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护眼 关灯

都市奇門醫聖(都市神醫聖手葉皓軒)(一念)第3114章 難受

发布时间: 2022-11-13 23:11:55

“熱也別脫,我開空調。”葉皓軒苦笑瞭一聲,他橫抱起南宮音,走到包廂的休息室裡,把南宮音放下,然後他迅速的取出瞭金針,刺在南宮音的身上。幾針下去以後,南宮音迷離的眼神恢復瞭些清明,她的神智已經恢復瞭,但她還是感覺到身上一陣一陣的難受。“抱歉,我隻能做到這一步瞭。”葉皓軒無奈的說:“你中的兩種毒,混合而成神仙春,這是專門針對你們這些體質而制成的一種烈性藥。”“不過,你隻要忍耐一下就行瞭,我知道這個過程是挺煎熬的,不過眼下我沒有更好的辦法瞭。”葉皓軒無奈的說。南宮音有些痛苦的閉上瞭眼睛,她定瞭定神道:“給我一瓶水,冰的。”葉皓軒轉身走出去,片刻以後拿瞭數瓶水走瞭過來,他打開瞭一瓶遞給瞭南宮音,南宮音現在的口很幹,她接過瞭葉皓軒手中的水,仰頭就灌進去大半瓶。冰涼的感覺讓她清醒瞭一點,但這種藥,越是清醒,欲望就越是強,她盯著葉皓軒道:“真的沒有辦法瞭嗎?”“至少,我目前是沒有辦法的,要說辦法,也不是沒有,隻要用一十八種天材地寶合成的藥,就可以控制 你現在的情況。”“不過現在我去哪找一十八種天才地寶?”葉皓軒有些無奈的說:“所以,現在我是沒有辦法的,你隻能忍忍瞭。”“我還要熬多久?”感覺身體上一陣一陣的不適,以及對某方面極度的渴望,南宮音盯著葉皓軒,她的一雙眼睛都有些發紅瞭。葉皓軒嚇瞭一跳,她的眼神十分的可怕,那感覺,就好像是一頭餓瞭幾天的母老虎看到瞭獵物一般。“一個多小時吧。”葉皓軒道:“這對你們來說,和一分鐘沒有什麼區別的,你們真武世傢的人,一個打坐幾就是幾十年,這點不算什麼的,真的。”“誰告訴你的?”南宮音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唇,她幾乎把自己的嘴唇給咬出血來。現在她的感覺就是度秒如年,身體裡面的感覺如同是洪水猛獸一般,讓她根本沒有辦法控制,她看向葉皓軒的眼神也越來越不一樣瞭。“本來就是這樣的嘛。”葉皓軒無奈的說,不過看她現在的樣子,葉皓軒也沒有心情跟他開玩笑瞭。南宮音突然撲上來,緊緊的抱住瞭葉皓軒,一雙朱唇猛的送瞭上來,她的動作有些生澀,但葉皓軒感覺得到她的身體越來越火熱。一個反撲,把葉皓軒給撲倒在床上,然後南宮音撕扯著葉皓軒衣服。“你幹什麼?”葉皓軒嚇瞭一跳,他有些無語的說:“別這樣,我們不合適。”南宮音一邊重復著手中的動作,一邊道:“我撐不下去瞭。”“我如果真的對你那樣瞭,那我和那個混蛋有什麼區別?”葉皓軒的內心在做著最後的掙紮。“沒區別,你們都是男人。”南宮音的意志已經徹底的崩塌瞭,她緊緊的抱住葉皓軒道:“至少,我不討厭你。”緊接著,就是淪陷。也不知道過瞭多久,葉皓軒爬瞭起來,他無語的發現,自己的衣服根本沒有辦法穿瞭,因為南宮音太厲害瞭,她是大能之後,身體裡面傳承著的是大能的血脈。所以她撕起葉皓軒衣服的時候,簡直和撕紙沒有任何區別,葉皓軒隻得從自己的空間手鐲裡面找出來瞭一套衣服穿上。看南宮音的衣服,同樣也穿不成瞭,不過這不是葉皓軒的傑作,這是她自己的傑作,葉皓軒無奈,他翻瞭翻自己空間手鐲,裡面還是有女性的衣服的。不過跟南宮音保守的衣服不一樣,葉皓軒的衣服,大都是現代女性穿的衣服,她可能會不適應。南宮音坐瞭起來,她用自己破爛衣服遮住瞭重要的部位,她的頭有些疼。逆推葉皓軒的時候,她的意識是清醒的,她回想起自己剛才的狂野,臉不自由主的有些紅。做為一個保守的女性,她對於自己的行為感覺到羞恥,但是剛才她身體中的藥性實在是太烈瞭,她根本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行為。她呆呆的坐在那裡,一時間不知道做什麼好瞭。“喏,湊合著穿上吧。”葉皓軒把衣服甩給瞭她,然後無奈的說:“我不是故意的,這是你強推我的。”“我有向追究你的責任嗎?”南宮音盯著葉皓軒道:“得瞭便宜還賣乖。”葉皓軒尷尬的笑瞭笑,他隻是想單純的解釋一下,這件事情不怪他,但這個女人的反應幾乎是讓他吃瞭一個閉門羹。“轉過身去,不準看。”南宮音接過葉皓軒的衣服,她本來想換,但是她馬上又想起來瞭什麼,她狠狠的瞪瞭葉皓軒一眼。葉皓軒無奈的轉過身,他覺得有些時候女人真麻煩,剛才你那麼主動,現在完事後又一幅冷冰冰的樣子,這不是典型的過河拆橋嗎?不過吐糟歸吐糟,葉皓軒還是得轉過身去,一直到南宮音換好衣服。等她換好衣服以後,葉皓軒回過頭,他眼前不由得一亮,隻見南宮音換上瞭常規的女性服裝以後,整個人幾乎是大變樣。雖然少瞭之前那份出塵的樣子,但是又多瞭幾分女性的嬌柔,所以現在她整個人看起來都極具魅力,這讓葉皓軒不由得看呆瞭。右手一抓,一把小小的銀色弓出現在她手中,她右手一抖,弓迅速的放大。羽族神器,蒼穹之弓。抓起巨弓之後,南宮音一步踏出,人便消失在葉皓軒的眼前。“喂,你幹什麼去?”葉皓軒嚇瞭一跳,這個女人殺氣騰騰的速比瞭,葉皓軒絕對不會相信她隻是出去逛逛街那麼簡單。“殺人。”一個聲音從遠方傳瞭過來,這更加證實瞭葉皓軒的想法,他不由得苦笑瞭一聲,然後他站起來,迅速的追著她的身形而去。郊外,龍隱山。龍隱山是一處荒山,在外面看起來這山上光禿禿的,除瞭一些石頭和亂七八糟的荒草之外,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