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910章 安全感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42:57

第2910章 安全感“好,不管怎麼說,隻要有你在,我就安心。”劉晴這才點點頭,不管怎麼說,隻要有葉皓軒在,她會就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這種安全感,是她以前從來沒有過的。以前不管跟誰在一起,她都不會有這種感覺,但是每次和葉皓軒在一起,她都感覺自己是安全的。“放心吧,沒事的。”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恰好,我有些迷惑的事情,要去金字塔國那裡求證一下,這一次,順道把我的那點事情也一並解決瞭吧。”“你不會不方便吧?”劉晴問。“不會。”葉皓軒搖搖頭道:“你早點休息吧,我把京城這邊的一些事情處理一下,然後我們就馬上出發。”“好,我知道瞭。”劉晴點點頭,和葉皓軒見面瞭之後,她突然感覺自己安心瞭許多。回到瞭自己的別墅,葉皓軒沏瞭一杯茶,拿出一本現代編著的醫書看著,這本書是中醫學院的教材,是幾十位老中醫一同編出來的。這跟之前的醫書完全不一樣,這裡面編著的內容可以能讓人快速的瞭解中醫,不失為一部好教材,葉皓軒一邊看一邊不住的點頭,他覺得要抽個時間去中醫學院那裡看看,畢竟那可是他的心血。剛剛喝瞭一杯茶,葉皓軒頭頂上的吊燈一閃,突然滅瞭,整幢別墅都陷入瞭黑暗之中,葉皓軒抬起頭四處看瞭看,他有些詫異。這種地方,也會停電?這讓人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他站起來,取出瞭一支蠟燭,點燃瞭蠟燭之後他繼續看著這本醫書。就在這個時候,蠟燭上面的火焰忽暗忽明瞭幾下,他抬起頭,若有所思的向前看瞭一眼,然後合上瞭手中的醫書。“既然來瞭,就不要躲躲藏藏的瞭,現身一見吧。”葉皓軒微微一笑,他端起跟前的茶喝瞭一口,從容的把手中的茶杯放下來。人影一閃,一個人突然出現在屋子裡面,這個人並沒有開門,他竟然是穿墻而過的,他身材魁梧,整個人的身上,都散發出一股久居上位的氣勢,他從容的坐到瞭葉皓軒的對面。借著忽明忽暗的燈光,葉皓軒終於看清楚瞭,坐在他跟前的人,有著一張剛毅的臉,他就那樣四平八穩的坐在椅子上,頗有幾分上位者的氣息。龍翔,龍鱗掌權者,葉皓軒和他可不止打過一次交道瞭。“你知道我會來?”龍翔微微的一笑道。“你肯定會來。”葉皓軒淡淡的說:“我手裡拿著的女媧石,可是你夢寐以求的東西,如果你不找我來談變,你就不是龍翔瞭。”“女媧石你一定要保管好,這東西不能落入任何人的手裡。”龍翔淡淡的說:“不過今天,我找你來談的,不是女媧石的事情。”“那是什麼事情?”葉皓軒倒瞭一杯水道:“除瞭這些事情,似乎沒有別的事情是你關心的吧。”“我關心的事情很多,龍鱗,天宮,天下蒼生。”龍翔道:“我們龍鱗一族,傳承遠古真龍血脈,本來就是心系天下的。”“這話,你對小學生講講,或許他們還能相信。”葉皓軒輕蔑的笑瞭:“但是在成人跟前,千萬不要這麼說,你這樣會被人笑話的。”“你不相信我?”龍翔斜著眼睛看著葉皓軒道。“我不是不相信你。”葉皓軒搖搖頭道“而是從頭到腳,你說的話完全就是一個笑話。”“拜托,大傢現在都是成年人瞭,心系天下蒼生這種事情,隻有熱血小青年才能做的出來吧,我相信,龍鱗也好,天宮也好,不管是你還是龍伯,都是從自己的利益點出發的。”“你們在意的,隻有自己的利益,而並不是那些虛無的東西,說真的我也曾經熱血過,但現在,我的年紀雖然還沒有長大,但那股熱血已經悄然消退瞭。”“不是我自私瞭,而是我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熱血其實不管什麼用,你在一心為這個天下,但是總有些人會跟你過不去。”“呵呵,看來你對這個世界上的人,抱有一股濃濃的怨氣啊。”龍翔微微一笑道:“但不管怎麼說,你都要聽從我們的命令。”“這才是你今天來這裡真實的目的吧。”葉皓軒看瞭龍翔一眼道:“你是來告訴我,你才是龍鱗的老大,對於我們這些人,你掌有生殺大權,對嗎?”“生殺大權不敢當。”龍翔笑瞭:“但是,我們對你有著管轄權,我來這裡隻是想提醒你一下,隻要我們願意,我們隨時都可以把你從神壇上打落。”“你是指,醫聖?”葉皓軒笑瞭。“對,你現在是醫聖,但隻要我們願意,你這個名頭,隨時都會消失,你現在受萬人敬仰,但是隻要我們稍微點手腳,你就會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挺厲害啊,你們的厲害程度,遠遠的超過瞭我所知道的任何一個部門,任何一個暴力機構。”葉皓軒笑瞭:“但我能認為,你這是在威脅我嗎?如果是的話,那我也有必要提醒你一聲,我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別人的威脅。”“這不是威脅,這隻是提醒,一個善意的提醒。”龍翔微微一笑道:“當然,如果不是到萬不得一的地步,我們也不會這麼做,畢竟你的成就,現在已經擴散到瞭世界,你的影響力也擴散到瞭世界。”“和你為敵,我們冒不起這個險,但是如果我們之間真的發生什麼不愉快,或者說你真的做瞭讓我們不高興的事情,這一天,也不是不可能到來。”龍翔道。“說到底,這還是威脅嘛。”葉皓軒笑瞭笑道:“威脅就是威脅,別把威脅說的這麼好聽,我算是明白過來瞭,今天你來這裡,就是敲打我的吧。”“敲打不敢當,你是醫聖,而我不過是一個碌碌無名的人罷瞭,呵呵,試問現在天底下,誰不知道你醫聖是何方神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