她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你的這位父親,對你可沒有報什麼好心啊。”葉皓軒冷笑一聲道:“這條河,是冥河,片物不載,如果我們從這裡過去,一定會被河裡的陰靈給拉進去。”“然後我們就會被陰靈殺死,而殺死我們的陰靈,就有瞭一個輪回的機會,劉山,你不是帶我們出去,你是帶我們去地獄吧。”“你胡說,什麼地獄?劉麗是我女兒,難道我還會害她不成嗎?”劉山一怔,隨即他有些憤怒瞭起來:“麗麗,快跟我走,我們的時間不多瞭。”“是嘛,你的時間不多瞭。”葉皓軒笑瞭:“因為在過幾分鐘,地獄之門就會被鎖上,到時候你就達不到你的目標瞭是嗎?呵呵,劉山,你是被控制瞭吧,或者說,你早已經死瞭。”“什麼?”劉麗吃瞭一驚,她震動的看著葉皓軒道:“葉皓軒,你說什麼,你到底在說什麼?”“劉麗,你的父親,已經死瞭。”葉皓軒指瞭指劉山道:“之前的時候,我隻是感覺到不對勁,但我看不出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瞭。”“但是剛才在他住的地方,我們遇到那個類似於龍的東西,你還記得吧,也就是那個生物,喚醒瞭我,讓我看清楚瞭一切,之前你看到的一切,全部是幻境,是你父親幻化出來迷惑我們的。”“你在說什麼呀葉皓軒,他是我父親,他活著,他活生生的活著呢。”劉麗不敢相信葉皓軒所說的話。“是嗎?表面上,他活著,但事實上,他早已經是一具行屍走肉瞭。”葉皓軒指瞭指冥河道:“眼前的這條河就是證據。”“你能說明白點嗎?我不懂你的意思。”劉麗皺著眉頭道。“昆侖山,有個地方是能通向地獄的,這個地方就叫做地獄之門,當然,外面有個地方是一個風景區的名字,但真正的地獄之門,卻是在這裡。”“現在的時間是凌晨零點,地獄之門大開,不過隻有五分鐘的時間,在這個時間裡,他把我們送到冥河,讓我們過河。”“這條河裡面,有無數冤死而無法往生的怨靈,如果 我們從這裡過,就一定會被那些怨靈給殺死到河裡面,然後殺死瞭我們的怨靈便能從這個地方重生。”“你的父親,就是引渡的使者,他是被有些怨靈控制瞭,他是要殺死我們,達到他的目的。”葉皓軒道。“不可能,他是我爸,他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來。”劉麗道。“對,我是你父親,我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劉山激動的吼道:“葉皓軒,你不要挑拔我們之間的關系,你想幹什麼,你到底想幹什麼?”“我不想幹什麼。”葉皓軒淡淡的說:“我隻是想活下去,我也想救下劉麗,從見到你第一眼開始,我就知道你有問題。”“呵呵,這種地方,陰寒無比,暗無天日,如果是一個普通人在這裡,是根本無法生活下去的,但是你活下來瞭,而且你還在這裡生活的很滋潤?這一活就是十幾年?”“而且,你所謂的食物,是一些石頭吧。”葉皓軒一把抓住劉山帶過來所謂的聖女果,抖落在地上,剛才那些看起來十分漂亮的聖女果,現在卻成瞭一堆混圓灰白的石頭。看著滾落在地上的石頭,劉麗整個人都傻眼瞭,她震動的看著自己的父親,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瞭。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自己十幾年沒有見到,朝思暮想的父親,居然要一心一意的致自己於死地。她不敢相信這個結果,她也無法接受這個現實,本來,她是不太相信葉皓軒所說的話的,但是這滾落在地上的石頭,卻又讓她不得不相信她的父親是有問題的。葉皓軒盯著劉麗,淡淡的說:“現在,你該相信我的話瞭吧。”劉麗隻是一個勁的盯著地上的石頭猛瞧 ,她不發放在,半晌,她才抬起頭,用一幅不敢相信的表情看著劉山,她喃喃的說:“為什麼?”“麗麗,你千萬不要聽他胡說。”劉山有些暴怒瞭起來,他吼道:“我是你父親,你難道連你父親的話都不相信瞭嗎?”“麗麗,你還記得嗎,小時候,我和你媽媽經常出遠門,我們很長時間才回來一趟,那時候條件不好,你最開心的事情,就是我們從外地給你帶一個棉花糖。”“你記得嗎?這些事情都是你小時候的事情,我是你爸爸,我不會害你的,你相信我。”劉山向劉麗伸出手道:“過來,跟我們,我們的時間不多瞭,在不走的話,我們就無法離開這裡瞭。”怔怔的看著劉山伸出來的手,劉麗沒有上前,她微微的搖搖頭,然後退瞭一步吐出瞭一個字“不”“為什麼?為什麼這樣?”劉山憤怒的吼瞭起來,他吼道:“你是你父親,你為什麼不相信我,過來,你過來跟我走,我是你爸,你要聽我的話。”劉山的面孔猙獰無比,他吼道:“我是你父親,我是你父親啊。”突然,他臉上一塊皮膚掉落在地上,化成瞭一塊劫灰,隨著這塊皮膚的脫落,他整張臉一陣模糊,然後他身上衣服和肌肉紛紛掉落。片刻以後,他整個人變成瞭一具骷髏,他幹癟的臉顯得十分的可怖,他風化的雙腿根本支撐不瞭他站立,撲通一聲,他倒在瞭地上,下半身摔成劫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