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953章 狗屁不通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49:11

第2953章 狗屁不通“而你呢,你一隻腳踏入棺材裡的人瞭,你讓年輕人跟著你去送死?你這不是自私嗎?”葉皓軒回過頭道:“想活命的,跟著我走,不想活命的,在這裡繼續你們的科研獻身精神吧,我管不著。”“但是有一點你們要清楚,你們到這裡來幾乎是提著半條命來的,你們的傢人還在傢裡等著你們,想死可以,留好遺書。”葉皓軒的話雖然不具有什麼渲染的力量,但卻句句都說到瞭這些人的心裡,是啊,大傢都還年輕,你一個老頭子活夠瞭,你可以隨時去獻身,但是大傢不行,在場的每個人,哪個不比你年輕啊。看著一個又一個的人跟著葉皓軒離開,李教授終於猶豫瞭,看著遠方越來越大的沙坑,他嘆瞭一口氣,最後終於跟著葉皓軒離開。一直到天亮,才離開瞭魔國遺址的范圍,葉皓軒停瞭下來,然後清點瞭一下人數。“這裡有足夠的物資和水,你們完全可以離開這裡,然後回到國內。”葉皓軒嚴肅的說:“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不要在向前走瞭,如果在向前走的話,你們簡直就是在送死。”“可是,可是鐘先生呢,他去哪裡瞭?昨天晚上他帶走瞭一樣東西,然後就離開瞭。”有人說。“他帶走瞭什麼?”葉皓軒這才想起來,之前在綠洲時,他散步時遇到傭兵擺弄的那個邪物。“這,這個。”說話的那個人結結巴巴的,他下意識的看瞭李教授一眼。“他帶走瞭什麼?”葉皓軒盯著李教授道:“你最好把所有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告訴我,這件事情比你們想像的嚴重。”“我來說吧,是這樣的。”梁博嘆瞭一口氣道:“事實上,鐘先生已經病入晚期瞭,他現在是在尋求生存的方法,他想活下去。”“而一個傳說中說明,在金字塔國的沙漠裡面,有可能會有他想要的東西,隻要他喚醒瞭魔後,並奉上邪物,他就有重生的機會。”“那他帶走的,就是邪物吧。”葉皓軒道“告訴我,是什麼邪物?”“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據傳,那件邪物是從西方黑暗世界帶來的,用邪物祭祀,喚醒魔後的可能性會更大一點,當然,這些是傳說,具體是真的假的我們還不是太清楚。”有人回答道。“你們相信這個傳說嗎?”葉皓軒問。“不,原本是不怎麼樣信的,但是李教授喜歡金字塔國的文化,他從多方辨證方面辯論出來瞭,這件事情有可能果真的。”“因為魔後的傳說雖然不足為真,而且金字塔國的歷史上,對於這件事情的記錄也是一件空白,但是這些事情還是有蛛絲馬跡可循的。”“我們相信,魔後是存在的,但是一定是有人想讓這件事情掩蓋在歷史中,所以我們才一知不知道,傳說可能是假的,但魔後有可能 存在過,所以我們便來這裡瞭。”梁博道。“還有什麼要補充的沒有?”葉皓軒問。“沒,沒瞭,我隻知道這麼多。”梁博道。“歷史上的東西,既然消失,那就有它消失的道理。”葉皓軒道:“不要試圖去揭開一些秘密,因為既然那些東西是秘密,那麼它就有成為秘密的原因。”一堆物資被葉皓軒從空間手鐲裡面取瞭出來,這些物資堆在地上,就好像是堆瞭一堆小山一樣,眾人眼巴巴的看著地上的物資,有幹糧,有水,也有一些其他的營養品。誰也不知道葉皓軒是從哪裡弄來的這些東西,因為在他們看來,葉皓軒根本就是身無長物,不要說是堆東西,從他身上就算是一瓶水也找不出來。“這些物資,足夠你們走出沙漠的,帶上這些東西,離開吧,前面的路不是你們能探索的,除非你們不要命瞭。”葉皓軒道:“換句話說,就算是你們不要命瞭,也未必能弄清楚那裡的秘密,所以你們還是好自為之吧。”所有人都沒有異方,他們經歷過很多兇險,他們也清楚在大自然的前面,人其實是很渺小很無奈的,所以對於葉皓軒的話,他們沒有反駁,他們站在當場,看著葉皓軒和於潔消失在視線中之後才回過神來。“原來你就是醫聖。”走在路上,於潔淡淡的說:“藏的好深啊,呵呵,剛見你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自報傢門呢?”“我為什麼非要自報傢門呢?”葉皓軒苦笑瞭一聲道:“醫聖這兩個字,不過是一些虛名罷瞭,相比而言,我還是比較期待做普通人,那樣的話可能會活的更加自由自在一些。”“虛名?”於潔詫異的看著葉皓軒道:“不是誰都能擁有這些虛名的,你要清楚醫聖這兩個字代表著的是什麼含義。”“這是被你醫好的人對你發自內心的一種尊敬。”“或許是吧。”葉皓軒淡淡的笑道:“這些對我來說並不是很重要,走吧,我們前面的路可能會更加兇險。”“我們快到瞭,距離秘境,或者說那個金字塔國文明起源的金字塔已經不遠瞭,在那裡你找回你的東西,我找回我的親人,我們大傢安安全全的離開。”於潔看瞭一眼地圖,她發現兩人距離那裡已經不遠瞭。“我們還是小心點吧,鬼知道這個鬼地方到底有什麼古怪。”葉皓軒笑瞭笑。“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去找什麼。”於潔對這個問題十分好奇。“一個朋友的靈魂。”葉皓軒笑瞭笑道:“或許我說這些,對你來說有些玄幻,但我來這裡確確實實的是找那些東西的,而且到那裡之後,不管發生什麼,不管你見到什麼,都不要驚訝,因為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都不是人所能理解的。”“我們盜門於傢,有近千年的傳承瞭,這個世界上沒有我們不敢去的地方,我們什麼東西都見過。”於潔嘆道:“可是像金字塔這個層面的東西,我們還是第一次見,好多東西都不是很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