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933章 重生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46:14

第2933章 重生“對,這絕對不是一件什麼好事。”奧特麗道:“她現在最想的就是重生。”“我感覺到有點混亂。”李玉道:“她不是重生之後,才可以用聖典復活不死軍團嗎?現在她唯一復活的機會被葉皓軒給打斷瞭,她現在還能直接跳過這一步去找聖典?”“這兩件事情一點也不沖突。”奧特麗道:“她本來可以借助你們的人重生,但是這件事情失敗瞭,失敗瞭之後,她可以擄去劉晴的魂魄,然後用她的魂魄去祭祀聖典。”“那麼我們還等什麼?”葉皓軒皺眉道:“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應該是去沙漠深去,去找到那個喪心病狂的女魔頭,把她所有的陰謀都給扼殺嗎?”“可是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不知道那處古老金字塔的遺跡在哪裡。”奧特麗有些為難的說:“你也知道,那個地方是我們文明的起源,所以它所在的地方相當隱秘。”“你們做為法老之後,難道一點也沒有關於你們文明起源的那座金字塔一點消息嗎?”葉皓軒有些無語的說。“有,但是大部分都是傳說,而且這些傳說很多。”奧特麗嘆瞭一口氣道:“而且關於遺跡所在的地方,傳說至少有一十八種,而你也知道,在我們的國傢,有著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所以我們想從這麼大的一片沙漠裡面找到這處遺跡,恐怕不容易。”奧特麗嘆瞭一口氣道。“那倒也未必。”奧特麗想瞭想道:“在我們傳承下來的東西裡面,有關於我們金字塔國文化的起源傳說,而且我們經過層層篩選,有三處地點,最有可能就是我們文化的源地。”“所以,現在當務之極,我們隻要兵分三路,分別去那三處遺跡的地方,我們之間相互聯系,如果誰先發現他所負責的那塊地是遺跡所在,那麼我們就往那處方向進發,不過我們要快,最好是趕到魔後到達那裡之前找到遺跡。”“這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李玉微微的點點頭道:“而事到如今,我們也隻有用這個方法瞭,分班吧,我們兵分三路,分別照著你們傳承下來的遺跡去找。”“我比較喜歡獨來獨往,我就一個人去一個地方吧。”葉皓軒聳聳肩膀道:“至於你們,你們看著辦吧。”“那好,我們一路,你自己和你的人一路。”奧特麗對李玉說。“隨便。”李玉笑瞭笑,他的足跡幾乎遍佈地球所有的地方,而且他本身和葉皓軒一樣,也是某種傳承加身的,所以讓他獨自生存在沙漠裡面,對他來說,也不是一件什麼難事。“你要清楚,沙漠裡面的危險是挺多的,如果你沒有到過沙漠,最好是找一個不錯的向導帶著你們,不過我們所要去的地方可能有些兇險,不一定會有人願意跟著你們去。”奧特麗看瞭一眼李玉和葉皓軒道。“我到過沙漠,我也知道沙漠 裡面是如何生存的,所以我不用擔心,倒是你,醫聖,你去過沙漠裡面嗎?”李玉回頭看著葉皓軒道。“沙漠我倒是沒有去過,但是我去過比沙漠更兇險的地方。”葉皓軒笑瞭笑,他有些無所謂的說:“所以這些東西對我來說,不算是什麼大事,你就給我地址吧,我打聽清楚地點就過去。”“那好,隨我來吧。”奧特麗點點頭,她帶著葉皓軒和李玉,向裡面走去,她在墻壁上一摸,隻見一扇隱藏著的大門向兩側打開,這扇大門和墻壁是一體的,如果不仔細看的話,你是絕對不可能發現這墻壁是兩扇門,偽裝的很好。大門打開瞭以後,隻見一座富麗堂皇的神殿出現在眾人的眼前,神殿裡面不知道是什麼地方散發出金黃色的光華,大殿正門的兩側,是一些手持長矛的獸首武士。而正殿的正中央,有一尊高大的神像立在上方,這座神像的表情看起來十分的孔有力,他手持權杖,一幅高高在上,俯覽眾生的樣子。奧特麗虔誠的跪倒在地上,她的口中念著不知名的禱語,跟前的這尊神像,似乎是她的祖先,也就是金字塔文化的起源的那個神人她們世世代代,幾乎都把這個人奉為神。終於,祈禱完瞭,她站起來,從神像的下方取出瞭一個長方形的盒子,盒子裡面放著一張地圖,這張地圖,是埃及最大沙漠的地圖,在這上面,標註著無數個紅點。其中有三個紅點的范圍是比較大的,奧特麗指著地圖上顏色最重的三個紅點道:“這三個地方,就是遺跡可能存在的地方,我們隻要按照這上面的指示去找,一定能找得到。”“那好,我選擇這處吧。”葉皓軒指瞭指沙漠最深處的一個紅點,他淡淡的說。“那我選這裡。”李玉也選擇瞭自己要去的地方。“那好,這些地方,是沙漠的深處,你們可能不瞭解我們這裡的黑沙漠,這些地方可不比你們旅遊的景點那樣,在那裡你可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危險,而且這些危險,可能會超乎你們的想像之外。”奧特麗嚴肅的說。“瞭解。”葉皓軒笑瞭笑,他沒在說什麼,他隻是想說,他有些時候遇到的危險,可比沙漠裡遇到的要嚴重的多。不過葉皓軒也清楚,這些地方既然是遺跡的深處,那麼這個地方就一定有與眾不同的地方,所以葉皓軒覺得,這些地方肯定也會有些危險。“那好,大傢都註意安全,我們這一次的首要任務,不是你們朋友的魂魄,而是要把奈菲塔莉的一切陰謀,都給抹殺掉,你們要清楚,她到底有多危險,而不死軍團一旦來到這個世界上,那麼對我們所有人來說,將是一場巨大的災難。”“明白。”李玉點點頭,一行人又做瞭一些商量,然後便各自離開瞭。臨走之前,葉皓軒到劉晴的病房看瞭一下,現在的劉晴沒有一點知覺,就好像是睡著似的,而且不管醫術在厲害的權威機構,都查不出來她到底是什麼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