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916章 離開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43:42

第2916章 離開“葉少,現在留在京城的時間可是越來越少瞭啊,難得你回來一次還記得我們。”花玥笑吟吟的說。“時間不夠,這不在京城停不瞭幾天,馬上就又要離開瞭。”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你們最近怎麼樣瞭?”“還好,京城現在是葉少的天下,那些人就算不是給我們兩個人面子,葉少的面子不敢不給,所以不管哪方面的生意,都順風順水的。”鬱峰笑道。“鬱傢的老頭子,現在對你怎麼樣?”葉皓軒問。“還好,其他人也不鬥瞭,現在鬱傢基本上算是我當傢做主瞭。”鬱峰微微一笑道。“那就好。”葉皓軒舉起杯子喝瞭一杯,他把杯子重重的頓在瞭桌子上,一幅心事重重的樣子。“葉少有心事?”花玥是一個八面玲瓏的人,他瞬間便看明白瞭葉皓軒這是有心事,不然的話他也不會是這麼一幅表情。“京城,恐怕要變天瞭。”葉皓軒笑瞭笑道。“葉少這是什麼意思?”鬱峰和花玥都不自由主的一愣,他們有些不是太明白葉皓軒到底是什麼意思。“皇帝輪流做。”葉皓軒笑瞭笑道:“如果哪一天,京城不是我說瞭算瞭,二位會怎麼樣?”“葉少你在開玩笑吧。”花玥和鬱峰對視瞭一眼道:“京城,一直都會是葉少的天下,怎麼可能會讓其他人說瞭算呢?”“我是說萬一。”葉皓軒把玩著手中的杯子道:“你們不懂,這個世界不是以前的世界瞭,或許你們普通人的圈子裡沒有什麼明顯的改變,但事實上,變瞭很多。”“葉少的話讓我感覺到有些雲裡霧裡瞭。”花玥有些無奈的說:“但我感覺,葉少的意思是說,可能會有其他的人冒出頭來?”“對,就是這個意思吧。”葉皓軒微微一笑道:“如果有其他的人冒出頭來,你們會怎麼樣?”“葉少一定是在開玩笑。”鬱峰幹笑瞭兩聲道:“現在放眼京城,有誰敢與葉少爭鋒呢?呵呵,我感覺,葉少是不是有些多慮瞭?”“對啊,現在京城,有誰敢冒頭?”花玥也微微一笑道。“我今天來不是跟你們開玩笑的。”葉皓軒道:“隻是想提醒你們一下,或許不久以後,京城會有新秀冒頭,他們的背後,或許有神秘世傢的支持。”“什麼神秘世傢?”花玥和鬱峰又對視瞭一眼,他們現在才感覺到葉皓軒有點嚴肅,他真的不是開玩笑,也不是喝多瞭,他是在很認真的講話的。“很厲害的世傢。”葉皓軒想瞭想道:“他們會找些人出來,搶地盤,搶利益…所以你們兩個,要小心瞭,我不在京城,千萬不要與人起沖突,當然,如果你們還當我是老板話。”“我們當然會把葉少當成老板。”花玥反應比較快,他連忙表忠心道:“葉少,你這是信不過我們?”“不是信不過你們。”葉皓軒搖搖頭道:“其實我現在看透瞭,人嘛,無所謂忠誠不忠誠,大多數圈子裡的人,無非都是利益綁在一起罷瞭。”“現在你們跟我,那是因為我給你們的多,而且我能為你們檔下一切,但如果哪一天,我不占優勢瞭,你們另投其主,也不是不能理解的。”葉皓軒道。“葉少,你這是在看不起我們兄弟兩人啊,葉少重情重義,不是之前的葉連成能比的,我們跟你,踏實,安心。”鬱峰道:“不管以後有什麼厲害的角色在露出頭來,我們也會對葉少忠誠不二的。”“對啊,葉少,你完全是多慮瞭。”花玥舉起杯子,信誓旦旦的說:“葉少,你放心,我相信你的為人,也相信你的能力,就算是天塌下來,你也能為我們檔著,所以這輩子,我們跟定你瞭。”“那好。”葉皓軒微微一笑道:“這一次我去金字塔國,可能時間會久一些,如果京城發生什麼事情,我希望,你們一定要撐住。”三人舉杯共飲。今天晚上幾個人沒少喝酒,葉皓軒酒量不錯,愣是把花玥和鬱峰兩個人喝趴下下,見兩人實在是不能在灌瞭,他這才微微一笑,招來一個服務員道:“把你們老板帶到休息的地方去醒醒酒。”“好的葉少,我現在就去。”服務員一點頭,他叫來幾個人,把花玥和鬱峰抬瞭下去。兩人也確實喝多瞭,愣是一夜都沒有醒來,第二天一大早,花玥一醒來,他就一骨碌爬起來。“有人嗎?”花玥披上衣服,叫瞭一聲。酒店外面一直有人候著,花玥一叫,馬上有一名服務員進來道:“花少有什麼事情?”“鬱峰呢,他去哪裡瞭?”花玥道。“他就在隔壁呢,現在應該沒有醒來。”服務員道。“把他門打開,我要見他。”花玥道。鬱峰的酒還沒有完全醒,花玥愣是找人把他給弄醒,鬱峰清醒瞭之後道:“我正想著醒瞭以後去找你問問情況呢。”“你也感覺,葉少有點不對勁?”花玥問。“不對勁,說的這些話,也有些莫名其妙。”鬱峰搖搖頭道:“但是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他說的這些話意思到底是什麼意思?”“他的大致意思就是,京城可能會出現一些變故,如果另有厲害的角色出現,我們跟瞭別人,他也不怪我們。”花玥思索著道。“他也是提瞭一下,說會有一些隱藏的世傢現世,然後來爭資源,我不太清楚那些隱藏世傢指的是哪些世傢?”鬱峰思索道:“而且,我更不明白,有什麼隱藏世傢,能壓得過葉傢?”“葉少,已經脫離瞭普通人的范圍瞭。”花玥嘆瞭一口氣道:“他所說的隱藏世傢,看起來連他自己都有些忌憚。”“那些隱藏世傢,到底什麼來歷?”鬱峰也百思不得其結。兩人苦苦思索瞭半天,然後對視瞭一眼,同時說:“怎麼辦?”“我也不知道,以後如果真的有什麼,是繼續跟著他,還是轉投其他的陣營。”花玥皺著眉頭道:“他之所以告訴我們,就是想讓我們有一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