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46章 你這是在嚇我?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04:01

第3146章 你這是在嚇我?“哦,你這是在嚇唬我嗎?”葉皓軒笑瞭,他緩緩的向前伸出手,沉聲喝道:“我說過,我有無數種方法讓你死的不明不白的,可惜,你不相信我的話,那好,我現在就讓你死,然後拘瞭你的魂魄,讓你留在這個世界上七七四十九天,我要你親眼看到你的死是多麼無力。”葉皓軒右手虛空一抓,白傢楚大叫瞭起來,他的身體裡,有一個半透明的影子被葉皓軒強行抽離瞭出來,然後這條半透明的影子化做一個小人,葉皓軒右後虛空一抓,把他給抓在手中。這透明的人影正是白傢楚的魂魄,葉皓軒拿出一張符紙,他笑呵呵的說:“說到拘魂,用法器什麼的,在念半天的咒,這個太落後的,還是讓你看看我的拘魂法吧,就這麼簡單粗暴。”“放瞭我,葉皓軒,你放瞭我,我保證以後不會在與你為敵,你放瞭我吧。”白傢楚跪在葉皓軒的手心,他不停的向葉皓軒磕頭認錯。“放瞭你?”葉皓軒笑瞭:“哪有那麼容易?我的女人,豈是你說動就能動的?”右手一握,白傢楚的身影便化做一道光跡,驟然飛入瞭葉皓軒準備好的靈符中,符紙發出一道流光,符紙上血色的紋路漸漸的亮起,然後暗淡瞭下來,葉皓軒攤開掌心,隻見符紙已經自行折疊,折成一個四四方方的紙,葉皓軒順手把這張紙給塞入瞭自己的空間手鐲裡面。然後葉皓軒大搖大擺的離開瞭這裡,而白傢楚則是雙目無視的躺在沙發上,現在他還有一絲氣,但他的魂魄已經不在,五個小時之內,他會必死。而且他死的時候沒有一點征兆,就算是驗屍,也未必能驗出來什麼,這些與葉皓軒無關瞭。三天以後,白傢。白傢楚去瞭以後,白傢所有人都感覺似乎是少瞭點什麼,雖然說白傢楚在白傢並不受歡迎,但是他畢竟也姓白。白傢楚的死,對於他的父親白良打擊是最大的,一連幾天,他都在室內不出,他看著兒子的照片呆呆的出神。“爸。”門一開,白傢舉走瞭進來,白傢舉是一個看起來很沉默的人,他很少笑,更別提哭瞭,他的弟弟死瞭,他連一滴眼淚都沒有流過,似乎在他看來,他弟弟的死是必然的。“來瞭。”白良收起瞭照片,他站起來,長長的吐出瞭一口氣道:“傢楚的後事辦的怎麼樣瞭?”“一切都好,現在已經辦完瞭。”白傢舉沉默瞭片刻道:“也請父親節哀,人死不能復生。”“節哀?人死不能復生?”白良怒瞭,他突然站起來,盯著白傢舉道:“你說的容易,你沒有站在我這個位置上,如果你站在我這個位置上,你就會理解我現在的心情。”“我理解。”白傢舉坐瞭下來,他在擺弄著手裡的一款新手表,這是一款限量版的勞力士,市價三百多萬,戴在他這種成功人士的手上,豪無違和感。“不,你理解不瞭,你根本不懂得為人父母的心情。”白良站起來,他在室內來來回回的走著,他一邊走一邊說:“我記得,你對我下過保證的,你還記得嗎?”“什麼保證?”白傢舉放下瞭手腕處的手表,他抬起頭,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的父親。“你這是貴人多忘事啊。”白良盯著自己的大兒子,他冷冷的說:“你跟我說過,你保證會找出來兇手的。”“經警方鑒定,弟弟的死是猝死,而有關專傢也提出過,經常熬夜,縱欲過度,這才是導致猝死的最重要原因。”白良笑瞭笑道:“事情都說到這份上瞭,難道父親還要我說什麼嗎?”“我不相信他會就這麼輕易死瞭,有人說,在傢楚死之前,葉皓軒曾經到過他的會所,他的死,一定跟葉皓軒有關。”白良喝道。“的確是跟葉皓軒有關,而且根本不用去想,那根本就是葉皓軒下的手,這一點,你倒是不用糾結。”良笑瞭笑道。“你知道是葉皓軒下的手?”白良盯著自己的兒子,他感覺自己的大兒子今天有些不對勁。“我說瞭,這不用多想,肯定是葉皓軒下的手。”白傢舉淡淡的說:“因為傢楚在這之前,曾經找人陰過葉皓軒的女朋友,以那傢夥睚眥必報的性格,肯定不會放瞭傢楚的。”“你既然知道,那你為什麼不去做點事情?”白良冷冷的說:“想繼承白傢的這一切,你總得做點什麼吧,我知道,你覬覦集團董事長的位置已經很久瞭,現在是證明你實力的時候瞭。”“也就是說,我現在和葉皓軒撕破臉,然後拼上白傢所有的力量,去跟他鬥,對嗎?”白傢舉道。“你…”白良登時有些語塞。白傢現在正是發展的階段,力量有限,現在如果和葉皓軒撕破臉的話,很有可能會拼上白傢現在所有的基業,而且也未必會有勝算,白良也不傻,現在葉皓軒沒有留下半點把柄,他要給兒子報仇,就得用他地下的勢力去想辦法弄死葉皓軒。但他現在不認為自己有實力和葉皓軒真正的開戰,因為這裡是京城,他們白傢才剛剛站穩腳,就想去挑戰京城一哥?這想法未免有些太天真瞭。“父親,報仇是要仇的,但不是現在我們這個報法,你現在身負喪子之痛,我覺得你已經不適合在這個位子上決策瞭。”白傢舉道。“我不適合決策,誰適合,你嗎?”白良冷冷的說:“別忘瞭,你是我兒子…”“我當然沒忘我是你兒子。”白傢舉抬起頭,他面無表情的說。“那現在就是證明你實力的時候瞭。”白良抬起頭盯著白傢舉道:“不動用白傢的任何力量,殺瞭葉皓軒,然後你就是白傢未來的接班人,如果你做不到,那就免談,我的兒子,可不止你們兩個。”“我知道你的私生子多,你不用刻意的提醒我。”白傢舉笑瞭笑,他淡淡的說:“但是你要清楚,也隻有我們兩個才是人擺到明面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