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2986章 吐完瞭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54:04

第2986章 吐完瞭“吐完瞭?”葉皓軒走上前道:“年紀輕輕,喝這麼多的酒幹什麼?年輕的時候不註意身體,年紀大的時候你就知道痛苦瞭,胃穿孔過吧,那樣還敢這麼喝,你是多麼不怕死?”“我要你管啊?”女孩狼狽的瞪瞭葉皓軒一眼,然後她又感覺到胃裡面一陣翻湧,她又扶著墻幹嘔瞭起來。但是她胃裡實在是沒有什麼東西可吐瞭,所以她也隻是在這裡幹嘔,半天也沒有吐出來一點什麼。葉皓軒無奈的搖搖頭,他遞上去瞭一瓶水,這女孩也不客氣,她接過葉皓軒的水就灌瞭下去,漱口,然後狼狽的站瞭起來。“謝啦。”沒好氣的說瞭一聲謝謝,她把手中的瓶子甩給瞭葉皓軒,然後向葉皓軒招招手道:“有煙嗎?”葉皓軒本來不抽煙,但是現在為瞭維持他男人的形像,所以他也偶爾抽一兩根,他拿出一包香煙遞瞭過去。他對煙沒有什麼大的追求,所以他的煙都是便宜貨,那女孩接過瞭煙,抽出瞭一支,一邊點火一邊鄙夷的說:“現在還有人抽這種廉價的香煙,你是多窮?”她說著順手把手裡的煙甩給瞭葉皓軒。“廉價?窮?”葉皓軒哭笑不得,得瞭,敢情這妹子也是一個難伺候的主,他接過瞭香煙,也點起瞭一根,然後悠閑的吐瞭個煙圈。“剛才發生什麼事情瞭,你難道一點也不知道嗎?”葉皓軒問道。“剛才發生瞭什麼?”女孩明顯的一愣神,她有點反應不過來,的確,剛才發生什麼事情瞭,她確實沒有一點印像瞭。“剛才我在和幾個男的喝酒,喝著喝著我斷片瞭,然後……就莫名其妙的在這裡吐瞭。”女孩說著有些狐疑的看著葉皓軒道:“你跟我說實話,剛才到底發生瞭什麼事情?是不是你看我漂亮劫色謀財?”“這位小姐姐。”葉皓軒掐滅煙,他努力的讓自己不發火:“你剛才磕藥瞭,從裡面跌跌撞撞的跑出來,然後一頭撞入瞭我的懷,往我懷裡拼命的鉆,你現在問我是怎麼回事?”“呃……真的有這種事情嗎?”女孩愣瞭愣,她的煙都忘記抽瞭,然後她丟掉煙,拼命的搖頭道:“我想不起來的,我真的想不起來瞭,那群混蛋和我稱兄道弟的,他們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的。”“別逗瞭,和你稱兄道弟的異性,你也相信他們的動機單純?”葉皓軒哭笑不得,這個女孩年紀不大,應該剛滿二十,看起來一幅老江湖的樣子,但事實上她什麼事情也不懂,也沒有什麼社會經驗。哈哈,一群男人對她說把她當成哥們兒,她居然相信這樣的話,這一件事情暴露出她的單純。“可是,可是…”女孩有些苦惱的抓著頭發:“他們對我很信任的,他們怎麼會這樣。”“醒醒吧,姑娘,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你居然還這麼單純?”葉皓軒道:“沒事別把自己的頭發弄的花花綠綠的,跟個小太妹似的,回傢去。”“我頭發弄成什麼樣跟你有關系嗎?我是不是小太妹跟你有關系?我回不回傢又跟你有關系?”女孩突然莫名其妙的發脾氣瞭。“行,跟我沒關系,再見。”葉皓軒也是無語,好歹他也是救瞭她吧,這女孩居然一點也不知道感恩,現在的孩子啊,真的是慣壞瞭。葉皓軒剛一回頭,可是那女孩又叫住瞭:“喂,你等等。”“還有事?”葉皓軒一回頭,他發現瞭身後有數個男性圍瞭過來,這些男性的頭發都不大,他們的腦袋上都染的花花綠綠的。而這個女孩不停的後退著,敢情是她情知不妙瞭。“喲,磕瞭藥也能跑這麼快,呵呵,你是短跑冠軍嗎?你跑啊,你繼續啊,我要看看你還能跑到哪裡去。”染黃毛的那傢夥看起來像是一個小頭目,他鼻子上戴著鼻環,一幅非主流殺馬特風。“你這個癟三,你居然給我下藥。”女孩一怔,隨即她憤怒瞭起來,她指著那黃毛罵道:“虧老娘還把你們當做哥們看,你們居然這麼對我?”“哥們兒?哈哈,馮薇薇,你怎麼這麼天真呢?我們把你當哥們兒,還不是為瞭哄你?不然的話你怎麼會和我們玩的這麼嗨,你不玩嗨瞭我們怎麼有機會下藥把你弄上床?”這句話說完,那一群混混們哄堂大笑瞭起來,他們邊笑邊嘲弄馮薇薇天真,馮薇薇氣的混身發抖,她感覺自己的感情遭到瞭欺騙。但是對於這一群混混,她一個女孩真的無可奈何,她隻能在一邊氣的直跳腳。“走吧妞,我們回去,繼續嗨。”黃毛呵呵笑道。“滾開,我要回去瞭,以後離我遠點。”馮薇薇冷冷的瞥瞭這些人一眼,然後轉身就走。但是到嘴的鴨子,這些人怎麼能輕易的讓她就這麼飛瞭?一群人圍上來,把她給圍在正中央,同時調笑道:“你去哪啊,回去跟我們暖床吧。”“嘖嘖,這妞看起來瘦,但身材還挺有料的。”有混混伸出瞭魔爪。“哈哈,我有點迫不及待瞭,這小妞看起來是有錢傢的孩子,我今天也爽一爽,玩個富傢千金。”這些混混們一邊圍著馮薇薇,一邊向她伸出瞭魔爪,馮薇薇躲又躲不開,逃又逃不掉,她在當場被這些人耍的團團轉。“滾開,滾開啊,不要碰我。”馮薇薇一邊躲著一邊怒罵,但是她的怒罵似乎起不到什麼作用,她越是掙紮的厲害,那些人就越是興奮,一時間她的情況陷入瞭危急當中。葉皓軒也不走,但也不上去幫忙,他就抽著煙,樂呵呵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喂,你還在那裡看什麼,你還不上來幫幫我?”馮薇薇向葉皓軒怒目而視。“我們很熟嗎?”葉皓軒悠閑的吐瞭一個煙圈,他似笑非笑的說:“我剛才已經救瞭你一次瞭,可是好心沒有好報,我現在還要上前去自討沒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