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901章 劫數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41:47

第2901章 劫數但是他的雙手依然向前爬著,他一邊爬一邊發出尖銳的嘶叫聲:“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十年瞭,我等瞭十年瞭,隻要帶你們過去,我就能重生。”“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在這裡,如同身在地獄,我隻想活下去,你們跟我走,跟我走啊,帶你們過瞭河,帶你們到瞭地獄冥府,我就可以重生瞭。”“可是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要這樣?”劉山雖然隻有半具殘身,但是他還是頑強的向前爬著。“爸,爸你怎麼瞭,你怎麼變成這樣?”劉山失聲痛哭,她想上前去,但葉皓軒死死的拉住她,不讓她過去。就在這個時候,那條冥河風起雲湧,地獄之門就要關閉瞭,一股強大的吸力從河的彼岸傳瞭過來,劉山的身體被這股力量抽的向後走去。他死命的向前伸出右手,不停的吼道:“劉麗,你過來,你跟我過來,我生瞭你,你的命就是我給的,現在你還給我,你把你的命還給我……”“不,我不要在向地獄去瞭,你們過來,我要帶著你們一起去地獄……求求你,在給我一次機會,我下一次,一定渡人過來,我求求你……”劉山的聲音有些語無倫次,一股風暴帶著他不斷的後退,冥河漸漸的消失,最終,劉山的身體消失在冥河中,他的慘叫聲,也嘎然而止。“爸,爸。”劉麗摔倒在地上,她失聲痛哭,眼前的那條冥河已經消失不見,這個地方隻是一堵冰冷無比的墻。隨著劉山消失,眼前的幻境也消失,這個地方黑洞洞的,陰冷無比,劉麗隻是趴在地上一個勁的哭,剛才的這段時間裡,她的人生等於說又經歷瞭一次大起大落。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來這裡的目的,就是自己的父親,現在雖然都見到瞭,但是她卻沒有料到是這個結局。“看開點。”葉皓軒道:“人死瞭,思想與生前是不一樣的,你的父親,可能早在十多年前就跟你母親一起死瞭。”“隻是他的怨念太重,所以才會被冥府陰靈所控,來這裡想盡一切辦法渡人過冥河,隻是這個地方,如果不是我們來這裡,恐怕永遠都不會有 人來。”“十多年瞭,他在這裡等的越久,怨念就越重,所以在他眼裡,是不可能有親情的存在的,這個結果,對他來說是最好的結果。”“葉皓軒,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果?”劉麗兩眼掛著眼淚,她失聲喊道:“那是我父親,我眼睜睜的看著他離開我,你知道我現在是什麼心情嗎?”“我知道,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很不好。”葉皓軒耐心的說:“但是相信我,以後會好起來的,你來這裡的時候,已經做好瞭最壞的打算,不是嗎?”“現在你的心願已經瞭瞭,有這個結果已經不錯瞭,所以你一定要撐住。”葉皓軒道:“我們現在要想辦法離開這裡瞭。”劉麗閉上眼睛,她痛苦的點點頭,雖然她的心情很差,但是事實就是這樣,她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所以她隻能試著接受這個事實。“走吧,來這裡的時候,我已經弄清楚瞭這裡的格局,我想,我們現在應該已經到主墓去看看,我想那裡面一定有很多秘密的。”葉皓軒道。“好。”劉麗定瞭定神發,她從地上站瞭起來,跟著葉皓軒和妙慧一起向前走去,她回頭看瞭一眼,她的身後什麼也沒有,隻有那堵冰冷的墻。很快,主墓室找到瞭,這個地方的周圍,有很多的巨石陣,也有很多巨石雕成的武士,而在這些武士的正中間,有一個石棺。這些武士,像是在保護著這個石棺的,石棺是打開的,葉皓軒湊近瞭石棺看瞭一下,裡面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東西,隻有一條石頭雕成的龍。隻是這條龍的身上,被層層枷鎖給鎖著,它似乎是在沉睡,但又似乎是受困在此。“這是……龍脈?”葉皓軒看著那條石龍,他微微的一驚,他已經確定,這條龍就是華夏的龍脈。華夏的龍脈共有十二處,暗合十二生肖,而這些龍脈,關系著華夏的運數,每一個龍脈,都代表著一些東西,葉皓軒並不知道這條龍脈代表著是什麼。“龍脈是什麼?”劉麗困惑的問道。“代表著華夏的天機運數,這是其中一條支脈吧。”妙慧對這引動有些瞭解,她湊上前看瞭看道。“不清楚。”葉皓軒搖搖頭道:“不過這條龍脈,是被鎖在這裡的,這是高人的封印,還是什麼?”“我不太清楚這其中包含的意思。”妙慧道:“如果是龍脈,那麼這古墓能隨著星辰變化而轉移位置就可可以理解瞭,因為天下運數,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所以龍脈,也會隨著地氣的變動而變化,它每次都會找風水寶地沉睡,然後繼續滋養龍氣,看樣子,它又快換地方瞭。”妙慧道。“它身上鎖著的鐵鏈是什麼?”劉麗說著好奇的上前,她伸手就向龍首摸去。“不要動。”葉皓軒連忙制止,但他還是晚瞭一步,劉麗的手已經觸摸到瞭龍脈的身上,隨著她的手在龍脈上一摸,隻見那條石龍在這瞬間仿佛活瞭過來,它猛的睜開瞭眼睛。緊接著,一聲龍吟響徹天地,然後那條巨龍身上的鎖鏈全部崩斷,一條虛影驟然飛起,然後一道白煙瞬間沖破天地。“發生什麼事情瞭?”劉麗嚇瞭一跳。“你放走瞭龍脈。”葉皓軒有些無語的說。“啊,那,那不會有什麼事情吧?”劉麗害怕的說,她真想把自己的手給剁瞭,沒事她摸什麼龍脈嗎。“不知道。”葉皓軒無奈的說:“由此可見,龍脈是由上古高人困住,然後按照天幹地支的次序不停的變換著位置,以保華夏運勢不衰,現在龍脈跑瞭,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我,我不是故意的。”劉麗自責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