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68章 涼拌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07:11

第3168章 涼拌“怎麼辦?涼拌。”張文彬冷冷的說:“先讓邵清盈清閑幾天吧,呵呵,清閑完瞭之後,我們在慢慢找她算賬,我就不相信瞭,我還能拿她這麼一個人沒有辦法。”“好吧。”小王微微的點點頭。“我給你這麼長時間瞭,你說,你這些天來都做瞭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葉皓軒還好好的活著?”白良瞪著一雙血紅的眼睛,盯著白傢舉。距離自己的小兒子死已經過去好幾天瞭,本來現在他應該得到葉皓軒已經死瞭的消息,可惜的是,葉皓軒現在還好好的活著,不僅活著,而且看他的樣子,似乎是比起以前更加滋潤瞭。“父親,你也知道葉皓軒是什麼人,我們想對付他,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白傢舉低著頭道:“如果不能對他一擊致命,那麼我們將會後患無窮。”“而且,我還是那句話,現在的白傢,不適合和葉皓軒正面撕破臉,因為我們有些方面比起葉皓軒來真的是太薄弱瞭。”“薄弱?”白良憤怒的吼道:“這些都是你的借口罷瞭,我們沒來京城之前,誰會想到我們白傢會有今天?”“你不要為你自己的無能找借口,我要葉皓軒死,我隻要他死。”白良按著腦袋,他的頭很疼,他在室內來來回回的走著,他一邊走一邊吼道:“你聽到瞭沒有啊,我隻讓他死,我隻讓葉皓軒死。”“父親,做為傢楚的哥哥,他的死我也很悲痛,但是我們不能被仇恨給蒙蔽瞭雙眼。”白傢舉抬起頭道:“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們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韜光養晦,直到有給葉皓軒一擊致命的實力。”“你看著我。”白傢良突然站住瞭,他盯著自己的兒子。白傢舉抬起頭,坦然的看著白良,白良惡狠狠的盯著自己的兒子,他一字一句的說:“白傢,不要你這種懦弱的人,我說過,我兒子太多瞭,隻要我願意,我隨時都能在扶一個上位。”“你是不是以為,你這些天來在這裡做的成績夠多瞭,所以你不把任何人都放在眼裡瞭?我告訴你,我是你父親,因為有藥物的維持,所以我活的可能比你的更長。”“所以,你永遠都不可能經得過我,這一句話,你記清楚,另外,一星期之內,我要看到葉皓軒死,如果葉皓軒不死,那隻有你死瞭。”“呵呵,別怪我殘忍。”白良笑瞭:“我隻是在找一個比較合適的繼承人罷瞭,如果你不合適,那你隻有面臨被淘汰的境地。”“他不過是一個私生子罷瞭。”白傢舉猛的抬起頭:“你不要忘瞭,在你最難的時候,是誰助你度過的那一關,是我媽媽。”“你幾次創業失敗,幾次都悔的要自殺,是她救下瞭你,可以說,如果沒有她就沒有你。”白傢舉嘶竭底裡的吼道。“啪。”白傢舉的臉被白良重重的抽瞭一耳光,他向地下一指,喝道:“跪下。”白傢舉死死的盯著自己的父親,他一邊臉上已經多瞭半邊手指印,但他的雙眼中滿是不屈,他冷冷的說:“我媽媽才是你身邊最值得你珍惜 的女人。”“可惜,她死瞭。”白良冷冷的說:“你知道嗎?你現在正在挑戰我的權威,我說瞭,跪下。”“她是死瞭,她是累死的。”白良沉聲道:“她死去的那些年,每年的忌日,你有去看過他嗎?呵呵,白良,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我發現我回來是錯誤的,我現在簡直就是在認賊做父。”啪…白良大怒,他一耳光把白傢舉給抽飛瞭,他是經過某方面改造的,他的壽命可達一百五十歲,而且他的身體強度很強。白傢舉在他跟前,簡直沒有一點還手的能力,他大步上前,一腳踩在瞭白傢舉的身上,他冷冷的說:“給我一個機會,向我認錯。”“你休想。”白傢舉冷笑道:“有本事,你就殺瞭我吧,我受夠瞭,去特媽的白傢繼承人,去他媽的榮華富貴長生不死,我不需要瞭,我現在什麼也不需要瞭。”“你別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你。”白良冷哼一聲道。“呵呵,來啊,殺我啊,你把我殺瞭啊。”白傢舉有些瘋狂的大笑瞭起來,他邊笑邊吼:“你把我殺瞭,在找一個繼位的,去繼續你的氏白帝業。”“我真的不知道背後的人是不是真的瞎瞭眼瞭,找瞭你這麼一個人做他們的代言人,呵呵,你這一個自以為是,剛愎自用的傢夥,你今天有本事,就殺瞭我。”“你這個傻逼,當初老子應該忍住那幾秒的快感的。”白良大怒,他對著白傢舉的胸口一腳踩瞭下去。噗,白傢舉一口鮮血噴瞭出來,然後他兩眼一黑,暈倒瞭過去。白良盯著白傢舉,他真的想在上去補一腳,把這傢夥給殺瞭,但他還是忍住瞭,虎毒不食子,這傢夥在怎麼樣,也是自己的種,自己的兒子。“來人。”白良一臉的戾氣。“老板,有什麼吩咐。”保鏢走瞭進來,他看到地上的白傢舉,不由得有些詫異,不過他隨即恢復瞭正常,他知道自己的這個老板,其實是一個喜怒無常的傢夥,他大怒的時候,是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出來的。“拖出去,另外,幫我聯系一下金陵的傢天,讓他火速趕到京城來。”白良淡淡的說。“是,老板。”保鏢點點頭,他把白傢舉給拖瞭下去,他的心裡已經有數瞭,白傢天也是白良的一個私生子,他的老板,年輕的時候是一個風浪人物啊。白傢舉被他打成這樣,現在又讓白傢天來京城,這已經能說明瞭一切,白傢的繼承人,恐怕要換瞭。拖著白傢舉走瞭出去,畢竟這是位大少,保鏢帶著他到醫院去瞭。“白少,你沒事吧。”好一番折騰,白傢舉終於醒瞭,他睜開眼睛,保鏢便上前去問。“沒事,暫時還死不瞭。”白傢舉勉強坐瞭起來,他淡淡的說:“謝謝你瞭,我那位父親,沒有交待你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