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48章 生活方式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04:15

第3148章 生活方式“呵呵,我也想換個方式去生活。”白傢舉笑瞭:“可是我卻換不瞭。”“白傢,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一個魔咒,我逃脫不瞭,我明明不想去做有些事情,但是我卻身不由已,不能不去做。”“你壓抑的太久瞭”紅姐道:“或許你可以試著反抗。”“反抗……反抗什麼?反抗誰?我父親嗎?”白傢舉笑瞭,他的唇邊掛著一縷鮮血,以至於他笑起來有些猙獰。“你或許不瞭解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白傢舉搖搖頭道:“他是一個很要面子的人,他把我推到這個位置上,那就是恩賜,如果我不做,那就是大不敬,他隨時都讓我生不如死。”“我與他之間,沒有親情。”白傢舉一口把手中的酒給灌瞭下來,他紅著雙眼道:“而他身邊,也有著各種各樣的女人,他更有著一隻手數不過來的私生子。”“他認為他自己就是皇帝,他想讓誰上位誰都上位,他想致誰於死地,那麼這個人就絕對活不下去。”紅姐默默的看著白傢舉,看著這個優雅有風度的男人嘶竭底裡的訴說著自己的不幸。“我喜歡的女人。”白傢舉伸出手,撫摸著紅姐的臉:“他不點頭,我連私自見一面的勇氣都沒有。”“你是需要一個門當戶對的女人才行,我不行,我不過是一個風塵女子。”紅姐笑瞭笑,她的雙眼裡滿是落寞。“風塵女子又如何?”白傢舉笑瞭:“隻要我喜歡,千金都不換。”“他算什麼?如果不是因為某些運氣來瞭,他背後得到人的支持,他現在還是外地一個三流企業的小老板。”白傢舉的臉色有些猙獰,他喝道:“現在白傢的一切,有一半是我功勞。”“他有什麼?他有什麼資格……”“你喝多瞭。”紅姐見酒吧裡的人目光不停的往這邊掃,她連忙扶住白傢舉,讓他坐下。“我沒喝多。”白傢舉笑瞭笑道:“你說的對,我隻是被壓抑的太久瞭。”“壓抑的太久瞭,就需要給自己一個釋放的空間。”紅姐微微一笑,她伸出蔥白的手,握著白傢舉道:“不要給自己太多的壓力,你要相信你自己行的。”“呵呵,道理都懂,但是真正去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卻很難。”白傢舉笑瞭:“不過不管怎麼樣,我都謝謝你能在這個時候安慰我,和你聊聊,我開心多瞭。”“我現在需要想想,接下來的路怎麼走。”白傢舉重新坐瞭下來。“我隻想知道,你的對手是誰”紅姐看著白傢舉道。“姓葉。”白傢舉道:“帝都葉姓,你想想有幾個人吧。”“醫聖,葉皓軒?”紅姐瞬間明白瞭過來。“呵呵,你對他也不陌生啊。”白傢舉一點也不意外,因為紅姐本來就是聰明人。“能讓你頭疼的人,又姓葉,在京城,除瞭葉皓軒我想不起其他人瞭。”紅姐說。“沒錯,正是他。”白傢舉道:“我弟弟死於他之手,但這真的不怪葉皓軒,他自己做死。 ”“我雖然不認識葉皓軒這個人,但是我瞭解他這個人。”紅姐搖搖頭道:“他是屬於那種不咬人的狗,你要是不招惹他,他絕對不會咬你的。”“我弟弟動他女人。”白傢舉道:“很顯然,這是動瞭葉皓軒的逆鱗。”“這難怪瞭。”紅姐微微的點點頭道:“葉皓軒這個人,身邊的人都是他的逆鱗,別人是不能動的,這一次,還真的不怪他。”“他是一個講道理的人。”紅姐道。“你似乎對他很瞭解啊。”白傢舉抬起頭看著紅姐道:“說說你對他瞭解有多少吧。”“不,我不認識他,更談不上瞭解。”紅姐嘆瞭一口氣道:“我隻知道,他是一個很厲害的人。”“他很厲害,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白傢舉淡淡的說:“這不算是什麼瞭解。”“那就沒有辦法瞭,我對他的瞭解,隻有這麼多瞭。”紅姐苦笑瞭一聲道:“面對對於他,我幫不上他多少。”“沒,我鬱悶的時候你安慰一下我就行瞭,不需要你幫我什麼,有你在,真好。”白傢舉握著紅姐的手,他微微的嘆瞭一口氣道。“其實我真的想做一個對你有用的女人。”紅姐握著白傢舉的手道。“其實,我更想娶你過門。”白傢舉笑瞭笑。“我的過去,註定瞭我們不能在一起。”紅姐微微有些傷感的說。“如若有一天,我掌控瞭白傢,我便會娶你過門。”白傢舉道:“我不在乎什麼狗屁世俗的眼光,我隻知道,你是我喜歡的人。”白傢舉的眼光很堅定,有些時候,在優秀的一個男人,總會有一道坎過不去,而這一道坎,多半會是因為一個女人。夜深人靜,酒吧也打烊瞭,紅姐算完瞭今天的賬,她收起賬本,打算關燈。可就在這個時候,吧臺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瞭一個男人。紅姐嚇瞭一跳,她不知道這個男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他出現的莫名其妙。“這位先生,我們這裡已經打烊瞭。”紅姐說。“呵呵,調一杯酒對你來說,不算是什麼難事吧。”來人微微一笑道。“當然不是。”紅姐有些奇怪,她開的這傢酒吧不是娛樂性質的,一般情況下,不會這麼晚還有人過來。而且以她閱人無數的目光,看得出來這個男人不是一般人,他來這裡也不是單純的為瞭喝酒,他是有目的來的。來人正是葉皓軒,他抿著手中的酒,然後微微一笑道:“不錯的手法,調這杯雞尾酒的人,肯定是一位飽經滄桑,對生活有另外一番感悟的人。”“過獎瞭。”紅姐笑瞭笑,她拿一隻杯子細心的擦著,一邊擦一邊看著葉皓軒,她覺得這個男人有些眼熟。但是她一時半會兒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見守男人,她試探的問道:“這位朋友,這麼晚瞭還出來,是不是有心事呢?”“心事嘛,每個人都有。”葉皓軒微微一笑,他抬頭看著紅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