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915章 關聯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43:35

第2915章 關聯“放心吧,不會有事的,這次去,隻是揭開一些謎。”葉皓軒道:“而且我感覺,金字塔國那裡,一定和女媧石有著某些什麼關聯。”“不管怎麼說,一定要註意。”陳若溪想瞭想道:“特勤局那邊的工作,我想辭瞭。”“為什麼要辭瞭?”葉皓軒微微的一愣道:“在那邊工作不順心?還是說,特勤局內部比較亂?”“都有。”陳若溪搖搖頭道:“之前,天宮和龍鱗是相互制約的,這兩個部門也一直是競爭的關系,但因為相互制藥,所以會達到某種平衡。”“但是現在不一樣的,龍鱗制約著天宮,而特勤局現在是天宮的總部所在,所以首當其沖,現在的特勤局,亂瞭。”陳若溪嘆瞭一口氣道:“山頭林立,人人都求自保。”“呵呵,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這句話誠然不錯。”葉皓軒笑瞭笑道:“這種事情,在華夏也算是比較常見的吧。”“其實天宮也好,龍鱗也好,並不完全是受國傢控制的,國傢對他們的行為也沒有真正的管控權,這些部門本來就是江湖中的一些同盟…隻不過發展到後來,變成這麼強大的存在瞭。”“現在兩大部門內亂,跟各大真武傢族現世有關系嗎?”葉皓軒問。“有一定的關系。”陳若溪道:“你也知道,真武傢族的實力很強,他們幾乎不現世,一旦現世,那就代表著有特殊事情的發生。”“而且他們傳承的是上古諸神諸位大能的血脈,世俗的法律對他們根本沒有什麼約束力。”陳若溪道:“所以天宮和龍鱗,現在其實是在融合階段,要麼天宮吃瞭龍鱗,要麼龍鱗吞並瞭天宮。”“也隻有這兩大部門合在一起,才有可能和那些真武傢族對抗,玄無涯夠厲害瞭吧,但是他的半玄道,在真武傢族中,連入門都算不上。”陳若溪嘆道:“不過依目前的形勢來看,天宮和龍鱗僵持著,誰也不肯讓步,到底誰能笑到最後,現在誰也說不清楚。”“不過以現在的形勢來看,龍鱗的勝算可能會大一些。”葉皓軒想瞭想道:“不過龍傲也不是吃素的,有他在,可保天宮無憂,但如果他不在瞭,那就難說瞭。”“現在嚴格來說,這個世界亂象已顯瞭,雖然對普通人的生活沒有太大的影響,但是對我們來說,影響是很大的。”陳若溪道。“你現在離開特勤局,有什麼打算?”葉皓軒道。“不知道,我還正在考慮。”陳若溪道:“如果我還尚在特勤局,那麼對你還會有點幫助,但如果現在我離開瞭,可能就幫不瞭你瞭。”“你隻管順著自己的心意去做就行瞭。”葉皓軒微微一笑道:“你要清楚,是我保護你,而不是你保護我,隻要你不願意呆,隨時都可以離開。”“好,我知道。”陳若溪點點頭,她猶豫瞭一下道:“現在京城,已經不是以前的京城瞭,你不常在這裡,這裡的格局,可能會有些變化。”“什麼格局?”葉皓軒詫異的問道:“難不成有什麼不怕死的人又要出來興風作浪瞭嗎?”“目前還沒有,不過恐怕很快就會有瞭。”陳若溪嘆道:“六大真武傢族現世,他們最先要做的,肯定是要在世俗裡面扶持他們的代言人。”“然後呢?”葉皓軒問道:“他們不是遠古大能的後裔嗎?他們要代言人幹什麼?”“各大真武傢族需要很多資源的。”陳若溪道:“他們也要適應這個社會,也要在這個社會中生活,而他們的修練資源,可是需要大量的資金的。”“所以他們必須在世俗中培養一些人,為他們服務,為他們賺錢。”陳若溪道。“那這麼一來,就熱鬧瞭。”葉皓軒微微一笑道:“聽你這麼說,我怎麼感覺,各大真武傢族,有點來者不善呢?”“他們本來就是來者不善。”陳若溪看瞭葉皓軒一眼道:“你真的以為他們是為瞭三千世界的事情而來?”“不是嗎?”葉皓軒無奈的說:“他們的先祖,佈下九洲結界,讓我們這個世界與三千世界隔絕,而他們的後人,卻對此漠不關心?這有點說不過去瞭吧。”“如果我說,他們的終極目的,是破開九洲結界,去重新找一塊凈土,繼續他們的真武道,你會怎麼想?”陳若溪道。“為什麼?”葉皓軒倒是吃瞭一驚:“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我們這個世界的修練資源,太少瞭,天地靈氣匱乏,已經不適合真武者的生存瞭。”陳若溪搖頭道:“三千世界何其廣大,如果我是他們,我肯定會破開結界,去三千世界找一處適合修練的地方繼續修行。”“以達到遠古大能們的境界,破開虛空,不入輪回,這樣豈不是更好?在地球上,隻會消磨他們的壽命,他們不是神,總有一天,他們的壽元會盡的。”葉皓軒沉默瞭片刻道:“看來,我們這個世界上越來越熱鬧瞭啊。”“他們也不全是。”陳若溪笑瞭笑道:“現在六大真武傢族中,應該也有著分歧的,有一部分則是主張破開結界,到三千世界中去尋一塊凈土,而另外一部分人則是堅守著祖先的那份基業,至於以後的結果會怎麼樣,誰也說不清楚。”“好吧。”葉皓軒道:“總之事情是越來越復雜瞭,這倒是真的,走一步說一步吧,關於真武傢族的事情,你要多留點心,有什麼事情,第一時間跟我聯絡。”“好的,我會的。”陳若溪想瞭想道:“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暫時還是留在特勤局裡面吧。”“你留在這裡面可以,但是你要清楚,你要明哲保身,不要摻雜到他們任何派系的鬥爭中。”葉皓軒道:“如果有什麼情況,馬上離開。”“我知道,我會小心的。”陳若溪微微一笑道。濱河會所。葉皓軒在這裡見到瞭花玥和鬱峰,幾個人也是很久不見瞭,現在見面,自然是舉杯痛飲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