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943章 人心不足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47:44

第2943章 人心不足“人心不足啊。”葉皓軒無奈的搖搖頭道:“這事,也不能全怪他,也怪你們於傢自己太貪心,如果不是你們於傢對於這件事情報的希望太大,又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人心貪婪,換瞭誰都一樣的。”於潔沉默瞭片刻,這才嘆瞭一口氣道。“沒辦法,人性就是這樣。”於潔搖搖頭,她有些無奈的說:“不管是在聖人的人,他總會有私心的,隻要他有私心,那麼他就會一步一步的走向深淵。”“所以你們今天有這樣的遭遇,其實真的怪不瞭別人。”葉皓軒嘆瞭一口氣道:“怪隻怪,人心不足吧。”“對,不怪別人,我們也不能怪別人,我們隻怪自己人心不足。”於潔說著拿出一張地圖,地圖上標註著一個紅點。“這個地方,就是秘境所在的地方,我不知道你一個人在沙漠裡行走到底是什麼意圖,或許你原本要去的地方,跟我們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地方吧。”“你說對瞭。”葉皓軒拿出瞭自己的地圖,地圖上標註的紅點和劉潔標註的紅點是一模一樣的,他淡淡的說:“我們去的地方是一樣的,同樣是那個叫做死亡之海的地方。”“但是我們的目的不一樣。”葉皓軒收起地圖道:“那個地方並沒有什麼金銀財寶,也沒有什麼長生不老的秘術,如果你得到有這方面的啟示,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那是一個陰謀。”“那你去那裡幹什麼?”於潔盯著葉皓軒道:“無利不起早,每個人都是為瞭自己,如果那裡沒有什麼好東西,你去那裡又是為瞭什麼?”“呵呵,我說我是去冒險,你肯定不相信吧。”葉皓軒道。於潔不說話,但是她的表情已經代表瞭她的立場,她的意思已經很明顯瞭,我相信你才有鬼。“行瞭,不說這些不切實際的話瞭。”葉皓軒搖搖頭道:“總之你要知道,我去那裡肯定是有我的事情要做的,但我的目標和你們是不一樣的。”“你的目標是什麼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我隻在意的是,我親人的屍骨到底能不能帶得回來。”於潔淡淡的說。“行,你有你的目的,我也有我的目標,我們大傢誰也別管誰的事情,就這麼說定瞭。”葉皓軒一拍手,然後轉身向前走去。黃沙彌漫,前面看起來一片霧茫茫的,就算是面對面站著的人,也有些看不真切,這片古老的沙漠果然不一般,走瞭大半天以後,葉皓軒便感覺到有些疲憊。以葉皓軒現在的實力,雖然達不到超凡入聖的那種地步,但是他至少也是這個世界上顛峰的人物,如果是在正常的地方,他就算是飛奔三天三夜也不會感覺到累。可是在這片古老的沙漠裡面,他居然感覺到瞭累,看來這片神秘的地域,確實有些不一般的地方,葉皓軒找瞭一個地方,坐瞭下來打算在這裡休整一下在向前走。於潔的體力早就有些支撐不住瞭,但是她的性格要強,所以葉皓軒不說停下來休息,她絕對不會說休息。“喝水。”葉皓軒遞給瞭於潔一瓶水,然後自己也打開瞭一瓶,他喝瞭半瓶水,把剩餘的水澆在瞭腦袋上,葉皓軒搖搖頭,甩下瞭水珠,這才感覺精神好瞭點。一邊的於潔看著葉皓軒,她不由得有些皺眉道:“你知道,水在沙漠這種地方意味著什麼嗎?”“不知道,意味著什麼?”葉皓軒微微一笑道。“生命。”於潔認真的說:“在這種地方,你可以缺乏食物,但是你不能少瞭水,你不知道一滴水到底有多珍貴吧。”“我帶有充足的物資,所以我可以盡情的揮霍。”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於潔對葉皓軒簡直無語瞭,她不知道葉皓軒的物資是從哪裡來的,在她看來,葉皓軒就是身無長物的,他身上甚至一個包都沒有,但令她好奇的是,葉皓軒有著源源不斷的物資,難不成這傢夥身上有什麼聚寶盆不成?“距離我們的目的地還有多遠?”葉皓軒問。於潔拿出瞭地圖,她看瞭一會兒道:“大概一百多公裡,但就是這一百多公裡的地方,就是生命的禁區,我們來這裡的時候,是按照天時而來的,在我們選的時辰,那個地方的危險都不會出現。”“但是現在那個時辰已經過瞭,所以該有的危險,一個也不會少。”於潔道。“好吧,我知道瞭。”葉皓軒道。“我不清楚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沉默瞭片刻,於潔發話瞭:“但是現在我真心的想勸你一句,前面的路不好走,我們選的時間是那個地方的危險最少的時間,但我們整個於傢精英幾乎全部葬身在那個地方瞭。”“你不是活的好好的嗎?”葉皓軒笑道:“你要記著,老天是有眼的,不管在危險的地方,總會有一線生機。”“我這隻是意外。”於潔搖頭,她嘆氣道:“我知道現在我勸你你也聽不進去,當然,你有你的目的,我管不著。”“哈哈,我們不都是有自己的目的嗎?包括前面的那群人,他們同樣有他們自己的目的。”葉皓軒向前方某個地方指瞭指。“有人?”於潔聽出瞭葉皓軒話裡的意思,她迅速的站起來,盯著葉皓軒所指的那個方向,一把銀亮的手槍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她手上。“什麼人,出來。”於潔手槍指著葉皓軒所指的方向沉聲喝道。“別開槍,千萬不要開槍。”一個沙啞的聲音傳瞭過來,緊接著一個灰頭土臉的人影出現在兩人的視野裡。這是一個中年男人,因為這個地方剛剛經歷瞭一場巨大的沙塵暴襲擊,所以他現在幾乎像是一個土人,而且他的體力透支的比較嚴重,他走路的時候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走的。這個人“滾”到瞭葉皓軒和於潔的身邊,他撲通一聲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他用乞求的眼神看著於潔手中的半瓶水,斷斷續續的說:“水,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