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04章 十有八九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10:37

白傢舉有些心驚膽戰的看著葉皓軒,說真的,他現在把所有的寶都押到瞭葉皓軒身上瞭,如果葉皓軒拿不出來讓這個變態感興趣的東西,他今天就死定瞭。“哦,萬一我拿出來的東西,你感興趣呢?”葉皓軒笑道。“不可能。”南宮羽斷言道:“如果你拿出來的東西,我感興趣,我直播吃翔,我之所以等著你,那就是想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聖,你居然敢殺我們南宮傢族扶起來的人,小子,不得不說,你膽子挺肥的啊。”“我的膽子並不大,真的。”葉皓軒搖搖頭道:“我之所以那麼做,完全是想自保一下罷瞭。”“呵呵,廢話少說,你的東西呢,讓我看看,你說你的東西,是我們真武世傢都感興趣的,我好奇你怎麼知道我們對你手裡的東西感興趣?”南宮羽笑道。“好,既然你迫不及待的想吃翔,那我就給你看。”葉皓軒拿出瞭一個紫擅木的盒子,然後遞瞭上去。南宮羽右手虛空一抓,葉皓軒手中的盒子就到瞭他手中,他用一幅疑惑的表情盯著葉皓軒看,直到確定葉皓軒並不是在做怪,他這才打開瞭盒子。剛一打開盒子,一抹白色的光華一閃,南宮羽就迅速的把盒子給蓋上瞭,他閉上眼睛,然後半天才睜開眼睛。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的目光已經變得不一樣瞭,那種狂熱的感覺讓白傢舉都有些好奇瞭,他不知道葉皓軒送上去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東西,導致南宮羽能流露出這麼一幅表情來。“這些東西,你是怎麼弄來的?”南宮羽用一幅沉著的語氣向葉皓軒問道。“你感興趣瞭?”葉皓軒盯著南宮羽,他笑呵呵的說:“如果是你感興趣瞭,那你就先直播吃翔吧,吃完瞭之後我在告訴你。”“聽著,現在我沒有心情跟你開這樣的玩笑。”南宮羽用一幅警告的語氣看著葉皓軒道:“告訴我,這些東西是從哪裡來的?”“我也不是在開玩笑。”葉皓軒找瞭一張椅子坐瞭下來,他笑呵呵的說:“既然你說過,你要直播吃翔,那你就拿出來你吃翔的誠意來,隻要你直播瞭吃翔,我就把這些東西的來歷告訴你。”“葉少,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羽少問您呢,這東西是哪來的。”白傢舉實在是忍不住瞭,他問瞭葉皓軒一句。“白少也想知道?”葉皓軒回過頭看瞭白傢舉一眼道。白傢舉點點頭,他心想這不是廢話嗎?況且就算是我不想知道,你也得看看場合啊,你也不看看眼前這傢夥是誰?有些玩笑,我們之間開開就算瞭,但是對這種大人物,就不要隨便亂開玩笑瞭,那樣的話是會出人命的。“那好吧,既然你想知道,我賣你個面子。”葉皓軒道:“這是我在遠古世界裡面弄來的,這隻是最初階的妖丹,隻要我願意,我能弄來更高階的。”“呵呵,好,不錯。”南宮羽笑瞭,他盯著葉皓軒道:“你有多少?拿出來,我全部買瞭。”“這東西,是用金錢能衡量的嗎?”葉皓軒笑瞭,他盯著南宮羽道:“羽少也清楚,這東西意味著什麼,而且我保證,除瞭我之外,別人不可能弄到更高階的妖丹瞭。”“你是想跟我談條件?”南宮羽盯著葉皓軒,他陰側側的笑瞭:“恕我直言,如果我想弄死你,就跟掐死一隻螞蟻一樣的簡單。”“我不信。”葉皓軒道:“螞蟻也是會掙紮的。”“你不信?”南宮羽笑瞭,他右手虛空一抓,一把黑沉沉的大弓出現在他手中,他搭弓上弦,一把金色的箭矢已經出現在弓上。“信不信,我一松手,你會直接被汽化。”南宮羽周身白芒四射,在這一瞬間,他威風凜凜,宛若戰神一般。“原來是後羿之後。”葉皓軒恍然大悟,他盯著南宮羽手中的弓箭,笑呵呵的說:“那麼,我該稱你一聲羽族吧。”“你居然知道我的來歷?”南宮羽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他盯著葉皓軒道:“看來你知道的挺多啊,呵呵,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給你兩條選擇,第一,臣服於我們羽族,以後我們將會給我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甚至是長久的生命。”“第二就是死,我保證我這一箭下去,你整個人就會直接汽化,化成一團空氣,你要徹底的消失在三界五行之中,我保證,以後在這個宇宙中都找不到你的氣息。”“你是不是傻?”葉皓軒笑瞭:“你們真武世傢,都是遠古大能的後裔,而在遠古諸位大能中,擅長用箭的,除瞭後羿,還有誰?”“所以你身上傳承的就是後羿的血脈,這一點我說的沒錯吧。”葉皓軒笑道。“也是。”南宮羽點點頭,隨即他獰笑道:“但是,這又能說明什麼呢?你知道我的來歷又如何?我給你的兩條路,你選擇哪一條呢?”“抱歉,我選擇第三條。”葉皓軒笑瞭,他的太常出現在他上,他盯著南宮羽道:“你以為,我真的是那種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嗎?”看著葉皓軒手中黑氣沉沉的劍,南宮羽也有些吃驚,他清楚的感應到瞭太常上暴發出來的劍意,這絲劍意讓他感覺到不舒服。“想戰,那就開始吧。”南宮羽冷笑瞭一聲,他右手一松,嗤的一聲響,金色的箭矢驟然向前激射,它劃破瞭空氣,甚至它所到之處,地板,天花板都被帶的粉碎。葉皓軒大喝一聲,他身形向前暴進,他右手向前一挑,湛藍色的劍芒沖天而起,同時劍靈的軀體驟然出現,一抹少女的影子在這瞬間放大,一張絕美的面孔讓在場的大部分人都為之窒息。劍靈,湛藍色的光華在這瞬間包裹瞭箭矢,藍芒和金芒不停的相抵,然後消退,緊接著轟然炸開。室內的普通人都被掀瞭出去,這是頂樓,墻壁被拆的七零八落,沖擊力把這一層幾乎給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