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952章 找死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49:03

第2952章 找死在鎖定瞭葉皓軒之後,他動瞭,他迅速的向葉皓軒奔出,然後一個空躍,整個人騰空而起,同時手中的匕首向葉皓軒襲來。葉皓軒一把奪下瞭他的匕首,然後順手一拳砸瞭過去,砰,疤狼的身形向後飛去,撲通一聲,他整個人倒在沙堆裡面。疤狼的身手不錯,但這是對普通人而言,對上葉皓軒這個層次的人,他簡直就和一個剛學會步的小孩子沒有什麼區別。葉皓軒沒有下死手,他隻是想讓這傢夥知難而退,但是疤狼這傢夥身上有股狼性,他落在地上之後迅速的站起來,又一次向葉皓軒撲瞭過來,看這一次的沖勢,比起上一次似乎更猛。葉皓軒搖搖頭,他一把抓住疤狼,然後把他重重的摔在瞭地上,地下的沙子太過於松軟,落在地上之後的疤狼整個人幾乎都被埋到瞭沙堆裡面。但是他倒地之後,在地上頓瞭頓,然後在一起站起來,向葉皓軒沖瞭過來。“真是個固執的傢夥。”葉皓軒搖搖頭,他突然向前一腳踹出,疤狼的胸口被葉皓軒一腳踹中,然後他的身形像是斷瞭線的風箏一般向後跌飛而出,接著撲通一聲倒在沙地裡。“這是最後一次瞭。”葉皓軒道:“有在一在二,沒有在三在四,你的忠心我理解,但不要挑戰我搞錯限,我可不是那麼好脾氣的人。”“哈哈,那就拿出你的真正實力,和我撕一場吧,我知道對你來說,我連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孩子都不如,但我還是想看看你的實力,我想知道這個世界上的強者到底是什麼樣的,醫聖,拿出你的實力來。”“你知道我的身分?”葉皓軒有些詫異的看著疤狼,他沒有想到這傢夥早就認出來自己瞭。“是的,我早就看出來瞭,別人或許對你不熟悉,但是我對你熟悉,因為我見過你本人。”疤狼笑呵呵的說:“你可是大名鼎鼎的醫聖,我死到你手裡,也是一件極有面子的事情。”“你這是何必呢?”葉皓軒無奈的說:“死在誰手裡,都不是一件什麼榮耀的事情,所以我勸你還是不要這樣瞭,你以後還有大好時光呢。”“呵呵,我有自己的路要走,我老板讓我留下你,那你今天就不能離開這裡。”疤狼呵呵一笑,他在次向葉皓軒沖瞭過來。砰…疤狼在一次跌飛瞭出去,這一次葉皓軒下手明顯比剛才重瞭,疤狼撲倒在一片沙堆前,他半天沒有站起來。終於,他拖著身子站瞭起來,但是當他站起來的瞬間,他感覺自己的腳下一軟,他低頭一看,隻見自己的雙腳已經陷入瞭沙子裡。一個沙坑出現,而且這個沙坑還在向四周彌漫,有越來越大的趨勢。“是流沙。”葉皓軒退瞭一步道:“我們走吧,這個地方有可能會大面積塌陷下去。”“呵呵,今天算是解脫瞭嗎?”疤狼笑瞭。“你一心求死,是為瞭解脫?”葉皓軒問。“地,我就是為瞭解脫。”疤狼微微的點點頭,他的臉上露出瞭一絲略帶病態的笑意:“我厭倦瞭這樣的日子,所以我想解脫,今天算是真的解脫瞭。”“你想解脫,有很多種方法。”葉皓軒冷冷的說:“怎麼死都是死,為什麼非要別人殺死你不成呢?”“因為那樣,我將會更有尊嚴一點。”疤狼看著葉皓軒,他有些神經質的說:“葉皓軒,死在你手裡,算不算是一件有尊嚴的事情呢?”“走吧,這傢夥神經不正常,瘋子。”葉皓軒搖搖頭,拉著於潔快速的離開。當他趕到科考隊露營地的時候,發現這裡的傭兵全部撤走瞭,而李教授等人也起來瞭,他們一臉的失神,不知道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李教授,離開這裡吧,這個地方要塌瞭。”葉皓軒道。“離開,現在?”李教授搖頭道:“不,不行,我好不容易找到有關於魔後的遺跡,我不能就這麼走瞭,我還有大量珍貴的資料沒有記載呢。”“這裡全是流沙,如果你不走,你就會被埋入流沙裡。”葉皓軒道。“可是,可是那個歷史上存在的國傢,將會永遠都不能見到天日瞭,我不走。”李教授年紀大瞭,也挺固執。“見不見天日,這對你來說很重要嗎?”葉皓軒有些無語的說:“這個世界上總有些東西會掩埋在歷史的長河中的,消失瞭就是消失瞭,就算是你把他找出來,這能證明什麼,這有什麼意義?”“另外,你的那個雇主現在已經跑瞭吧,他現在有可能會去做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如果你不走,那我也沒有辦法,你在這裡抱著你的理想和抱負去埋在沙子下吧。”“有沒有人要離開,離開的話趕緊,不然的話就等著死吧。”葉皓軒看瞭其他的科研隊員一眼。就在這個時候,大地有些晃動,而且這裡的沙子也在這瞬間變得松軟瞭起來,一個巨大的流沙坑出現,正在向前眾人所在的地方彌漫著。“李教授,李教授我們走吧,流沙就要來瞭。”“是啊,我們在不走的話就來不及瞭,李教授,我們真的不能在這裡等瞭。”“你們,你們的骨氣去哪裡瞭?”李教授突然生氣瞭:“你們是考古學傢,你們要把你們的一生都奉獻給考古,哪怕是死,都不能退縮。”“人呢?跟我走,我們去裡面記錄那些沒有記錄完的東西,快。”李教授拿起包就走,但是他走瞭幾步之後回過頭,他發現沒有人跟著他走。受傷之後體力不支的梁博也一臉的嘆氣,而其他的人隻是站在當地看著他,沒有一個人主動站起來跟著他離開。“你們是什麼意思?”李教授怒瞭。“為考古獻身?”葉皓軒冷笑瞭一聲道:“我是不知道你這麼大的歲數是怎麼活的,你是活到狗身上瞭吧。”“你,你說什麼?”李教授氣的混身發抖。“我在說一個事實。”葉皓軒冷冷的說:“你看看吧,周邊的每一個人都比你年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傢庭,也有自己的父母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