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30章 免職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01:44

第3130章 免職“現在你被免職,而我丟瞭校董一職,等於說這大半年來我們在這裡辛苦做的一切全完瞭,對於學校,對於鄭雙雙,我們完全沒有控制能力瞭。”“對不起,我會去白傢那裡請罪的,王董,以後不能在你身邊幫你做事瞭。”李書德有點煽情。“行瞭,你去吧,找個機會,我會帶你回來瞭,但是白傢那邊,你自己去請罪吧。”王長福揮揮手道“好,我現在就去白傢請罪。”李書德點點頭。京城郊區,一個大水庫邊。一個年輕人戴著墨鏡,坐在一張遮陽傘下面,他手裡抱著一根魚竿,正在全神貫註的釣著魚。白傢做為新崛起的世傢,傢裡自然是年輕人的天下,這個男人叫白傢舉,是白傢楚的哥哥,現在白傢的負責人。背後莫名的勢力支持,讓白傢在京城徹底的起來瞭,而且以極快的速度不停的壯大著,在這其中,白傢舉功不可沒。他不像是白傢楚那樣隻是一個花花公子,他是一個十分有心機的人。李書德已經在炎炎烈日下曬瞭一個小時瞭,他一直不敢上前去打擾,因為他清楚白傢舉是一個變態,他在釣魚的時候最好不要打擾他,否則的話後果會很嚴重。人過中年,體力方面有些不支瞭,正當李書德昏昏欲睡的時候,白傢楚身邊的保鏢終於走過來瞭:“白少要見你。”“好好,謝謝。”李書德等這句話等瞭很久瞭,他連連點頭稱謝,然後連忙走上前去,走到瞭白傢舉的身邊,他一躬身道:“白少好。”“事情我都聽說瞭。”白傢楚收起瞭魚竿,他的釣裡已經有好幾條魚瞭,他今天的收獲不錯,所以他的心情也不錯。“白少,是我無能。”李書德盡量的把自己的身體躬的更深一些,他的心裡有些恐懼,因為他清楚眼前這個年輕人現在有多變態,他是那種笑呵呵著把刀捅進你身體的人。“我手下的人,可不能說自己無能,那樣的話顯得我多沒有眼光。”白傢舉笑瞭,從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來他現在的心情是什麼心情,但是李書德還是有些提心吊膽。“我的鞋子,似乎臟瞭。”白傢舉看著自己那雙白皮鞋,他皺著眉頭道。“我來,我來。”李書德連忙俯下身去,他把白傢楚的鞋子給擦拭幹凈,他很小心翼翼的去擦,盡量不留下一點灰塵。白傢舉看著小心翼翼的李書德,他突然笑瞭,他示意自己身後的人收好瞭魚具,然後拍拍李書德的肩膀道:“以後好好做,我看好你。”“謝謝白少,謝謝,我一定會努力的。”李書德這才松瞭一口氣,他等白傢舉等人遠離以後才直起身子。“傻逼。”李書德的臉陰沉瞭下來,他朝著地下吐瞭一口口水,然後就要離開。但是突然,他停住瞭,因為他看到瞭白傢楚的保鏢出現瞭,對方就好像是突然出現的一般,出現的毫無征兆,這讓李書德的心瞬間沉瞭下去。“我…”李書德想開口說話,但是他驚駭的發現他出不瞭聲瞭,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一根尖利的武器已經刺入瞭他的胸口。“白傢需要狗,但不是你這種背後咬人的狗。”保鏢對李書德微微一笑:“放心去吧,你老婆兒子,我會安頓好的。”撲通,李書德倒在地上,他抽搐瞭幾下便不動瞭,他死不瞑目,即使是死瞭,他的雙眼還是睜的大大的,他恐怕怎麼也沒有想到,導致他死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多說瞭一句傻逼。晚上,藍琳琳傢中。葉皓軒準備著晚餐,他答應要陪藍琳琳一起進晚餐的,但是一直沒有時間,今天晚上好不容易抽出瞭點時間。“你的手藝越來越好瞭。”藍琳琳吃著葉皓軒精心準備的晚餐,她顯得十分開心,兩人現在別墅二樓上的大平臺上面,沒有燭光,隻有天上的月亮,還有別墅外面的燈光。這比起紅燭來更加浪漫,也更加有一番風味,因為和葉皓軒要過兩人世界,所以今天晚上的保鏢都被她遣散瞭,有葉皓軒一個人在,就不需要那麼多保鏢陪著瞭,因為葉皓軒一個人足以保證得瞭她的安全。“喜歡就多吃啊。”葉皓軒笑道:“我可是答應要給你做一輩子的。”“你不止向我一個人承諾過這樣的話吧。”藍琳琳深知葉皓軒是什麼人,她白瞭葉皓軒一眼道:“信你才有鬼瞭。”“不管對幾個人說過,但是我對你說的真的是發自內心的。”葉皓軒道:“對天發誓。”“恩,科學傢們經過某些研究,發現瞭遭雷劈的最多的還是男性,知道什麼原因嗎?那就是因為你們男人愛發誓。”“也不完全是發誓遭雷劈的,也有可能是裝逼過頭瞭被雷劈瞭。”葉皓軒哈哈大笑道。“哈哈,你真逗。”藍琳琳笑瞭。“你那位表哥呢,現在還沒有離開京城嗎?”葉皓軒問。“沒呢,不管他,在京城混吧,找我借過幾次錢,我給瞭,不過我覺得那人就是一個填不滿的無底洞,所以後不打算借他瞭,我也向保安說瞭,以後這人不準在進來。”“有些人就是這樣貪得無厭的,你慣的多瞭,他就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人性啊,有些時候就是這樣,你對他好,他不知道感恩,反而覺得是你欠他的,不巧,你表哥就是屬於那樣的人。”葉皓軒道。“對,所以以後,我不打算幫他瞭。”藍琳琳道:“哎,你幹嘛突然提到他瞭?我們正盡興著呢,不提他瞭,窩心。”“那說一下公司的內部吧,我去瞭一下學院,感覺那邊的問題很嚴重的,有些人已經把手插到瞭學校裡面瞭。”葉皓軒道:“美顏和長濟呢,有沒有人插手?”“有,但是都被我們堵瞭回去。”藍琳琳道:“有人提出高價入股,而且還有一些有勢力的人跟我們施壓,但他們一直沒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