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926章 危機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45:08

第2926章 危機“你剛才,已經破壞瞭我們的計劃瞭。”奧麗特盯著葉皓軒道:“如果不是因為那樣的話,我們現在已經解決瞭這一次危機瞭。”“你所謂的解決危機,就是殺人嗎?”葉皓軒冷笑一聲道:“那麼我問你一句,你們要殺多少人才算完?”“這是我們現在能想到的唯一辦法,你不瞭解魔後,你根本不可能殺得死她。”奧麗特道。“這個世界上,沒有殺不死的人。”葉皓軒笑瞭:“你們殺不死她,是因為你沒有弄清楚她的弱點在哪裡。”“我們比你更清楚她的弱點在哪裡。”奧麗特有些不悅的看瞭葉皓軒一眼道:“沒有人比我們更清楚她瞭。”“哦,你們就是那位年輕法老的後裔?”李玉明白瞭過來。“是,我們的祖先,有一個名字,叫做伊莫頓。”奧特麗道。“哦,那昨天晚上,在酒店裡面鬼鬼祟祟的人,就是你們吧?”李玉笑瞭,他記得,昨天有人去動法老的遺體。他沒有深究那些人到底是誰,不過看眼前的這種情況,不用問也知道這件事情是誰做的,畢竟那棺材裡面裝著的,是奧特麗的祖先。“既然你已經知道瞭,那麼最好把他的遺體交出來。”奧特麗道。“恕我辦不到。”李玉聳聳肩膀道:“在歷史上,伊莫頓統治的那個時代,是一片空白,現在不僅是你們金字塔國,就連世界上的一些考古組織都對那片缺失的歷史感覺興趣。”“那段歷史,確確實實的存在過。”奧特麗道。“但現在問題來瞭。”李玉笑瞭笑道:“那段歲月裡,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以至於那段時間的統治者,將它硬生生的從歷史上抹去?”奧特麗沉默瞭,良久,她才道:“那段時間對於金字塔國來說,是一段十分黑暗的歲月,因為太多東西,不是普通人應該知道的,所以當初,我們的祖先,那位年輕的法老便將它從歷史上抹去。”“而在不久後,他也病逝,每個法老在位的時候,都會為自己修建一處金字塔,他也不例外,但是他沒有葬入金字塔裡面。”奧特麗道:“但是,我們是他的事人,這點無須質疑。”“證據呢?”李玉雙手一攤道:“我和金字塔國當局打過招呼,答應他們要把那位法老的遺體給送回去,如果現在我把它給瞭你們,那我怎麼向他們交待?”“你不需要交待。”奧特麗冷冷的說:“因為這本來就不是普通人所能理解的事情。”“你說的輕松,但是我跟你們不一樣,我還是受這個世界上的法律道德約束的,如果屍體不見瞭,他們找我要,我找誰去?”李玉雙手一攤道。“行瞭,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把我朋友帶到哪裡去瞭?”葉皓軒皺瞭皺眉頭,在這裡耽擱的時間已經不短瞭,雖然和眼前的這些人並不是敵人,但是他隱約感覺到有些不妥瞭起來。畢竟,在金字塔國,那些勢力可不僅僅隻有這麼一處,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地裡覬覦這些呢。“跟我來吧。”奧特麗瞪瞭李玉一眼,她打算暫時把這些事情給放下。奧特麗帶著所有人來到瞭另外一處比較隱秘的地方,這個地方就是他們的隱匿地點,隻是推開瞭門以後,奧特麗不由得吃瞭一驚。隻見數名身穿黑袍的人倒在地上,這些人正是她們的人,現在室內空無一人,更不見劉晴的身影。“發生什麼事情瞭?”奧特麗一把抓住一名垂死的黑衣人,她急急的問道。“是,是魔盟的人,他,他們劫走瞭她。”這名黑袍人說話瞭這句話,就撲通一聲倒在地上,片刻後便沒有瞭聲息。“魔後的人來過瞭?”葉皓軒問。“是的,是她的人來過瞭,他們有一個名字,叫做魔盟,他們信奉魔後,尊她為神靈,所以他們一直跟我們做對。”“你的意思,就是這些事情是魔盟的人做的?”李玉四下看瞭一下,他在地上看到瞭一個血色的標記,這個標記是圓狀的,看起來像是一個符號。“沒錯,就是他們,也隻有他們才會在殺人之後,在地上留下這些標記。”奧特麗點點頭,她走到瞭那個標記前,蹲下身去,伸手觸摸瞭一下那個標記的周邊。標記上面隱約還有些火熱的感覺,這已經確定,就是那些人做出來的,別人想防冒,是不可能的。“你做的好事。”葉皓軒瞥瞭奧特麗一眼,然後就走瞭出去,李玉也跟著走瞭出去。龐大的神念發出,葉皓軒感受著這裡發生過的一切,很快,他鎖定瞭一個方向,他轉身對李玉道:“你和他們這些人交流交流,我去救劉晴。”“一個人行不?”李玉有些疑惑的看瞭葉皓軒一眼道。“嘿,你這是信不過我啊。”葉皓軒咧嘴笑瞭,他拍拍李玉的肩膀,然後身形一閃,人已經消失在數丈開外。“他去幹什麼?”奧特麗走瞭出來,看到離開的葉皓軒,她有些不解的問。“去追魔盟的人。”李玉笑瞭笑道。“魔盟的人,向來是無影無蹤的,我們和他們算是死對頭瞭,可是連我們都沒有弄清楚他們到底在哪裡,他怎麼能找得到?”奧特麗道。“哈哈,那是你們。”李玉哈哈大笑道:“但是這難不倒他,你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東西叫做神念。”“你們華夏人都是這麼厲害,這麼神秘嗎?”奧特麗喃喃的說,對於神秘的東方,她瞭解的並不多,但是從那個世界裡爆出來的種種傳聞足以證明東方的神秘世界到底有多厲害。“也不是,看人的。”李玉微微一笑道:“恰好,剛才走的那個人,是我們華夏第一人。”“哦,還沒有問,你們是誰?”奧特麗問道。“我叫李玉,可能你不認識我,因為我一直是搞地下工作的,平時也不出現在公眾的視野裡。”李玉微微一笑道,但是他,你可能會如雷貫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