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70章 千真萬確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07:24

第3170章 千真萬確“千真萬確。”可人道。“那好。”葉皓軒笑瞭:“那今天晚上我們去見見白傢舉,順便拉攏一下他,畢竟我們真正的敵人不是他,而是白良。”“我也覺得應該去一趁,不過不一定能成功。”可人想瞭想道:“成功的機率,是半半之數吧。”“有一半的機率就行瞭。”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讓白傢良振作起來,呵呵,提起他的鬥志才行。”“你覺得他能成為我們的盟友嗎?”可人問道:“如果他能成為我們的盟友,對你來說有什麼好處?”“可能會。”葉皓軒想瞭想,他微微一笑道:“如果他成瞭我們的盟友,掌控瞭白傢,那麼我們就會少瞭白傢這麼一個勁敵。”“哦,我以為你會直接消滅白傢呢。”可人道。“換瞭以前,我會,但現在不會。”葉皓軒道:“消失瞭白傢,就是直接開罪瞭他身後的真武世傢,要知道,這種真武世傢的存在,一直就是開掛式的。”“也對,所以我們沒有必要把白傢往死裡整,隻要他們易瞭個主,不和我們做對,同時又得瞭一位盟友,這樣就兩全其美瞭?”可人問。“沒錯,我就是這個想法。”葉皓軒微微一笑道:“走吧,準備一下,晚上會會白傢舉這傢夥。”夜,酒吧。還是那個不算太大的酒吧,這是紅姐的場子,今天酒吧裡的人不多,但是舒緩的音樂會讓人感覺到心性平和。白傢舉身上的傷並不算是太嚴重,但他老子那一腳,卻是踩斷瞭他一根肋骨,不過現在他的精神不錯,他坐在一個靠窗的位置聽著音樂。一群人走進瞭酒吧,為首的一個年輕人臉上帶著一絲邪笑,他身後跟著數名保鏢。年輕人走到瞭酒吧以後,他四處看瞭一下,然後把目光鎖定到白傢舉的身上,他看著白傢舉一言不發的在那裡喝著酒聽著歌,不由得微微一笑。他雙手一揮,跟在他身後的保鏢便四散離開,他徑直走到瞭白傢舉的身邊。“我的哥,退下來以後的生活不錯啊,還有心情在這裡喝酒聽歌,呵呵,我很想知道你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年輕人呵呵一笑道。“你是白傢天?”白傢舉看著自己同父異母的兄弟,他笑瞭笑道:“我們這是第一次見吧。”“沒錯,第一次見。”白傢天微微的點點頭,他俯下身子,看著白傢舉道:“呵呵,但是第一次見面,就看到你這樣,我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現在的心情瞭。”“你想怎麼表達你現在的心情?”白傢舉笑瞭笑,他依然還是喝著自己的酒。“我可憐你。”白傢天附在白傢楚的耳邊,他笑呵呵的說:“真心的可憐你,本來你是最有希望繼承白傢的一切的,呵呵,都說你聰明,但是恕我直言,我真的不知道你的聰明到底在哪裡。”“你從來沒有想過,我們會以這樣的方式見面吧,我居然會接替瞭你的位置,這在我以前,我都想都不敢想的。”白傢天道。“一個白傢而已,你想要,現在已經如願以償瞭。”白傢舉微微一笑道:“而且我也不認為,白傢到底有什麼好的。”“呵呵,我的哥,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白傢天道:“你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誰在後面支持我們白傢?”“那是一個很古老,很特殊的存在,他不僅僅能給你榮華富貴,他更能給你一些讓你想象不到的東西。”“比如,我們侈的壽命,現在可以達到一百五十歲,你覺得這不是一件能打動你的東西嗎?”“我不認為。”白傢舉搖搖頭道:“我覺得,人嘛,生老病死才是正常的,如果一個人活到不老不死,那就不是正常人瞭,所以我覺得我沒有什麼好羨慕你的。”“呵呵,你說這話,我都感覺到瞭一股濃濃的酸味。”白傢天笑瞭,他歪著腦袋盯著白傢舉道:“你知道嗎?你現在就像是一條狗,一條失去瞭一切的喪傢之犬。”“不過沒關系,我這個人最講究的就是情面。”白傢天雙手一攤道:“如果你現在求我,對我說幾句好話,可能我以後可以罩著你,可以賞你一口飯吃,你覺得,怎麼樣呢?”“不怎麼樣。”白傢舉笑瞭笑道:“我的弟弟,不勞你操心瞭,現在我過的挺好,比任何人都好。”“你過的好嗎?”白傢天盯著白傢舉,他笑瞭:“別死要面子瞭,呵呵,你以前是什麼身份?你現在是什麼身份?”“我都查清楚瞭,你現在是靠一個女人養活著,那個女人呢,以前是賣的。”白傢天得意的說:“真可悲,你要靠一個出去賣的女人養活你。”“白傢天。”白傢舉憤怒的盯著白傢天,他的雙眼要噴出火來。“夠瞭。”紅姐的聲音從一側傳瞭過來,她托著兩瓶酒走瞭過來,她盯著白傢天道:“白傢天,你想幹什麼?”“呵呵,說什麼什麼就來啊。”白傢天扭過頭,他盯著紅姐道:“不錯,雖然年紀大瞭一點,但不可否認,她還是有些味道的。”“哥,你的品味真的不錯,不過可惜,這麼一個女人,是賣的,哈哈哈。”紅姐盯著白傢天,她突然笑瞭:“白少,第一次來這裡吧,要不我請你喝一杯?”“不用。”白傢天笑呵呵的說:“你這裡的酒太劣質瞭,我沒有心情喝,你以為我今天來這裡是幹什麼的?”“哈哈,不妨告訴你吧,今天我來這裡,就是為瞭來看白傢舉的笑話的。”白傢天哈哈大笑道:“多麼可悲的一個人啊,他從高高在上的白傢大少身份,突然降到一個廢人,你不覺得這有些好笑嗎?”“我沒有感覺到有什麼好笑的。”紅姐盯著白傢天道:“如果白少你是來這裡喝酒的,我歡迎,順便能打個八折,但如果你是來這裡搞事情的,不瞞 你說,我紅姐也不是怕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