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914章 關系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43:26

第2914章 關系“所以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們之間,互不相欠。”“呵呵,好一句互不相欠。”葉皓軒放聲長笑:“但事實上,我欠你很多,你放心,在我還完我欠你的這些東西之前,我不會放你走的。”“在我的印像裡,你可不像是一個對女人死纏爛打的人。”李言心盯著葉皓軒道:“別讓我看不起你。”“你就看不起我吧,無所謂。”葉皓軒笑瞭:“我在努力讓我的女人回心轉意,這樣也有錯嗎?”“以後你做什麼,我管不著。”李言心淡淡的說:“但是我們的關系,到此為止。”“能到此為止嗎?”葉皓軒上前一步,他貼李言心貼的很近:“你忘記瞭我們之間的一切瞭?你忘瞭,我忘不瞭。”“李言心,你等著,我不會放棄的。”葉皓軒道。“現在,你可以走瞭。”李言心道:“從今天開始,我會徹底切斷我們之間的血脈,我們之間,在無聯系。”“我不走。”葉皓軒耍起瞭無賴,他看著四周的環境道:“這個地方的環境不錯,我決定瞭,以後就住在這裡瞭,不管外面有什麼事情,我都不離開這兒瞭。”“你不走,可由不得你。”李言心冷笑一聲,她右手一震,掛在她右手上的那個手鏈發出一陣清脆的鈴聲,緊接著,兩條人影便立在瞭葉皓軒的跟前。這兩個人的身材並不算是很大,但是在他們身上,葉皓軒感覺不到人的氣息,而且更讓葉皓軒吃驚的是,其中一個人,居然是玄無涯。“別逼我把你扔出去。”李言心毫無感情的聲音從一側傳瞭過來。“血傀儡?”葉皓軒吃瞭一驚,李言心居然真的能用秘法控制這些血傀儡,要知道,這些血傀儡煉制不易,之前玄無涯也不知道費瞭多少的心血才為煉成,可是現在這些血傀儡,居然就這麼輕易的落到瞭李言心的手中。而玄無涯,更是慘被煉制成第十八名血傀儡,他的一生,簡直就是悲哀的一生,葉皓軒也有點為他悲哀。不過現在不是葉皓軒悲哀的時候,因為他發現,這兩名血傀儡已經趨於大成的境界,如果李言心真的下發指令,他們絕對可以在瞬間將自己擊敗。太可怕瞭,這種東西,本來就不該存在這個世界上。“言心,回頭是岸。”葉皓軒無奈的退瞭一步。“我也想過回頭是岸。”李言心笑瞭笑,她搖搖頭道:“但是葉皓軒,你難道一點也沒有看清楚形勢嗎?”“六大真武世傢現世,他們入世,是幹什麼的我想你比我更加清楚。”李言心道:“我攜一十八名血傀儡,於無名山自立一派,不僅僅全是為瞭大乘,更重要的,是自保。”“我承認,這個世界已經變瞭。”葉皓軒沉默瞭片刻道:“但是你真的沒有必要這樣。”“我有我的路要走,看在我們之前的情分上,我可以提醒你一下。”李言心道:“這個世界已經不是以前的世界瞭,六大真武傢族現世,更是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而你,則是首當其沖,如果有機會,你找個真武世傢,去投靠吧。”李言心道。“不如我投靠你吧。”葉皓軒笑瞭笑道。“我習慣獨來獨往。”李言心瞥瞭葉皓軒一眼道:“現在要麼你走,要麼,我讓他們把你給扔出去。”李言心的話音一落,兩具血傀儡齊齊的上前一步,他們身上散發出駭人的氣勢,這讓葉皓軒不得不在後退幾步。他突然發現,他祖宗留給他的那點東西,現在已經不夠用瞭,現在的世界格局,發生瞭天翻覆地的變化,葉皓軒從來沒有這樣無力過。而且他覺理,龍翔說的沒錯,他的實力尚可,隻是缺乏與他實力相匹配的武技。“好,我走。”葉皓軒無奈的搖搖頭,他嘆瞭一口氣,看著李言心道:“你多保重。”“我會的。”李言心笑瞭,她右手一揮,葉皓軒周邊風雲變幻,等他在睜開眼睛的時候,他已經又處在那個孤峰之上瞭。看著那塊石碑,葉皓軒微微的嘆瞭一口氣,他的心情有些沉重。自從飛洲裡那個小遠古世界形成以後,這個世界上每天都在發生著變化,生平第一次,葉皓軒迫切的希望自己變強。玄無涯死瞭,但六大真武傢族現世,這些人,更是一些不知道活瞭多少年的老怪物,葉皓軒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他隻是覺得,如果他在這樣下去,恐怕真的不會適應這個世界瞭。京城葉皓軒覺得,現在他對京城有著很大的眷戀,因為這裡是他的傢,但偏偏每次他回傢以後,在這裡呆不瞭多久就要離開。陳若溪默默的幫葉皓軒收拾好行李,然後一遍又一遍的察看到底還缺什麼東西,還一直的囑咐著在那邊熱,要葉皓軒註意身體。其實葉皓軒現在的鳳魂之軀,刀槍不傷,更別談什麼風熱感冒的病瞭,他現在幾乎是百毒不侵的,不過陳若溪這樣叮囑著,葉皓軒還是感覺到心頭有一股暖意。“好瞭,好瞭我知道瞭。”葉皓軒攬過瞭陳若溪,他笑道:“你說的這些,我都會註意的,而且你也別擔心我,我現在的身體,就算是想生病恐怕也難。”“另外,最重要的一點。”陳若溪握著葉皓軒的雙手道:“在那一定要小心,這一次金字塔國之行,我是隱約的感覺到不安。”“不安什麼?”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你要知道,我可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什麼事情現在還能難得倒我呢?”“話雖然這麼說,但你還是要小心點才行。”陳若溪白瞭葉皓軒一眼道:“我怎麼感覺你現在自信心這麼爆棚啊?”“不是自信心足。”葉皓軒笑瞭笑道:“而是我感覺有你在我身邊,踏實。”“你要知道,你現在身負多大的責任,一大群人都等著你養呢,如果你有什麼三長兩短,那我們以後真的不知道怎麼辦瞭。”陳若溪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