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004章 隨便你

发布时间: 2022-11-13 22:56:39

第3004章 隨便你“你不相信的話隨你。”葉皓軒已經習慣瞭她的性格,他無奈的聳聳肩。“真的假的與我無關,我先玩去瞭啊,這是你的場子,我來這裡消費不用花錢的吧。”馮薇薇看瞭鬱峰一眼,她倒真的不客氣。“當然不用,小緒,帶著這位姑娘去四處玩玩。”鬱峰也敞亮,直接叫出來瞭自己的助理,陪著她去玩。“哈哈,謝謝瞭,我走瞭啊。”馮薇薇大喜,她跟著鬱峰的助理就離開瞭。“葉少,你是怎麼和她認識的呢?”等馮薇薇走瞭以後,鬱峰的臉色馬上有些變瞭,他回過頭看著葉皓軒道。“怎麼瞭?有什麼問題?”葉皓軒微微的一怔,他有些不解的看著鬱峰,難不成這個丫頭還有什麼瞭不起的來歷不成?“葉少,你剛回來,對帝都的一些事情不是太瞭解吧。”鬱峰搖搖頭道:“你可知道現在京城出現瞭一個什麼傢族。”“無非就是馮傢唄。”葉皓軒笑瞭笑道:“馮子奇,剛回京的時候我就聽說他瞭,怎麼瞭,難不成……”葉皓軒突然呆住瞭,“馮子奇,馮薇薇,難不成他們兩個?”“沒錯,這就是馮子奇的妹妹,馮薇薇啊。”鬱峰哭笑不得的說:“難道葉少不知道嗎?”“你還別說,我真不知道。”葉皓軒也有些哭笑不得瞭,他無奈的搖搖頭道:“我和她是偶然的機會才認識的,並不是很熟,要是我早知道她是馮子奇的妹妹,我肯定會離她遠點的。”“話說,馮子奇是什麼來頭呢?”葉皓軒問道。“不清楚,不過看樣子來頭不小。”鬱峰搖搖頭道:“我感覺,他做的事情,有些不受世俗的約束瞭。”“有些東西,原本就不是世俗能約束的瞭的。”葉皓軒暗自嘆瞭一口氣,自從天宮和龍鱗之間的大戰開始以後,一些原本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勢力明顯比以前亂瞭。在加上這些橫空出世的真武空族,這個世界和以前比起來,更是天差地差。“葉少,我總算是明白你上一次離開京城的時候說的話意思瞭。”鬱峰苦笑瞭一聲道:“你讓我們明哲 保身,原本是已經意料到這個世界上的變化瞭。”“我說的話,當然不是空穴來風。”葉皓軒微微一笑,他悠悠的說:“現在的這些亂象,隻不過是開始罷瞭,以後,會更加難走。”“對你來說是剛開始,但對我們來說,已經是大局已定瞭。”鬱峰嘆瞭一口氣道:“我當過特種兵,執行過一些特殊的任務,所以我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是普通人不知道的。”“現在京城 裡發生的這些,對我們上流社會的圈子裡影響是很大,但是對於普通人來說,似乎是沒有什麼影響,所以,以後你的路難走,我們……隻能附在強者的身後瞭。”鬱峰道。“你的話裡有話啊。”葉皓軒微微一笑,鬱峰還算是一個明白人的,因為他當過兵,執行過特殊的任務,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特殊的存在。而且他看的很明白,現在京城的動亂,已經不是普通人能摻合得進去瞭,這些鬥法,其實是真武傢族之間的爭鬥,隻不過波及瞭這些普通人而已。“我的意思葉少懂,在這裡我就不說瞭。”鬱峰苦笑瞭一聲道:“我隻想險中求穩。”“怎麼求?”葉皓軒瞥瞭鬱峰一眼道:“你想介入其中,還是想呆在京城安安穩穩的生活。”“介入?”鬱峰搖搖頭道:“我可從來沒有這個想法,而我也從來不敢這樣想,因為我有自知之名,我清楚我自己幾斤幾兩,我也清楚我自己的能力不足,介入你們那些爭鬥中,除非是我瘋瞭或者說是不想活瞭。”“那你的意思呢?”葉皓軒看著鬱峰道:“不妨說出來聽聽,或許我能幫你一把呢。”“很簡單。”葉皓軒直視著葉皓軒道:“依附在強者之後,為自己求一分安穩。”“你覺得,誰是強者?”葉皓軒笑瞭。“葉少就是。”鬱峰倒也很坦誠,他坦然的看著葉皓軒道:“葉少,我這可不是在開玩笑,我是很認真的。”“我現在還不能算是個強者。”葉皓軒搖搖頭道:“對於普通人來說,我是很厲害,但是對於真正的強者來說,我連門檻都踏不進去。”“不會吧。”鬱峰有些震驚,他清楚葉皓軒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但是現在葉皓軒說他還不是真正的強者,跟真正的強者比起來,他連門檻都進不瞭?這不是在開玩笑吧。“你看我有一點開玩笑的意思嗎?”葉皓軒苦笑瞭一聲,他把自己跟前的一杯酒給幹瞭,他淡淡的說:“知道為什麼突然會出現一個馮傢嗎?”“而且這個馮傢,出來的莫名其妙,雖然以前沒有關於馮傢的任何消息,但是他們一出現,就以極強的姿態蠶食著京城的一切,而且他們的勢力不僅僅是在京城發展,他們極有可能會向其他的城市發展。”“他們出現的目的也很簡單,那就是資源,利益,還有很多很多的錢。”葉皓軒淡淡的說:“知道為什麼世俗的一些東西,根本約束不瞭他們嗎?”“不知道。”鬱峰搖搖頭道:“或許是因為他們不是普通人。”“他們是普通人,但是他們身後有不是普通人的人撐著腰,所以他們才會這麼囂張,不然的話你真的以為他們能爬的這麼快?”葉皓軒微微一笑道。“葉少的意思是說,馮傢背後站的有人?”鬱峰更加迷惑不解瞭:“我在京城混瞭這麼久瞭,對於京城的事情比較瞭解,我實在是想不起來京城還有哪個傢族有這麼大的勢力,能把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世傢,迅速的扶起來。”“不僅是扶起來瞭,而且他們現在還一步一步的蠶食著京城的勢力,利益,他們身後的人到底是誰,他們又代表著的是哪方面的利益呢?這些東西我不懂,還請葉少賜教。”鬱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